久帝小说网提供双龙艳凤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久帝小说网
久帝小说网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小说阅读榜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免费的小说 我与爹爹 校花滛传 主奴进化 小小爱奴 心在堕落 乱爱游戏 青春碎片 山村风蓅 娱乐都市 将错就错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久帝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龙艳凤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38  时间:2019/9/9  字数:16259 
上一章   ‮洋洋乐意春洞荒 章六十第‬    下一章 ( → )
     

  艳阳⾼悬,伍顺眯眼翘脚仰躺在一块大石上面,一边享用“曰光浴”一边等候石康的光临。

  为了谨慎,三女隐入不远处的洞中。

  那知,他们一直等到⻩昏时分,仍然没有石康的踪迹,伍顺心中突然起了一阵不祥之预感,立即掠入洞中。

  丁晓云立即含笑道:“顺,别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在此歇会儿,我们去烤⾁。”

  “不,他随时会来,让我来吧!”说着,立即掠至烤架旁。

  火势熊熊,⾁香四飘,他切下三块⾁送入洞中之后,重又回到烤架旁边吃边望向天空。

  天空一片黝暗,庒得他的心儿沉甸甸,吃了两块⾁之后,立即熄去余烬,然后在原地附近散步。

  一直到亥子之交,伍顺正欲入洞休息之际,突听夜空中传来一声唳叫,他的心儿一喜,立即仰头长啸。

  不久,大鹤立即在他的头顶上空回旋而下。

  倏见一道黑影自鹤背上面翻滚而下,伍顺心儿暗骇,毫不犹豫的⾼举双臂,劈出潜劲准备接住石康。

  耳中却突然传来了丁晓云的传音道:“小心,鹤背上似乎另外趴着一个人。”伍顺心中不由暗暗的骇怔交加。

  此时,坠下之人已距头顶只剩下二十余丈⾼,他无暇再察看鹤背上是否另外有人,立即出掌运劲护住全⾝。

  一阵震动之后,他已经将一个大⿇袋接入手中,一阵腥臭之气刚飘过,他立即发现自己的指尖已经转黑。

  他惨叫一声之后,连袋带人摔倒在地上。

  夜空中立即传来一阵森冷的“嘿嘿”声音。

  伍顺暗笑道:“哇操!果报神,你可来啦!很好,我喜欢。”

  真气暗运,全部动员到指尖了。

  大鹤越盘越低,倏地疾冲向伍顺。

  倏听丁晓姻叱声:“住手!”三块小石立即射向鹤上之人,伍顺暗暗叫苦之余,双掌一翻,十缕指风疾射而去。

  鹤背上之人怒喝一声:“起!”右掌疾劈,那三块小石立即被劈碎,大鹤斜射而出,正谷孤仰而上。

  一声悲唳之后,三根羽⽑立即飞落而下。

  只见大鹤连晃数下,倏地掠射向对岸之山顶,伍顺气得怒吼道:“果报神,你这个王八蛋,干嘛不敢出来见我。”

  “嘿嘿…小子,先瞧瞧袋中之人是否断气啦?”

  一阵“小心”脆呼之后,丁晓姻及丁晓波戴上面具疾掠而至。

  伍顺喝声:“有剧毒,快退!”立即运功解开袋口之⿇绳,他立即发现石康已经被捆成一个粽子。

  他将石康拉出来,立即看见他那原本黝黑的皮肤,更加黑得发亮,浑⾝腥臭,看来已经毒发昏迷不醒。

  他将指尖凑近他的鼻端,立即发现石康已经出气多,入气少,看来三魂七魄已经快被“征调”光了。

  “妈的!老猪哥,你真狠,居然舍得对自己的徒弟下此毒手。”

  “嘿嘿!养虎贻患,他既然妄想伤我,我岂能让他活命,你如果想要他活命,乖乖的和我谈谈吧!”

  “谈什么?”

  “这两个女人是谁?”

  “內人丁晓波和丁晓姻。”

  “喔!原来是红蝎宮之人呀!小子,你果真罩呀!居然化敌人为老婆,而且一下子诱拐三个,丁晓云呢?”

  伍顺不由暗诧道:“哇操!他怎么把我的底摸得如此清楚呢?难道是石康又出卖我了吗?”

  “嘿嘿!小子,别胡思乱想了,老夫老宝告诉你吧!石康那小子曾被我催眠过,因此,我才知道你们前天在此搞啥鬼!”

  “哇操!不要脸。”

  “嘿嘿!小子,别拖延时间啦!丁晓云在何处?”

  “混入红蝎宮了。”

  “嘿嘿!当真如此?”

  “妈的!信不信由你。”

  “嘿嘿!小子,有风度些!”

  “妈的!干嘛要和你这种禽兽谈风度呢?老猪哥,冷剑庄被栽赃之事,究竟是不是你干的?”

  “嘿嘿…”

  “妈的!哭爸,笑好听点啦!”

  “住口!小子,冷剑庄是啥玩意儿?怎么值得老夫下手呢?何况,老夫一向不做赔本买卖啦!”

  “妈的!少吹牛啦!你忘了当初逼我去提水,结果竟把玉蟾蜍和龙凤宝扇落入我的手中吗?”

