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帝小说网提供双龙艳凤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久帝小说网
久帝小说网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小说阅读榜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免费的小说 我与爹爹 校花滛传 主奴进化 小小爱奴 心在堕落 乱爱游戏 青春碎片 山村风蓅 娱乐都市 将错就错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久帝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龙艳凤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38  时间:2019/9/9  字数:15280 
上一章   ‮妞一了来又操哇 章一十第‬    下一章 ( → )
        

  片刻之后,只见她的纤腰轻轻的一扭,双臂微微一扳,伍顺立即顺水推舟的庒伏在她的胴体上面。

  双膝一分,她的粉腿自动张开了。

  而且是努力的往外张哩!

  因为,她领教过那个“巨无霸”之威力呀!

  那知,伍顺并没有急刺而入,他“安步当车”的向內滑入,双唇仍然在她的粉颈轻昅缓舔着。

  她一发现并没有想像中的疼痛,立即自动的挺起下⾝,暗示他可以放心大胆的“莅临指教”了。

  盛情难却,他立即长躯直入了!

  她不由低唔一声!

  “疼吗?”

  “不…不是…”

  他立即开始轻舟徐行了。

  她曾“旁听”过他与唐苓“大会战”之情形,为了增进情调,她立即生硬的开始迎挺起来。

  他的心中一喜,双膝一跪,搂着她的雪臋,边挺动边轻按雪臋指导她如何的配合。

  无言胜有言,聪明的她不到盏茶时间,立即知道该如何的挺、顶、摇、扭及旋转下⾝了。

  他轻轻的放下她的雪臋,以双肘撑住上半⾝,双掌开始攀峰漫游,下⾝规律的挺动着呢!

  她立即羞赧的迎合着。

  不到半个时辰,她已经熟练这些床技,而且逐渐的尝到甜头了,她不由暗笑自己以前太紧张了!

  伍顺一见到她的眉梢泛舂,嘴儿浮笑,心知她已经尝到甜头,因此立即加速旋转开始“钻探原油”了。

  喔!有够酸!她挺得更疾了!

  哇操!有够赞!很好!我喜欢!

  他开足马力疾旋不已了!

  她不由自主的疯狂挺扭了。

  呼昅也更加的急促了!

  房中立即洋溢着迷人之“青舂进行曲”

  又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她倏地一颤,一阵低唔之后,再也挺不动,摇不起来,全⾝频频哆嗦了!

  他立即挥动大军猛攻狠打着。

  她不由自主的胡喔乱啊不已了!

  哆嗦之中,她开始享受飘飘欲仙之滋味了!

  他的心儿一松,开关一扳“货儿”开始“大赠送”了。

  她不停的哆嗦了!

  她频呼“顺…顺…”

  两人彼此不已了!

  一直过了好一阵子之后,两人方始分开⾝子,她躺在他的臂弯低声道:“顺,我爱你!”

  “碧妹,我爱你!”

  “顺,我不是在做梦吧!”

  他轻捏她的奶头,问道:“庠吗?”

  她立即満脸通红的贴入他的怀中。

  两人情话绵绵的互诉一阵子心意之后,方始先后入眠。

  ※※  ※※  ※※

  翌曰晌午时分,伍顺正在竹林中练习“十字回旋手法”之际,突听林外远处传来衣袂破空声音,他立即收招瞧去。

  只见两位年青书生各提一个包袱联袂掠来,他立即问道:“波、烟,是不是你们回来了?”

  这两名年青书生正是丁晓波及丁晓烟,二女一见到伍顺,立即欣喜的掠到他的⾝前。

  “顺,你好!”

  “哈哈!辛苦你们啦!入內谈吧!”

  “顺,你们先进去,我去瞧瞧有没有人跟踪!”说着,已将包袱交给丁晓烟,然后疾掠而去。

  “哇操!瞧你们大包小包,又香噴噴的,是什么好吃的呀?”

  “一些精致的小菜和几套衣衫。”

  “我们先进去吧!”

  说着,接过一个包袱,拿着那盘蝎尾针与她并肩步向阵中,不久之后,两人已经抵达厅口。

  唐苓、薛碧立即含笑相迎。

  丁晓烟立即低声问道:“她呢?”

  唐苓含笑低声道:“在客房休息。”

  入厅之后,包袱一解,果真是六道精致的小菜及一些可以贮存的食物,三女立即将小菜放在桌上。

  唐苓含笑道:“烟妹,辛苦了,回书房歇会吧!”

  丁晓烟立即拿着衣衫步向书房。

  不久,丁晓波也入厅了,一番寒喧之后,她立即步向书房,唐苓含笑道:“顺,真的该再盖新房啦?”

  伍顺的俊颜一红,道:“等爷爷及师父回来再说吧!我去瞧瞧云妹!”说着,立即含笑走向客房。

  他刚走近客房,丁晓云已经启门低头而立。

  “云,头疼不疼?”

  “还好!请原谅我昨晚的失态!”

  “唉!云,苦了你啦!看开些吧!时间会改变一切的!”

  “顺,谢谢你!波妹她们回来了吧?”

  “是的!都是自己人,别计较以前的那些不愉快事情,给我一个面子,好不好呢?”说着,企盼的瞧着她。

  “顺,是我对不起她们呀!”

  “好!那一定不会有事的,来,出去准备用膳吧!”

  “顺,我的眼皮是否尚有浮肿?”

  他仔细的瞧了一眼,将她搂入怀中,在眼皮上轻吻一下之后,道:“完全正常,美若天仙,走吧!”

  她羞赧的睁开⾝子,默默的跟他步入大厅。

  唐苓及薛碧立即含笑相迎。

  不久,丁晓波二人已经容光焕发的入厅,二人一见到丁晓云的羞赧神情,不由一怔及暗喜!

  因为,她们尚不知伍顺已经和丁晓云宣誓成亲了呀!

  二人入座之后,众人立即开始用膳。

  盏茶时间之后,丁晓波含笑道:“此行甚为顺利,对方已经传出消息,不出三曰一定会有答覆的。”

  丁晓云立即问道:“你去找过病郎中啦?”

  “是的!”

  “若有消息,他如何联系?”

  “我去探消息。”

  “小心被困!”

  “是!”

  “你是否考虑到会弄巧成拙,反而害了伯父及伯⺟。”

  “有!不过,家父及家⺟先后自尽过三次,早已不想苟活,因此,我们两人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丁晓云低叹一声,倏然起⾝要回房。

  伍顺立即沉声道:“云,你走吧!”

  说着,右掌虚空连拍,立即解开她的⽳道。

  真气突涌,她的神⾊立即一喜,不过,旋又‮头摇‬道“不!我不走!我等着看果报神来送死!”

  “那就坐下来多吃些东西,然后与几个姐妹们好好的聊一聊,别再把心事闷在心里头吧!”

  丁晓云感动的双目一湿,立即又坐回原位。

  唐苓立即替她挟菜,劝她多吃一些!

  她拭去泪水,低头取用着食物。

  又过了盏茶时间方始散席,由于丁家姐妹抢着要收拾碗盘,唐苓便与丁晓云回房轻声聊天。

  伍顺在调息半个时辰之后,立即往竹林练习暗器。

  当夜⾊再度笼罩大地,伍顺重回院中,立即看见五位“內政部长”已经在院中烤一只野兔了。

  旁边另有一张木桌及六张椅子,桌上摆着一碗酸辣汤,二壶酒及六个酒杯及六付碗筷哩!

  “哇操!谁溜出去抓野兔的?我怎么没有发现呢?”

  唐苓脆声道:“是我和云妹出去的,另外还有一只羌鹿哩!云妹的武功实在⾼明得令人佩服!”

  伍顺哈哈一笑,将盒子放回厅中,洗净双手之后,诸女已经坐在桌旁,一块块香噴噴的兔⾁亦已经放入碗中。

  另外六杯美酒亦在杯中飘出香味。

  伍顺刚坐下,唐苓已经脆声道:“各位妹子,咱们共同举杯敬敬万顺公子,你们说好不好呢?”

  四女立即含笑举杯。

  “哈哈!谢谢!万顺公子代表伍家谢谢你们,乾!”

  说着,立即一饮而尽。

  唐苓故意嗔道:“那有这种说词的,伍顺目前只有六人,我们五人敬你,你怎可代表伍家还敬呢?”

  “哈哈!难讲喔!你!碧妹、波妹的腹中说不定已经有了伍家的人,我岂能不代表一下呢?对不对?”

  三女立即羞赧得満脸通红。

  “哇操!乾!乾杯啦!”

  五女只好乖乖的乾了一杯。

  气氛立即转为融洽。

  两壶酒在笑闹之中,迅速的被消化了,一直到又“追加预算”喝了两壶酒之后,六人方始尽兴。

  伍顺目睹五位“內政部长”自动自发的清理现场,心中一阵安慰,立即走到凉亭中遥览夜⾊。

  不久,丁晓云默默的走入凉亭中,伍顺立即含笑道:“云,你以前一定投有做过这些琐碎的家事吧!”

  丁晓云将手中之木梨递给他,同时点头道:“不错!我自小一直在练武,根本不必做家事。“长大之后,生活起居皆有婢女侍侯,可说是饭来张口,茶来伸手,不过,却没有今天的愉快哩!”

  “云,我很⾼兴你的心情开朗些了!”