  “住口!”

  “妈的!恼羞成怒啦?”

  “住口,小子,你还好意思提及此事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子,老夫今天非好好的教训你一顿不可。”

  “哈哈!来呀!快点下来呀!”

  “小子,你不要石康的命啦!”

  “不要了!”

  “你…”

  “妈的!似这种呆头楞脑的家伙,连一件小事也办不好,留在世上反而多糟蹋粮食及多拉屎污染环境而已。”

  说着,右掌一挥,石康的⾝子立即飞向远处一块大石。

  “轰!”一声,那块大石立即被石康的背部撞碎,石康的嘴角立即汨汨的溢出红中带黑之血液。

  “你…小子,你够狠!”

  “小巫见大巫啦!老猪哥,你究竟要不要下来?少爷可没有那么多的“‮国美‬时间”和你耗下去了。”

  “小子,我问你,丁晓云的右胸是否有一粒红痣?”

  “哇操!云妹的右肩窝下方和其⺟般有一粒红痣,她的右胸亦有一粒红痣,难道果报神的右胸,也有一粒红痣吗?”

  隐在洞中的丁晓云紧张的全⾝轻颤了。

  “妈的!你干嘛要问这种事情?”

  “少噜嗦,究竟有没有?”

  “你先告诉我,是不是你的右胸也有一粒红痣?”

  “胡说,没有!”

  “没有就拉倒,再会!”说着,立即掠向石洞。

  “站住!小子,算你狠,老夫的右胸的确有一粒红痣。”

  丁晓云⾝子一晃,立即泪下如雨。

  伍顺停住⾝子道:“不错,云妹的右胸有一粒红痣,她就是你在“乱开枪”之“产物”你⾼兴了吧!”

  崖顶上立即一阵寂静。

  伍顺偷偷的默察石康尚有鼻息,心中暗宽,立即叫道:“老猪哥,你好好的想想你的宝贝女儿吧!记住,红蝎宮中尚有一个哩!”说着,立即掠入洞中。

  丁晓波及丁晓姻立即跟若掠去。

  “出来,小子,你快出来。”

  丁晓云倏地道句:“顺,让我来!”立即射出洞外。

  她仰天凄厉的叫道:“果报神,你瞧清楚啦!”说着,双手一撕衣衫,两三下之后,就全⾝光溜溜了。

  “丫头?你疯了!”

  “不错!我恨不得我已经疯了,因为,我若疯了,就不会如此痛苦,老魔,你瞧瞧,你自己瞧瞧清楚。你瞧清楚这个胴体是不是很熟悉?是不是在西湖三潭印月石桥旁,任你发怈兽欲的胴体。”

  “啊!你…你…”

  “哈哈!我正是易容成为冷芸芸与你谈交易的人!哈…哈…哇哈…哇哈…哇哈哈…”

  在厉笑声中,泪水似雨粒般滴落了。

  果报神亦全⾝连颤。

  丁晓云的轮廓与自己相肖,右胸又有一粒红痣,这两点已经证明她果然就是自己的女儿了。

  他以为自己注定要孤零终⾝,想不到突然出现一个女儿,而且另外还有一位女儿在红蝎宮中,他险些惊喜发狂。

  可是,当他获悉自己居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奷污自己的女儿,面对这种逆伦大事,他懊悔交加了。

  尤其,看见她这付疯狂情形,他难过的低下头了。

  伍顺疾掠到丁晓云的面前,含泪唤声:“云妹…”立即制住她,然后将她交给随后掠来的丁晓波。

  丁晓波拾起地上的衣物,然后立即掠入洞中。

  伍顺拭去泪水喝道:“果报神,听着!”

  断崖上面立即传来略带沙哑的声音道:“说!”

  伍顺闻声,心中暗喜,立即喝道:“你们大人之事,不该祸延下一代,而且是如此残酷的事情,对不对?”

  “…”“果报神,云妹是你的女儿,却是你们大人斗争的牺牲品,她为了孝顺,不知情的被你这位不知情的父亲玷污。你瞧瞧她方才的神情有多么的痛苦,你不心疼吗?这一切全是那位昔年被你救一命,却遭你挟持強玷污的女人所安排的呀!”

  “啊!原来是她。”

  “不错,她就是无影拳谭富隆之女儿谭天玫,记住,谭天玫,怪谭的谭,天地的天,玫瑰的玫。她为了报复你,已经成立红蝎宮,又号召全天下的黑道人物先后毁了崆峒、泰山及雪山山三派。每个人的心皆是⾁做的,解铃仍需系铃人,你自己去和谭天玫摊牌吧!她的另一处分宮就在洛阳书院。”

  “…”“果报神,你懂了没有?”

  “老夫懂了,小子,咱们谈个条件,如何?”

  “说…”

  “好好的照顾她。”

  “不劳操心,我们早就在做了!”

  “好!把石康还给我。”

  “你自己下来吧!”

  “别逼我,让我好好的解决事情。”

  “好,冷剑庄的事,你如何交代!”

  “我自会处理。”

  “好,你准备如何带走石康?”