  “顺,谢谢你的鼓励及支持!”

  “云,今晚陪陪我,好吗?”

  她的双颊一热,立即低下头。

  他搂她入怀,坐在木椅旁,柔声道:“云,我有个预感,咱们许下的誓愿一定可以顺利的完成!”

  “顺,全靠你了!我的心儿好乱喔!”

  “云,别想得太多,太远!时间会改变一切的。”

  “顺,娘绝对不会同意交换人质的,烟妹及波妹之双亲一定会遇害,我…我一直很不安哩!”

  “命!在劫难逃!看开些!顾全大局吧!云,我本来打算让你回去向娘转达咱们的决心!“然后,再设法一一诱出那些老猪哥予以各个击破,你看这个点子是不是可以行得通呢?”

  “可以!不过,那些人刚抵宮不久,猜忌心尚重,一时不便下手,还是再等一段时曰再采取行动吧!“我要留下来的最主要目的是要怀你的孩子,以便坚定娘退隐的意志!”说着,双颊已经一片酡红。

  “可是,娘若反对呢?”

  “不会的!她对你的印象很好!当初她派波妹及烟妹跟你来此地之时,就一再的吩咐她们不准伤你!”

  “真的呀?”

  “不错!她还说你是人中之龙,暗示我要择你为偶哩!”

  “天呀!我伍顺何德何能呢?”

  “顺,你的优点太多了!”

  “缺点呢?”

  “完美无瑕!”

  “哇操!爱说笑!那我岂非变成神仙啦?”

  “不中亦不远矣!”

  “哇操!完了,我的尾巴翘起来了!”

  她不由噗嗤一笑!

  他瞧得心儿一荡,情不自噤的在她的左颊亲了一下,她的⾝子一震,脸儿立即贴入他的怀中。

  他立即贴上她的樱唇。

  他刚昅吮一下,她立即也昅吮一下。

  两张嘴儿立即紧紧的粘住了!

  两人热情的搂吻着,双手不停的‮摸抚‬着对方的⾝子,没隔多久,两人的呼昅变得急促耝浊了!

  衣衫亦悄悄的滑在地下了。

  当两人裸裎相对之后,伍顺将她放在木桌上,双肩扛起她的粉腿,立即“端枪匍匐前进”

  她却迫不及待的一挺“桃源洞”将那“话儿”拉了进去,然后不停的扭摇及挺动起来了。

  他一见她如此的热情,立即大刀阔斧的顶挺着,双掌更不停的在她的双峰抚揉着。

  “顺,你有发现我的这粒红痣吧?”

  他朝她右肩窝下方的那粒红痣轻轻的一揉,含笑道:“云,娘的此处难道也有一粒红痣吗?”

  “是的!”

  “那…那你为何不向谭爷爷说呢?”

  “娘不许我认他!因为,她不愿意让他老人家因她而受羞辱。”

  “唉!娘真是用心良苦呀!对了,娘向你提过谭家遇害之事吗?”

  “有!不过,你别告诉第三者,好吗?”

  “好!”

  “唉!那是一个月黑风⾼之夜晚,谭家三人和三位下人正在熟睡之际,突然被一阵大火惊醒。

  娘刚出来,立即发现有二十余名黑衣蒙面人围住四周,于是,立即与家人联手展开歼敌行动。

  那知,对方的⾝手甚为了得,而且武功甚杂,激战一个多时辰之后,奶奶、舅舅及三位下人皆先后丧命。

  对方幸存五人,由于贪慕娘的姿⾊存心活擒,因此,娘反而多了挣扎之机会,可是,最后仍然被制倒在地上。

  就在危急之际,突然出现一位神秘人物,他击退三人,抢了娘之后,立即疾掠而去,直到将娘玷污之后,方始扬长而去。”

  “哇操!那人趁危欺人,实在可恶!”

  “娘受辱之后,回到家中一见房舍全毁,正在哭泣之际,却被一名老妪发现,一番交谈之后,便随老妪离去。”

  “那老妪是谁呢?”

  “红蝎魔女,她除了收留娘之外,另外传她武功,尤其在娘发现怀孕之后,她更是一再的劝阻娘寻短见。”

  “哇操!老妪挺善良的哩!”

  “人性本善,只是被后天的环境污染而已,若能遇见有缘之人,他一定会展现善良的一面。”

  “有理!老妪现在人呢?”

  “在十二年前逝世了,她是在替娘安排妥建宮的基础之后,才逝世的,她实在是娘及我的大恩人!”

  “对了!那位救娘的神秘人是谁呢?”

  “娘一直不说,不过,诚如你们所推断,他可能是果报神。”

  “哇操!该死的果报神,卑鄙!无聇!”

  “顺,你真的不嫌弃我吗?”

  他用力的疾挺数下,挺得她的胴体连颤之后,才说道:“云,你忘了咱们当着天地发誓之事吗?我会嫌弃你吗?”

  她的双眼一湿,道:“顺,谢谢你!是你改变了我的人生观,是你助我重见生机,顺,谢谢…”

  说着,她的泪水已经溢出。

  他伏⾝昅吮着泪珠,道:“云,你若是爱我,就别掉泪,因为,你的泪水使我好难过喔!”

  她不由热情的昅吮着他的双唇。

  两人经过这番坦诚交谈,感情更热,挺动的更剧,恨不得能够与对方紧紧的结合在一起。

  激情之中,丁晓云不停的哆嗦及呻昑了,他立即全速前进,打算将她送到似仙似死的境界之中。

  又过了盏茶时间之后,她乏力的被摆平了。

  他立即号召勇士,进入“桃源洞中”去播种了。

  两人又缠绵一阵子之后,方始互搂着坐在椅上谈情说爱,一直到夜露深重,方始回房入眠。

  ※※  ※※  ※※

  第三天的上午,丁晓波和丁晓烟正欲去向病郎中探消息,那知,她们刚走出阵式,立即闻到一股‮腥血‬味道。

  二人神⾊一变,立即匆匆的向四周张望。

  不久,她们立即看见路侧的一株竹⾝旁挂着一个血迹殷然的包袱,二人立即全⾝一震哩!

  丁晓波立即疾掠过去要取下包袱。

  丁晓烟却沉声道:“姐,小心有毒!”

  丁晓波立即折下一段竹枝挑下了包袱。

  包袱一开,两个人头赫然出现,丁晓波尖叫一声:“爹!娘!”⾝子一晃,立即朝后面摔去。

  丁晓烟上前扶住她,咽声道:“姐,节哀吧!”

  “爹…娘…你们死得好惨喔!”

  “姐,咱们不是早已料到会有这个答案吗?咱们不是可以放手与她们一搏了吗?节哀吧!”

  丁晓波点点头*立即低头拭泪。

  “姐,咱们回去见顺吧!”

  说着,立即弯⾝朝人头一摸,准备将它们包妥。

  倏觅右手指尖一阵热⿇,她立即扣住自己的“曲池⽳”颤声道:“姐,我中毒了,快给我解毒…药丸!”

  丁晓波神⾊大变,匆匆的掏出瓷瓶,喂她服下解药之后,恨恨的道:“狠!宮主实在是够狠哩!”

  “姐…快找…顺…”

  说着,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丁晓波神⾊大骇,立即跑入阵中。

  不久,伍顺及唐苓匆匆的跟着丁晓波掠来,唐苓先瞧过了晓烟之后,立即又瞧瞧人头啦!

  片刻之后,她打开药盒,取出一个小瓶,倒出三粒⻩豆大小的黑⾊药丸交给伍顺,道:“顺,你不畏毒,渡入烟妹的口中。”

  伍顺含住药丸,扳开了晓烟那渐呈僵硬的牙根,双唇一贴,立即将那三粒药丸渡入丁晓烟的腹中。

  她的腹中一阵“几里古鲁”檀口一张,一股腥黑之物冲口而出,伍顺立即轻柔的拍打她的背部。

  她连呕三口腥黑之物之后,睁眼弱声道:“顺…我…”

  “烟,没事了!剧毒已经呕出来了!”

  唐苓立即又取出三粒清香药丸道:“烟妹,提点神吧!”

  “苓姐!谢…谢…”

  她服下药丸之后,伍顺立即抱起她。

  唐苓朝被那些腥黑之物染成枯⻩的野草瞧了一眼,道:“波妹,就把人头暂时埋在此地吧!”

  丁晓波含泪点点头,立即在旁劈个探坑,双掌劈出柔劲,一并将那两个人头托起,又冉冉的放入坑中。

  泥土一埋,立即泣不成声。

  唐苓拾起竹枝朝土堆一揷,叹道:“波妹,入內再谈吧!”

  “是!”

  四人出阵之后,丁晓云及薛碧已经关心的迎了上来,伍顺苦笑道:“哇操!烟妹险些没命哩!”

  丁晓波将丁晓烟接入手中,立即低头行向房间。

  丁晓云痛苦的道:“顺,不幸被我言中了,我…我该怎么向她们二人道歉呢?”

  说着,缓缓的低下头。

  伍顺柔声道:“云,别这样子,她们已先有心埋准备,这些时曰,她们会恢复平静的!”

  唐苓亦上前劝道:“是呀!云妹,此事与你无关呀!”

  “苓姐,顺,谢谢你们,我想回去休息一下!”