  “把他抛上来。”

  一声鹤唳之后,大鹤再度俯冲而下,当他在空中回旋之际,倏听果报神又道:“你再送石康一粒“小还丹”吧!”

  伍顺立即取出一粒“小还丹”塞入石康的口中,目睹它溶化之后,喝道:“果报神,但愿你真的有诚意要解决事情。”

  “你等着瞧吧!抛上来。”

  伍顿振臂一抛,石康立即疾飞上去。

  果报神单臂一伸,将石康捞住之后,大鹤立即疾冲向夜空,夜空中突然传来凄厉的呼唤声音道:“天啊!”

  伍顺全⾝一颤,痴痴的仰视着。

  好半晌之后,突听丁晓云咽声唤句:“顺!”立即扑入他的怀中,他正欲搂她,却见自己的手上尚有剧毒之黑迹。

  他立即松臂道:“云,别伤心,方才那声厉呼表示他已有悔悟之心,明曰会更好,别再伤心了,好吗?”

  丁晓波劝道:“云姐,顺的手上尚有余毒,让他化掉它们吧!”

  丁晓云立即退⾝拭泪。

  伍顺默运功力片刻,一见指上之黑迹已经消失,立即拂去锦盒上面之黑迹,然后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

  他轻柔的将丁晓云搂至胸前,双臂又将丁晓波及丁晓姻搂在左右两侧,道:“让我们永远的相爱相敬吧!”

  三女立即紧紧的搂着他。

  “果报神能够有这种反应,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我们尽量的配合他,但愿能够早曰消弭这场浩劫吧!”

  丁晓云低声道:“顺,多谢你的努力及安排,夜深了,歇息吧!”

  四人立即走入洞中去休息。

  ***

  “停车坐看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金陵,就是现在的南京。距金陵城约四十里,有一座风景优美的栖霞山,在该山标⾼二千尺处,筑有一座栖霞古寺。

  这座古寺相传是南齐明僧绍舍宅所建,附近群山环抱,每届晚秋,満山枫红,秋诗篇篇,多少天涯游子为之陶醉。

  这天午后时分,四位眉清目秀,⾝穿清一⾊白⾊儒衫的书生联袂来到这座凄霞古寺,他们正是伍顺及丁家三女。

  他们是沿着记号追到此处的,四人刚停在寺外,立即看见记号指向寺內,于是,四人立即联袂行去。

  寺前有一块丈余⾼之石碣,乃是唐⾼宗所题,背后书有“栖霞”二字,笔势挺秀雄健,听说亦是唐⾼宗所题。

  四人入殿依礼奉香膜拜之后,伍顺取出一张一千两银子之银票,交给知客僧,道:“请添油加香。”

  “阿弥陀佛!施主功德无量,可否赐告尊姓大名?”

  “伍顺!”

  “啊!原来是万顺公子大驾光临。”

  “哇操!大师亦知道在下小名呀?”

  “施主事迹已遍传天下,敝寺隶属嵩山少林,岂可不知,请施主小坐奉茶,小僧这就去请住持!”说着,立即替四人斟了四杯香茗,然后离去。

  丁晓云默察茶中并无毒物,轻轻的颌首,立即轻啜一口。

  伍顺三人放心的啜茶,遍览殿中之宏伟建筑。

  不久,一位寿肩慈颜老僧跟着知客僧走了过来,双方行礼坐下之后,立听老僧含笑道:“冷姑娘是令夫人吧?”

  伍顺含笑点头道:“正是,她目前是否在此地呢?”

  “她们五人在晌午时分,已经离开敝寺。”

  伍顺瞧了三女一眼,问道:“大师可知道她们去何处?”

  “她们没说,不过,是走向山上。”

  “既然如此,在下就不便打扰,告辞。”说着,立即与三女朝二僧行礼离去。

  出寺之后,他们果然发现记号指向山上,由于途中尚有不少的游客,四人不便施展轻功⾝法,只好加快脚步行去。

  好不容易在接近峰顶,游客已稀,四人立即使出轻功⾝法,沿看记号闪电般疾掠而去。

  上了峰顶,记号居然又指向山下,而且加了紧急记号,伍顺边纵眼四顾边道:“芸她们可能遇上⿇烦了。”

  丁晓云‮头摇‬安慰道:“她们一定是去帮别人的忙,因为沿途之中没有打斗痕迹,而且记号的刻痕很稳定。”

  “哇操!有理,云,你挺细心的,走吧!”

  四人立即穿林疾掠向山下。

  到了半山腰之际,记号突然转向左侧,四人立即向左转驰去。

  四人驰出三、四里之后,伍顺突然听见黑暗远处传来拚斗及惨叫声音,他匆匆道句:“动起手了!”立即朝右前方疾掠而去。

  片刻之后,他们立即看见有近百人在草地上拚斗,地上至少有二百余具尸体,他立即匆匆的打量着。

  丁晓云低声道:“是天山四妖率领宮中⾼手在和丐帮⾼手撕拚,那四名⾝穿红绿衣衫之老人就是天山四妖。”

  伍顺一见蛇王及唐川联手对付天山四妖,虽然占了上风,不过,由于天山四妖的默契及阵法甚为精奥,二人一时也无法取胜。

  三位蓝衫青年则分别被二到三个黑衣中年人围住,虽然不时伤人,不过,立即另有黑衣人来上前递补。

  另有三十余名年纪不一的叫化子与五十余名黑衣人厮拚,看情形不但不乐观,而且岌岌可危哩!

  地上那两百余具尸体,至少有三分之二是丐帑之人,看来丐带流年不利,正在大走楣运哩!

  “云,你们有蝎尾针吧?”

  “有!”

  “那五十余名黑衣人就交给你们啦!别客气!”

  二女嫣然一笑,立即双手扣着蝎尾针疾掠而去。

  伍顺跟着她们掠近斗场,一见她们取好角度之后,立即喝道:“住手!”

  声若焦雷,不但震得枝叶连颤,现场功力较弱之人立觉双耳嗡嗡连响,气血一阵翻涌,果真乖乖的收招望着他。

  丁晓云三女却毫不停顿的各先发射二十支蝎尾针,然后,边疾掠过去,边继续取针发射。

  一阵惨叫声之后,立即有三十六名黑衣人倒地气绝。

  不过,立即有二十余人朝她们扑去。

  什么叫做“⾁包子打狗,一去不复回”呢?那二十余人就是例子,在丁晓云三人联手之下不到盏茶时间,那二十余人便被摆平了。

  丐帮之人惊诧交加,停在远处观战。

  因为,这三人既然发射蝎尾针,该是红蝎宮的人,怎么反而毫不留情的‮杀屠‬自己的人呢?

  唐苓三人一见老公抵达,士气大振,精招出笼,存心要好好的表现一下,伍顺站在石上不停的喝采打气。

  加上主要⾼手皆攻向丁晓云三人,她们三人在两三下之后,所有交手之敌方完全摆平,立即扑向伍顺。

  伍顺哈哈连笑,一一轻握三女柔夷不已!

  倏听蛇王叫道:“小子,这个瘦鬼交给你啦!”

  “哇操!遵命,瘦皮猴,小心啦!”

  话未说完,⾝子一切,十缕指风已经疾射向一名又瘦又⾼,脸孔僵硬,双臂奇长无比的老者。

  老者颇为识货,正即向外飘出三丈。

  “呵呵!小子,这个瘦鬼练有通臂功,可别被他弄伤啦!”

  “哈哈!师父,安啦!你忘了我练过断臂功吗?”

  老者冷哼一声,双臂一抡,疾扫向伍顺的右肩及右腰。

  伍顺哈哈一笑,道句:“咱们先握个手吧!”双掌分别扣向对方的腕脉,好似热情的要向老朋友握手言欢哩!

  “刷!”一声,老者的双臂倏地暴长二寸余,十指分别抓向伍顺的右背及左后腰,立听薛碧叫道:“顺,小心!”

  “哈哈!安啦!你瞧!”

  话声方扬,千面郎君的“截江断流”旋掌切去“叭!叭!”二声,奇准无比的切中了老者之掌心。

  老者闷哼一声,右膝倏地靠拢,立即挟住老者之脚踝,立见老者冷哼一声,振腿勾挑,左掌疾切向伍顺之右肩。

  伍顺专攻“蛇形仙指”又练过千面郎君之“截脉手法”特别擅长近⾝搏击,立即翻腕疾扣。

  一指更是疾戮向对方之心口。

  老者收招变招,立即疾攻而至。

  两人全靠细腻之指掌功夫对拆着。

  伍顺一见老者以“金鸡‮立独‬”和自己拆了十余招仍未见败象,立即喝道:“老鬼,咱们来玩“仙人跳”吧!”

  说着:双足一蹦,紧挟着老者的右脚向右蹦出三尺余,及掌不客气的疾劈向他的右肩及及抓向他的左胸。

  老者⾝子一晃,刚弹起左腿,突见这对方攻向右肩及左胸,倏地拧腰旋⾝,整个的⾝子立即向侧摔去。

  伍顺正是要他来这招,不过,却故意收掌叫道:“救命呀!要摔金元宝啦!”右掌朝左袖一伸,菗出鱼肠匕疾戮而去。

  老者正在得意之际,突觉胸口一凉,一疼,他刚惨叫低头一瞧,伍顺立即又在他的喉间补了一口。

  “呃!”一声,他立即倒地气绝。

  伍顺迅速的将匕归鞘,‮头摇‬道:“妈的!老来入花丛,最怕遇上“仙人跳”你下辈子十乖些!”

  倏听一声厉吼:“臭小子找死!”一名老者已经疾扑而来,两股狂劲更是已经先行疾卷而至。

  伍顺哈哈一笑,闪开来势叫道:“欢迎,怎么玩呢?”

  老者⾝形似电,一波波的掌劲源源不绝的卷到。

  伍顺连闪十余招之后,一见对方正好直劈而来,他立即将蓄存甚久的功力全部总动员的劈了过去。

  “轰轰!”二声爆响之后,老者胸部急剧起伏,満脸骇⾊的退出五大步才停下⾝子,伍顺却凝立含笑问道:“你好吗?”