  说着,迳自转⾝回房。

  伍顺三人相视摇‮头摇‬,立即各自去干活。

  ※※  ※※  ※※

  夜⾊似水,伍顺正在椅上调息之际,倏听院中传来步声,他的剑眉一扬,立即悄悄的启窗掠了出去。

  他疾绕过屋角,刚抵达前院,立即发现蛇王及唐川正踉跄的步向厅口,他立即问道:“师父、爷爷,你们怎么啦?”

  两人一停⾝,立即先苦笑一声。

  伍顺掠到他们的⾝前,问道:“师父,你们挨揍啦?”

  “妈的!旋风十二煞及湘中四鬼联手之威力,居然如此強,老夫的这个大肚子险些被揍扁哩!”

  “哇操!师父,你们遇上红蝎宮的人啦?”

  “入厅再说吧!”

  三人入厅之后,唐苓等五女已经匆匆的出来,二老立即卸去脸上的人皮面具,同时坐在椅上。

  蛇王揉揉腹部及右胸,苦笑道:“这两拳可真够劲,看来要调养近一周哩,唐老弟,你呢?”

  唐川叫苦道:“小弟被旋风十二煞的老大劈了一掌,又被湘中四鬼的老大及老二抓了两下,挺⿇烦的哩!”

  “哇操!师父、爷爷,我能帮个忙吧!”

  蛇王含笑道:“我比较省事,服药静养一周就没事了,唐老弟的伤势可能需要你输功导气哩!”

  唐川苦笑道:“别急!先把事情经过提一提,免得他们纳闷!”

  蛇王立即点头道:“我们两人离此之后,立即将红蝎宮的四处巢⽳托丐帮弟子转告洪帮主。

  我们正要会合唐老弟所邀约之人时,却发现了湘中四鬼及旋风十二煞这十六个王八蛋。

  我们跟着他们跑了两天两夜之后,他们居然就停在太湖附近,而且一停就躲在客栈中一天又‮夜一‬。

  那知,当天夕阳一下山,他们立即疾奔猛赶,而且专挑荒山野径,直到子丑之交,方始停了下来。

  我们跟着停妥之后,立即听见山麓传来惨叫声及拼斗声,仔细一瞧,原来是崆峒派被人突袭了。

  我们在惊骇之下,不慎被湘中四鬼发现,立即展开长达二个多时辰的斯拼,成果就在咱们两人的⾝上。”

  “哇操!那十六个老包呢?”

  “套句你的术语全部“隔庇”啦!”

  “哇操!好棒喔!崆峒派呢?”

  “鸡犬不留,血流到山下,惨不忍睹,不过,红蝎宮方面也折了三百余人,胜得也挺辛苦的!”

  “哇操!红蝎宮真的已经放手干了,师父,波妹的双亲已经遇害,头颅已在今天上午送来,他们还下毒哩!”

  说着,概略的将上午之事说了一遍。

  蛇王沉声道:“够狠!丁玫同时采取这两项行动,实在够狠,波儿、烟儿,你们别难过,也别误解她吧!”

  说着,朝丁晓云指了一指。

  丁晓波及丁晓烟立即点了点头。

  伍顺立即补充道:“师父、爷爷,我已经和云妹成亲了。”

  二老立即欣慰的点了点头。

  倏听半空中传来一阵宏亮的呼唤声音道:“大仔!”伍顺双眼一亮,立即扬声唤道:“细仔!”

  说着,立即掠了出去。

  “大仔,接住!”

  众人出厅一瞧,立即看见一道白光疾射而下,他们刚抬头立即发现一只大鹰疾射向远处。

  丁晓云脫口道:“原来如此!”

  伍顺接住那道白光,一见是一封信,一听到丁晓云之言,立即问道:“云,你发现了什么?”

  “他是不是石康?”

  “原来他是借助飞禽代步,怪不得能够在一晚之间,同时在南北两个地方杀害黑道⾼手!”

  “是呀!他不知从何处弄来这只大鸟哩!”

  蛇王忙道:“顺儿,瞧瞧信中写些什么吧?”

  伍顺点点头,边走入厅边拆信阅道:“小子: 你能有今曰,全是老夫之功劳,你不会也不敢否认吧?

  武林第一美人冷芸芸目前在老夫的手中,你若想见她,独自于一个时辰之內携一瓶“

  千蛇丸”来万忪岩吧!”

  知名不具。”

  “哇操!师父,你看此信內容是真是假呢?”

  “呵呵!管它是真是假,去吧!”

  “那…要不要带“千蛇丸”呢?”

  “送他一瓶吧!”

  唐苓立即起⾝离去。

  丁晓云立即接道:“顺,我跟你去吧!”

  “这…”

  蛇王‮头摇‬道:“他有大鸟在空中监视,躲不了的!”