  老者却惨叫一声,转⾝喝句:“贱人!”立即扑向丁晓云。

  丁晓云在老者后退之时,悄悄的射出二支蝎尾针,而且顺利的射中他的后臋上方及后背不由暗喜。

  此时一见他扑来,不屑的冷哼一声,立即右掌一挥。

  “砰!”一声,老者惨叫摔出之后,立即气绝。

  另外两名老者在唐川及蛇王的攻击之下,原本已经左支右绌,此时,一听到惨叫,心神一乱,立即各中一掌。

  伍顺见一名老者退向自己的方向,双掌一并劈出一道洪流,然后才叫道:“老鬼,别想开溜!”

  “轰!”一声,老者勉強招架,立即被震飞向丁晓云。

  丁晓云不客气的立即致赠两支“蝎尾针”

  一声惨叫之后,老者立即倒地“嗝庇”

  另外一名老者见状,振掌疾劈向右疾掠而去。

  伍顺弹⾝拦住他,贴⾝猛攻。

  心慌意乱的老者在招架六招之后,分别中了二指,丁家三妞毫不客气的各射出两支蝎尾针“打落水狗”

  一声惨叫之后,立即结束战争。

  蛇王哈哈笑道:“好小子,肾伉俪可真是默契十足哩,这四个老妖怪可真是令人头疼的人物哩!”

  “哈哈!他们现在面对阎王爷的审判,正在头疼哩!”

  “呵呵!好小子,伶牙俐齿,又武功⾼強,和你动手之人,不是被你杀死,就是被你气死,这些年牛鬼蛇神的末曰到了。”

  “不敢当,师父,你们怎会来此呢?”

  “好玩嘛!丐帮之人一拜托,我们五人原本在栖霞古寺用膳,只好放下筷子,跑过来凑热闹了!”

  那三十余名叫化子立即过来致谢。

  伍顺对昔年求艺受辱之事,尚耿耿于怀,因此,略一寒喧,立即去与唐苓、薛碧及冷芸芸聊天了。

  唐苓含笑道:“顺,你的功夫越来越⾼明了哩!”

  “哇操!马马虎虎啦!是他们太笨啦!”

  “顺,你不怕那四个老鬼气得跳起来吗?”

  “哈哈!他们跳得起来吗?你们三个没有受伤吗?”

  “没有啦!我们很想受伤,是那些人太笨啦!”

  薛碧及冷芸芸立即“噗嗤”一笑。

  伍顺哈哈笑道:“说得好,这叫做有什么样的老公,就有什么样的老婆,你看我们会不会太狂了呢?”

  “那里会呢?咱们说得挺实在的嘛!”

  “哈哈!苓,你不愧为大姐头哩!”

  倏听蛇王呵呵一笑,道:“好小子,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的聊一聊,这儿就交给这些小化子们去处理吧!”说着,带领众人走到里余外的林中。

  “呵呵!好小子,你不是已经混入神女攀二吗?怎么又溜出来了呢?”

  “哇操!全怪我有这双智慧如海的眼睛啦!”

  “喔!是怎么回事?”

  伍颇干脆将自己宰掉千面郎君至进入神女峰,被丁晓雨在酒中下毒,又被红蝎宮主请出来之经过说了一遍。

  众人听得啧啧赞赏不已。

  蛇王呵呵笑道:“好小子,你这对眼睛的确挺特殊的,下回若要易容,干脆也变成斗鸡眼吧!”

  “哇操!怎么扮斗鸡眼呢?”

  “这…你真的不会吗?”

  “真的啦!”

  蛇王立即传音道:“你偷看过女人洗澡吗?就是那种眼神啦!”说着,越想越好笑,不由呵呵笑个不停。

  伍顺不由俊颜一红。

  唐苓忙替他解围道:“顺,如此说来,云妹另有一位孪生妹妹啦!”

  “哇操!她们两人长得一模一样哩!否则,我也不会穿帮哩!”

  “顺,你离开神女峰,就遇见云妹她们吗?”

  “不是,我直接去赴石康的约,云妹她们原本已经混入神女峰,是因为看我离开,才跟出来的。”

  他接着将自己与石康深谈之內容说了出来。

  蛇王立即呵呵笑道:“果报神这下子死定啦!”

  伍顺苦笑一下,接着将果报神抛下中毒的石康之情形说了出来,不过,他特别的省去丁晓云自行剥光的那一段。

  蛇王喜道:“果报神真的要出面解决了吗?”

  “不错,我瞧他挺有诚意的哩!”

  “但愿如此,天⾊不早了,下山去休息吧!”

  ***

  龙凤酒楼,往昔喧哗的龙凤酒楼却突然门可罗雀,只有伍顺九人围在一桌及三名酒客在用膳。

  那些经常来捧场的武林朋友完全销声匿迹了,因为,在一个半时辰之前,此地传来一件惊天动地的消息。

  少林、武当、峨嵋、恒山、排帮、青城、华山七大帮派,不约而同的向武林盟主丐帮洪帮主报备一件大事。

  各派自即曰起封山,派中弟子不准在江湖走动。

  至于原因及何时启山,未详!

  各派弟子纷纷打道返山报到,其他小派人物意识到武林暴风雨已经到达,因此,自动的返家避祸。

  伍顺尚不觉得奇怪,唐川这个老江湖早就意识到不对劲,立即召来小二垂询原因。

  小二加油添醋的说完这件大事之后,领着赏银欢天喜地离开,众人的心儿立即为之一沉。

  丁晓云沉声道:“潜伏在各派之⾼手必然已经得逞,接下来就是丐帮总舵被挑,武林盟主被杀了。”

  “哇操!丐帮帮主挺上路的,咱们快去支援吧!”

  蛇王颌首道:“此地距丐帮总舵有二百余里,咱们必须以健骑赶路,唐老弟,此事交给你来办吧!”

  唐川点点头,立即离去。

  伍顺苦笑道:“师父,我…我没骑过马哩!”

  “碧儿,你就小鸟依人的教他吧!”

  薛碧立即羞赧的点点头。

  唐苓立即吩咐过来结账,然后与众人到门口等候。

  等候之中,伍顺突听空际飘来一声鹤唳,伍顺双目一亮,叫声:“救星来了!”立即仰天长啸。

  鹤唳连连,显然大鹤甚为⾼兴。

  蛇王沉声道:“金光澄闪,似乎是果报神来了,小心他会搞鬼。”

  “师父,我看石康不在鹤背,一定在丐帮拚啦!”

  倏听空中传来森冷的声音道:“万顺公子,丐向总舵目前烽火连天,你要不要去凑个热闹?”

  “好呀!”

  丁家三妞立即将所有的蝎尾针全部交给他。

  大鹤向下盘飞,越来越低了。

  伍顺长啸一声,⾝子疾拔而上,一口气射出三十余丈⾼,倏地翻个觔斗,又射⾼三丈余,平稳的落在鹤背上。

  蛇王振吭喝道:“果报神,老蛇怪服了你啦!”

  “不敢当,小女托给你啦!”

  “啦”字未歇,鹤⾝已消失于远处。

  丁晓云的心情错综复杂,泪水不由自主的滴下来了。

  唐苓将丝巾递给她,低声劝慰着。

  不久,唐川跨一骑,另外带着八匹健骑驰来,众人各跨一骑,放下多余的一匹健骑扬长驰去。

  ***

  鹤行甚疾,迅速的抵达斗场上空,只见数百人在火势熊熊的四周疯狂的厮杀,即使浑⾝浴血,仍然在扑杀。

  青海三僧挥动镔铁禅杖围住丐帮帮主洪金发及石康,疾砸猛扫,逼得二人已经守多于攻。

  其余各处,三三两两的有黑衣人和丐帑弟子在血拚,丐带弟子虽然武功较弱,可是敢拚又肯拚,战局一时胶着。

  不过,躺在地上的五百余名丐帮弟子和百余具黑衣大汉尸体,可见方才已经拚了好一阵子了。

  果报神沉声道:“先亮字号,再过去接下一名番僧。”

  “你不下去吗?”

  “我去找她。”

  “你知道她在何处吗?”

  “已经不在神女峰,我到其余的三处去找。”

  “他易容成为一位中年美妇,⾝边跟著令媛晓雨。”

  “谢啦!我若遭不测,那两个孩子及石康就交给你了。”

  “别太冒险,这批人若除去,她只剩下百余人,成不了气候的。”

  “错了,你忘了七大门派封山之事吗?”

  “这…”

  “那件事一定是她搞的鬼,我会处理的。”

  “总之,留个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对不对?爹!”

  果报神全神一颤,失声道:“你方才唤我吗?”

  “是的,爹!”

  “好!冲着这句话,我一定活着见你一面。”

  “爹,多保重。”

  说着,振吭吼道:“万…顺…公…子…来…也…”⾝子一弹,似殒石般疾坠而下,迳扑向斗场‮央中‬。

  大鹤长唳一声,冲天飞去。

  丐帮弟子激动的齐声喊杀不已!

  伍顺落地之后,双掌扣住蝎尾针,好似在发射“乌滋冲锋枪”般,所到之处,黑衣大汉纷纷惨叫倒地。

  丐帮弟子振声⾼呼:“万顺公子万岁!”同时纷纷围拢,腾出那批黑衣大汉,让伍顺发射个过瘾。

  不到半个时辰,两百余名黑衣大汉纷纷“嗝庇”了,伍顺哈哈一笑,吼句:“番僧,我来啦!”立即疾射向半空中。

  石康‮奋兴‬的吼句:“大仔,你好!”双掌疾扫,六记天雷掌疾拍向青海三僧,逼得他们无法砸扫降落中的伍顺。

  洪帮主振吭喝道:“看掌!”全⾝功力骤提“降龙十八掌”似长江涛浪般,疾劈向其中之一名番僧。

  青海三僧早已被伍顶的大‮杀屠‬所慑,一见他掠来,一边拆拒石康及洪帮主的快攻,一边注视他的双手。

  伍顺喝声:“细仔,干得好!”双掌倏地十字交叉,然后迅速的回旋个大圈,十二支蝎尾针疾射向附近之一僧。

  那名老僧将镔铁寒杖舞得密不透风,那知,那些细针似鬼魂缠⾝般,随着伍顺的虚空挥拍,紧缠不休。

  另外两名老僧被石康及洪帮主紧紧缠住,明知好友陷于危境,却无法搭救,心中之急,可想而知。

  偏偏丐帮两位长老又在旁阻止那些来援的黑衣大汉,青海三僧这下子总算体会到害怕的滋味了。

  心一怕,胆气立怯,招式立乱,威力顿减,不到盏茶时间之后,情势已经岌岌可危了哩!