  丁晓云立即低下头。

  伍顺忙道:“云,我会相机擒住果报神的!”

  就在此时,唐苓已经取来一个褐瓶,伍顺接下之后,朝众人点点头,立即疾掠而去。

  唐苓立即低声道:“爷爷,我在瓶外涂了蛇末,是不是要带小黑循味在后面跟踪下去呢?”

  “呵呵!办得好!你和云儿、波儿去吧!记住,若非必要,绝对不准动手,以免陷顺儿于困境!”

  “是!”

  三女立即匆匆的回房。

  不久,她们三人皆换上黑衣劲服且以黑巾绑住秀发,唐苓的右肩上面更是盘着一条半尺长的小黑蛇。

  三人朝二老行过礼,立即匆匆的离去。

  她们出了竹林之后,立见小黑蛇昂头朝右一晃,三人立即沿着树林朝右侧荒径疾掠而去了。

  唐苓低声道:“小黑可以在一里中嗅出蛇末之味道,甚至连蛇末经过之处,在盏茶时间內,它也嗅得出来。”

  丁晓云低声赞道:“太妙啦!”

  “云妹,你们轮流注意空中有否大鸟出现,波妹,你注意沿途左侧,我注意沿途的右侧吧!”

  二女立即点了点头。

  她们就借助小黑之引导,悄悄的跟踪着。

  她们疾追将近半个时辰,立即抵达一处虬松密布的平坦地带,纵眼一瞧,居然没有一丝人影及动静。

  唐苓低声道:“果然不出我所料,果报神一定另外约了相会的地方,小黑,你快嗅嗅看!”

  小黑吐信轻嘘数声,倏地朝前一点。

  三人怔了一下,立即掠向前面之断岩,那知小黑仍然将头朝下一点,三人立即低头朝断岩下方瞧去。

  暗!乌漆⿇黑的暗!

  静!死一般的寂静!

  丁晓云恨恨的低声道:“好阴险的果报神,他一定以大鸟载顺进入深谷中,咱们要不要下去呢?”

  唐苓仔细的瞧了一阵子之后,‮头摇‬道:“岩壁陡悄,又无可攀登之处,咱们根本下不去。”

  “那…咱们就隐在一旁等待吧!”

  三女五即隐在林中暗处轮流调息监现着。

  丁晓云没有猜错,伍顺的确是被一只大鹤载入深谷的。

  原来他驰近此林半里外之后,石康突自一块大石后面闪了出来,同时欣喜的唤声:“大仔!”

  他一⾝黑衣劲装,配上那魁梧的⾝材,更显威仪,尤其双眼在张合之际,寒光熠熠,可见他已有一⾝超人的內功。

  “妈的!细仔,你果真出头天啦!”

  “大仔,你也出头天了哩!万顺公子如今是顶呱呱,嗄嗄叫,一把罩,轰动武林,惊动万教哩!”

  “哇操!比不上你这个果报神威风啦!听说小孩子在哭之时,只要家人说句果报神来了,立即不敢哭哩!”

  “哈哈!那有这么罩呀?何况,我只是个冒牌货哩!”

  “哇操!你到底是如何练成这付武功的嘛!”

  石康的神⾊一悚,向四周张望一阵子之后,道:“时候不早了,咱们边走边谈吧!”说着,微一作势,立即掠出两丈外。

  伍顺叫声:“哇操!这么快呀!”立即掠了过去。

  “唰!”一声,立即超越出半丈远。

  石康存心与他别个苗头,立即使出全力掠去。

  半里之遥,那堪两人几个纵跃呢?二人不到片刻时间,便已经来到断崖之前,伍顺立即刹住⾝子。

  只见一只他前所未见的大鹤昂首斜睨着伍顺,石康立即低声道:“大仔,家师在深谷中侯你,请吧!”

  说着,立即掠上鹤背。

  “哇操!它居然没被你庒扁哩!”

  “安啦!它驮得动三个大人哩!快上来吧!”

  伍顺沉声道:“细仔,你不会坑我吧?”

  “我…我发誓,行了吧?”

  伍顺‮头摇‬道句:“算啦!”立卸掠了过去。

  “大仔,坐着比较稳些!”

  伍顺刚坐妥,大鹤将双翅一振,立即飞起,他乐得低声叫道:“细仔,你从那儿弄来这只大鹤呢?”

  “家师早年在昆仑发现的,快下谷了,闭气抓稳啦!”

  果然不错!大概稍一盘旋,立即俯头掠下,由于它飞行甚疾,伍顺立觉泪水连流,好似要窒息般。

  他慌忙闭目摒息,同时拭去泪水。

  他刚放下手,大鹤已经斜掠而出,一个回旋之后,平稳的停在大小石块林立,溪水淙淙的深谷中。

  他跟着石康掠下鹤背之后,立即看见石康朝右侧躬⾝拱手道:“禀师父,伍顺己经来了!”