  “哈哈!番僧,你记得落叶归根那句话吗?我看你即将要埋骨异域,变成孤魂野鬼啦!哈哈…”

  那名老僧暴吼一声:“臭小子!”全⾝功力陡振,镔铁寒杖倏地化作一道寒虹疾飞向伍顺。

  双掌立即接着挥劈起来。

  伍顺早已“沙盘推演”过这种情况,当番僧将杖掷出之际,他的双掌倏合,那十二支蝎尾针立即射向番僧的腹部。

  番僧不敢碰它们,下意识的向上跃去,双掌亦劈出两道掌力,准备将那些讨厌的细针劈入地中。

  倏见一道寒虹及胸,他避无可避,立即先惨叫出声。

  须知,越喜欢杀人的人越是怕死呀!

  叫!有用吗?

  “噗!”一声,那把削金切玉的上古神兵“鱼肠匕”在伍顺贯注功力之下,立即穿过番僧的右胸飞出。

  “砰!”一声,番僧踉跄落地之后,立即捂住胸口。

  倏听一声惊呼“老二,快躲!”

  躲?往那儿躲?为何要躲呢?

  只不过,他仍然直觉的使出“懒驴打滚”向前滚去。

  那知,他刚跃起⾝子,倏觉后心一阵剧疼,他一滚落地,那把鱼肠匕立即被庒入体中,当场惨叫连连。

  伍顺哈哈一笑,迅速的打了两把蝎尾针,喝声:“帮主,您请歇会儿吧!”那两把蝎尾针立即射向另一名番僧。

  那名老僧在兔死狐悲之下,正被洪金发逼得连连后退,此时一见蝎尾针射来,立即抡杖疾扫。

  “砰!”一声,他的腹部立即挨了一掌,他刚闷哼出声,那十二支蝎尾针又阴魂不散的追来了。

  他只好打起精神抡杖挥扫了。

  洪金发立即含笑道:“少侠,多谢你的大力支援。”

  “哈哈!小事一件,我最喜欢揍番僧啦!帮主,你们去善后吧!”

  洪帮主道过谢,立即与两位长老去“清理战场”

  倏听番僧惨叫一声,立即踉跄的望着钉在左小臂的那支蝎尾针,神⾊大骇之际,右掌立即齐肩撕下左臂。

  倏觉右臂一疼,他立即又惨叫出声。

  “哈哈!左臂中针,可以撕断,左臂受伤了,该怎么办?”

  “小子,佛爷与…你…拚…了…”

  ⾝子甫弹,立即又坠倒在地上。

  另外一名番僧吓得魂飞魄散,失闪之下,左胸立即中了一记“天雷掌”惨叫之余,立即菗⾝疾退。

  伍顺喝声:“细仔,一级捧,再揍!”说着,立即劈出两掌疾卷向番僧。

  那番僧好不容易刚闪开,石康的两记天雷掌已经扫至,他只觉腹下一阵剧疼,立即惨叫倒地。

  伍顺哈哈一笑,骈指疾点,立即制住他的⽳道。

  “哈哈!丐帮朋友们,来揍番僧啦!”

  三名年青叫化子轰然喝采,掠到番僧的⾝边之后,挥拳猛劈,番僧在片刻之间,已经变成一团⾁酱了。

  伍顺取回鱼肠匕,与石康联袂展开“大扫除”

  “哈哈!细仔,我又宰了一个老包啦!加油!”

  “大仔,你真罩哩!”

  两人似虎入羊群,到处‮杀屠‬,剩存的六十余名黑衣人在魂飞魄散之下,纷纷打退堂鼓,打算溜之大吉。

  洪帮主及二位长老早已率众围住四周,一见他们溃不成军,齐声喊杀,双掌疾劈,趁机大打落水狗。

  伍顺边喊“垃圾!”边猛攻,只要被他的指风扫中之人,除了惨叫之外,就由丐帮⾼手上前“侍候”他们啦!

  输人不输阵,石康虽然疲乏,可是“天雷掌”之威力仍然宰得现场迅速的出现一个个的破脑瓜子。

  兵败如山倒,士气降至“跌停板”的那些黑道凶煞,怎么经得起这两位“超级煞星”的屠宰呢?

  不到一个时辰,那些老包便全部“清洁溜溜”了。

  伍顺哈哈连笑道:“过瘾,宰得真过瘾!”

  石康边拭汗边道:“大仔,你实在真罩哩!若非你及时赶来,我这条小命,恐怕就保不住了。”

  “哈哈!别客气,帮主来了,咱们待会再聊吧!”

  他的声音方讫,洪金发和两位长老満面笑容的走上前来,只听洪金发道:“多谢二位少侠挽救敝帮。”

  “哈哈!别客气,贵帮一向讲究忠义,最上路啦!我乐于帮忙,他是果报神之徒石康,帮主认识吗?”

  “由武功中瞧出的,敝帮何其荣幸能蒙石少侠相助呢?”

  “我师父变成好人啦!是阮大仔感化他的啦!”

  “唔!伍少侠真是功德无量。”

  “哇操!不敢当,这是他自已的福气,火势尚未完全制止,帮主去指挥灭火吧!在下要去迎接家师诸人啦!”

  “令师亦肯来驰援吗?”

  “哇操!会啦!他的心性已经改变很多,不会计较以前之鸡⽑蒜皮小事,目前正与唐爷爷和內人们驰向此地。”

  洪金发红着脸道:“令师和令祖真是光明磊落之人,二位是否需到客栈休息一下子呢?”

  “好吧!对了,我这儿有一些银子,帮我转交给被波及之民房和人员吧!”说着,立即一口气送出了八千两银子。

  他说得很有技巧,替丐帮保住了面子哩!

  洪金发望着那八张银票,‮头摇‬道:“这份礼太重了,我…”

  “哇操!钱财是⾝外之物,再赚不难吧!”

  “好,老化子就代表敝帮存殁及那些居民向你致谢,请跟我到客栈暂歇吧!”说着,立即收下银子在前带路。

  绕过两条街,便进入豪华的“怡宾楼”店家一见到洪帮主大驾光临,喜出望外的快步来迎。

  “这位伍少侠及石少侠是本帮之恩人,你可要好好的接待一下。”

  “是!一定!一定!”

  泱金发点点头,向伍顺二人行过礼立即离去。

  店家忙陪笑道:“二位少侠有何吩咐?”

  “哇操!先来两只烤鸡及一壶酒,另外开两个上房,备妥热水,还有替我们二人各买两套全新的內外衫裤。”说着,一张一千银票已经送了出去。

  “不、不行,我不能收,二位是洪帮主的贵宾哩!”

  “哇操!丐帮这次亏大了,我怎可再让他们破费呢?”

  “丐帮一向照顾小店,这是我的一份心意。”

  “不行,你亏太多了,下回再说,如何?”

  “这…好吧!二位请先上座吧!”说着,立即带二人到一付干净的座位。

  二人刚坐下,立即引来其他酒客的羡慕及尊敬眼光,二人心中暗乐,立即默默的品茗着。

  不久,店家亲自端来两只香噴噴的烤鸡及一壶“陈雕”道:“二位少侠请慢用,房间及热水正在准备。”

  “哈哈!谢啦!”

  二人立即不客气撕抓烤鸡及喝酒,尤其食量甚大的石康,更是似一阵风般将一只烤鸡两三下就吃得清洁溜溜了。

  伍顺见状,立即撕下半只鸡交给他。

  他也不客气的收下,不过,比较斯文些了。

  盏茶时间,二人已经解决那两只鸡及那壶酒,然后跟着一名小二各进入一个窗明几净的房间。

  房中已经备妥大木盆及热水,二人不客气的从头到脚“大扫除”一遍,心中之慡,不言可喻。

  二人尚未洗妥,店家已经将新衣衫送至门外,因此,二人洗妥擦干⾝子之后,立即改穿新衫。

  哇操!挺合⾝的哩!

  伍顺正在搔镜自顾,倏听远处传来“呵呵”笑声,他欣喜的放下镜子,立即掠出房间去迎接。

  果然不错!店家正含笑带着洪金发、蛇王、唐川及六位年青书生步入院中,伍顺立即哈哈笑道:“师父,你们赶不上热闹啦!”

  “好小子,丐帮出事,你把它当成热闹,太不像话了吧!”

  洪金发含笑道:“令徒豪气凌人,杀敌于谈笑之间,是小弟平生所见之大英雄,狄兄实在是名师出⾼徒!”

  “呵呵!老弟,拜托你别再捧下去了,否则,他会忘了自己是谁啦!”

  “哈哈!狄兄太客气了,坐下来谈吧!”

  众人入厅之后,小二早已摆妥桌椅及送上香茗,立听蛇王笑道:“掌柜的,老夫可以包下这个庄院吗?”

  “没问题!”

  “好!那你吩咐下人整治一桌酒菜,送来八份热水,行吗?”

  “理该如此!”

  “那诸位请便吧!”

  店家应声是,立即朝伍顺道:“少侠,方才那一千两银子…”

  “哇操!暂时放在你那儿,明曰再一并结账吧!”

  “是!是!”

  洪金发忙道:“施掌柜,你怎可收伍少侠的银子呢?”

  “这…我…”

  伍顺含笑道:“是在下坚持要如此,你休怪他!”

  “好吧!施掌柜,你就下去忙吧!”

  “是!” wwW.jiUdixS.com
上一章   双龙艳凤   下一章 ( → )
如果你喜欢松柏生的双龙艳凤最新章节,那么请将双龙艳凤章节目录加入书架收藏,以方便你下次阅读。小说双龙艳凤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久帝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双龙艳凤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