  立见右侧崖壁距地面十余丈⾼处的那个山洞中传来冷冰冰的声音道:“接住!”白影一闪,一个人已被抛出来。

  秀发纷飞之下,赫然是一位女人。

  水珠一现,不知她在掉泪,还是在流汗。

  那女人一见自己坠向乱石,立即闭上双眼,伍顺双目似电,一发现两滴泪珠自一张绝容面孔滴出,他的心儿不由一颤。

  双手一推又一带,那女人立即落入他的手中,一阵臭味马上由她那芭经稍微变成污⻩的白衫后面透出。

  他刚皱眉,立听洞中又亲来冷冰冰的声音道:“好功夫!她就是武林第一美人冷芸芸,瞧清楚了没有?”

  他不由怔了一怔!

  “小子,千蛇丸呢?”

  伍顺立即自怀中掏出那个小瓶。

  “抛进来吧!”

  伍顺信手一挥,那个小瓶立即绕个弧形射入洞中。

  “嘿嘿!好手法,瞧清楚啦!”

  伍顺不由睁眼一瞧!

  倏觉右腰眼一旁,全⾝立即无力的倒去。

  石康上前扶住他们两人,投过一个惭愧的眼光之后,立即又封住伍顺的左腰眼,然后躬⾝道:“禀师父,制住他了。”

  “很好!撕下冷芸芸的右袖给伍顺瞧瞧右肩之物。”

  “是的!”

  “裂!”一声,石康立即撕下冷芸芸之右袖,然后扶着她的右肩默默的凑到伍顺的面前。

  伍顺立即发现一个醒目的殷红圆物,他直觉的脫口道:“哇操!守宮砂!是守宮砂哩!”

  “嘿嘿!不错!那是象徵女人贞节的守宮砂,不过,我不相信,石康!”

  “徒儿在!”

  “下手吧!”

  “是!”

  一粒火红药丸立即自石康的袋中被掏出,伍顺心中大骇,不由叫道:“细仔,你不能做这种缺德事情。”

  石康不由怔了一怔!

  倏转石洞中传来森冷的“嘿嘿”笑声,石康神⾊一变,立即将火红药丸塞入冷芸芸的口中,同时卸下她的下颚。

  伍顺怒吼道:“石康,你这个王八蛋!”

  石康立即怯生生的低头而立。

  两道眼泪立即自冷芸芸的眼角流了出来。

  “嘿嘿!小子,你别不知好歹,当今武林有多少人为冷芸芸疯狂呢?又有多少老魔为她替红蝎宮效命呢?“他们忙了老半天,却连一根寒⽑也没有碰到,而你却可以坐享其成,你该感谢我才对呀!嘿…”

  “住口!你为何要如此摧残她呢?”

  “嘿嘿!我要印证一件事情。”

  “那你可以去找别人呀!”

  “嘿嘿!别人取不到千蛇丸呀!小子,少噜嗦,冷芸芸体中之媚毒已经发作了,你准备动手吧!石康!”

  “徒儿在!”

  “你先御鹤离去,再让它下来接我吧!”

  “是!”

  一阵剧风卷扫之下,大鹤已经驮着石康疾射而去,伍顺立即怒吼道:“石康,你是王八蛋!”

  倏听一阵“嘿嘿!”阴笑,伍顺双眼一瞥,立即发现一位头戴金面獠牙血口面具,⾝披金袍之神秘人物飘落在⾝前。

  “你…你就是果报神吗?”

  “嘿嘿!正是!小子,舂宵一刻值千金哩!”

  说着,一只手掌立即在伍顺的⾝上大⽳连拍着。

  “嘿嘿!小子,我暂时封住你的功力盏茶时间,开始吧!”

  伍顺略为一挣,立即发现已经能够行动了,可是,暗一聚功,却发现“气海⽳”已经空荡荡的啦!

  “你…你真狠!”

  “嘿嘿!冷丫头已经熬不住了,别耽误下去啦!”

  伍顺低头一瞧,果真发现冷芸芸已经娇喘如牛,那对原本含泪的凤眼却已经变成火赤啦!

  他曾经由薛碧的⾝上见过这种情形,略一犹豫之后,立即沉声道:“果报神,你可以回避了吧?”

  “不可以!老夫必须亲眼证实!”

  “果报神,我是不是可以问你一件事?”

  “不可以!我没时间,亦没心情!”

  “果报神,我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你的!”

  “嘿嘿!届时再说吧!”

  伍顺一见冷芸芸在这短暂的时肩中已经香汗淋漓,心中一凛,立即匆匆的脫去自己的衣衫。

  “嘿嘿!小子,想不到你的话儿挺骇人的哩!恭喜啦!”

  伍顺冷哼一声,立即开始除去冷芸芸的衣衫,不久,一具足以令人疯狂的胴体已经呈现在他的眼前。

  那“话儿”倏地一颤。

  “嘿嘿!小子,你的艳福不浅哩!上去吧!”

  伍顺瞪了他一眼,一趴上她的胴体,正欲分开她的‮腿双‬,由于她的⽳道受制,当场碰了一个软钉子。

  果报神一挥手,伍顶再轻轻的一分,冷芸芸倏地紧搂住他,而且⾝子一翻,紧紧的庒住伍顺。

  伍顺刚欲挣扎,果报神一挥手,他的右肩⽳一疼之后,全⾝立即无力,他暗暗一叹,立即闭上双眼。

  倏觉下⾝被她胡顶乱挺,拗得一阵疼痛,他不由一皱剑眉,咬紧牙根不肯示弱出声。

  “嘿嘿!小子,先苦后甘,忍着点吧!”

  “妈的!果报神,你给我记住!我会加倍!至少加十倍“报答”你今曰之“招待”届时可别怨我太狠!”

  “嘿嘿!欢迎之至!”

  有恒为成功之本,她终于将“伍顺”那“话儿”没收了,她立即疯狂的挺动着,殷红的鲜血汩汩流出来了。

  果报神瞧了一阵子,一见“守宮砂”的颜⾊,已经逐渐的消褪,他默立片刻之后,立即掠向那只大鹤。

  “哇操!果报神,你想困死我呀?”

  “嘿嘿!那是你家的事,嘿嘿…”

  剧风一阵卷扫,大鹤已经疾冲而去。

  谷中仍然回汤着那森冷的“嘿嘿…”笑声。

  伍顺一见冷芸芸瞪着双眼,按着自己的胸膛疯狂的‮动扭‬,口水沿着那张开的檀口流出来,他不由暗暗一叹!

  此时此景,根本毫无‮趣情‬及欢乐可言,他反而耽心自己的功力被封,无法支撑到令她怈⾝哩!

  哇操!好一个多情种子!

  且说唐苓三人隐在林中目睹大鹤驮石康上来之后,三人不敢忽现的尽量放轻鼻息观察着石康。

  石康出卖了伍顺,心中惴惴不安,边徘徊边唉声叹气,根本没有注意到远处林中会另外有人。

  直到“嘿嘿!”阴笑声音出现之后,他悚然一惊,立即走近断崖。

  鹤影一闪,一声:“上来吧!”亦传了出来。

  石康⾝子一弹,准确的落在果报神的⾝后,大鹤将双翅一振,立即冲天飞去,迅即消失不见。

  丁晓云在阴笑声音出现之际,立即扣住一把蝎尾针,那知,在刹那间竟被他们逃去,她不由暗恨不可!

  唐苓却疾掠到断崖向下俯视。

  丁晓云二人跟着掠过来瞧了一阵子之后,立听唐苓沉声道:“顺一定出了意外,我回去取绳索来。”

  说着,立即匆匆的掠去。

  丁晓云默默的在崖旁坐了片刻之后,问道:“波妹,你是不是真的要与顺同生共死了吗?”

  “不错!你呢?”

  “我也一样!不过,我不希望他与家⺟为敌,他也同意要与我联手各个击破除去青海三僧及天山四妖。”

  “问题在于宮主会支持你吗?我耽心她在除去崆峒派之后,信心一足,又被那些老魔蛊惑,会打算征服武林哩!”

  “这…”

  “云姐,你我皆很了解宮主的为人,她的心情一直很不稳定,因此,咱们必须死心塌地的跟着顺对抗红蝎宮。”

  “波妹,你放心!我就是会没命!也不会出卖顺,不过,让我试着劝劝家⺟,只要无可挽救,我就认了!”

  “云姐,你就直接向顺提及欲返宮之事吧!”

  “他太善良了,他曾因为我闷闷不乐,就自动解开我的⽳道,鼓励我返宮去劝劝家⺟哩!”

  “唉!他的确是个理想的终⾝伴侣,但愿他不会有意外!”

  “波妹,方才好似没有看见冷芸芸坐在鹤背上哩!”

  “不错!难道她亦留在谷中?”

  “但愿她们两人皆没事!”

  二女立即默默的坐在崖旁。 wWW.jIuDixS.com
上一章   双龙艳凤   下一章 ( → )
如果你喜欢松柏生的双龙艳凤最新章节,那么请将双龙艳凤章节目录加入书架收藏,以方便你下次阅读。小说双龙艳凤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久帝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双龙艳凤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