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帝小说网提供双龙艳凤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久帝小说网
久帝小说网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小说阅读榜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免费的小说 我与爹爹 校花滛传 主奴进化 小小爱奴 心在堕落 乱爱游戏 青春碎片 山村风蓅 娱乐都市 将错就错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久帝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龙艳凤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38  时间:2019/9/9  字数:15827 
上一章   ‮妞个三了赔知那 章 十 第‬    下一章 ( → )
        

  伍顺乍遇见她的怪异举动,立即怔住了!

  她却仰躺在榻上,张腿摆开架式,冷冰冰的道:“你不是要娶我吗?我已经准备妥了,上来吧!”

  “哇操!我…我…”

  “哼!不过,我必须言明在先,我的贞操已经被果报神夺去了,你若不嫌残花败柳,就上来吧!”

  “我…我…”

  “哼!你厌了吧?嫌了吧?”

  “不!我没有!”

  “那就上来吧!”

  “我…我…”

  “你怎么啦?”

  “你为何要如此做?”

  “哼!你不是要娶我吗?我答应了!”

  “真…真的吗?”

  “千真万确,不过,你必须在事后让我见到果报神的真面目,记住!是他的真面目喔!”

  “我…我没有把握!因为,他的行踪如谜。”

  “别操心!他的传人既然肯替你杀人,迟早会再来找你,你只要制住他,不愁找不到果报神。”

  “这…他若一直不来呢?”

  “为期半年,他届时若不来,我认了!”

  “你为何要瞧果报神的真面目?”

  “那是我的事,你别管!”

  “你是不是要确定你是不是他的女儿?”

  “住口!”

  “唰!”一声,她气呼呼的坐了起来。

  他心知自己已经触疼她的疮疤,立即淡然道:“这笔交易,你太吃亏了,算了吧!”

  “住口!我说过,我认了!你还犹豫什么?你难道怕我会趁机搞鬼吗?那你就制住我的⽳道吧!”

  “哇操!好!这是你自己找的!”

  说着,立即开始脫去衣衫。

  她立即躺回榻上,摆开“迎战”架势。

  不久,他已经赤裸裸的“端枪”前进了。

  她立即闭上双眼。

  他凝立在榻前,拉起她的粉腿朝臂弯一搁,微微分开那片“黑树林”密布的“桃源洞口”然后缓缓的逼近。

  那硕伟“话儿”开始前进了,一阵窄紧的庒迫‮感快‬,立即使他暗自得意,道:“哇操!果报神的“话儿”比我小嘛!”

  他一见她微微皱起柳眉,立即放缓力道,小心翼翼的前进,一直到抵达“终点站”之后,他才停了下来。

  双掌立即在那对洁白、⾼挺的双峰轻揉着。

  她虽然双目紧闭,可是,没隔多久,他由她的逐渐急促,耝浊呼昅,知道她已经逐渐的被自己撩起欲焰了。

  他立即轻轻的“钻探原油”了。

  旋转之中,他偶挺顶数下,以便怈怈紧张的情绪。

  她仍然闭眼,似石人般任其摆布。

  可是,半个时辰之后,她噤不住酥酸⿇庠的‮逗挑‬,不由自主的偶尔‮动扭‬一下雪白的臋部了。

  哇操!好预兆!

  他立即加速旋转起来了!

  他立即放开手脚‮刺冲‬了!

  倏见汩汩血迹自桃源洞中溢出,他不田一怔!

  他立即停止行动,忖道:“哇操!难道她没有被果报神玷污吗?否则,怎么会有落红呢?”

  她却昅口气,冷冰冰的道:“你若不玩了,就松手吧!”

  他的双颊一红,立即默默的将她放回榻上,然后穿上衣衫。

  当他走入厅中之际,立听唐苓传音问道:“怎么啦?”

  “她…有落红!”

  “啊!会有此事?不可能!她的守宮砂明明已经消失了呀?你…你还是去问问师父或爷爷吧!”

  “我…”

  “去啦!别闷在肚中,会发霉哩!”

  他苦笑一声,走入院中,一见那三具尸体仍在地上,二老仍然在林中清理蛇尸及余毒,他立即走了过去。

  蛇王含笑问道:“顺儿,遇上什么问题了?”

  他红着脸将方才的情形择要说了一遍。

  二老相视一红,立听唐川含笑道:“顺儿,你弄错了!她一定不是处子,不过,可能只接近过一次男人。”

  “这…”

  蛇王呵呵笑道:“顺儿,果报神的宝贝比你小多啦!当他沾污她之时,一定很匆忙,所以,才会由你善后啦!”

  伍顺迫窘的点了点头,立即又转⾝回去了。

  他步入厅中,由于未见到唐苓,便直接回房。

  “哗啦!”声中,她分明正在沐浴,他立即坐在椅上。

  不久,她果然套着一件绿⾊衣袍走了出来,他不觉双眼一滞,不由自主的起⾝紧盯着她。

  “你…还要?”

  “不错!”

  她立即脫去绿袍,赤裸裸的躺回榻上。

  他脫去衣衫之后,仍然站在榻前托起她的粉腿,然后,轻柔的把硕伟“话儿”向前推进了。

  她仍然闭眼他她摆布。

  他仍然轻揉双峰,旋转下⾝展开钻探行动。

  盏茶时间之后,津液伴着些许血迹开始溢出来了,他立即放开手脚尽情的骋驰及旋转不已了。

  房中立即传出撩人的“交响曲”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她不由自主的‮动扭‬了。

  口中也断断续续的低语轻啊不已了。

  他的心中一喜,更加的卖力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她香汗淋漓的挺顶不已,口中亦含糊不清的说些令人一听,就热血沸腾的声音了。

  他听得精神大振,立即改以“直捣⻩龙”大刀阔斧的顶挺着,房中的“交响曲”更加的悠扬了。

  她挨了百余下之后“啊…”连叫了。

  胴体亦剧烈的颤抖了!

  他杀得更起劲了。

  一直到她瘫软似泥,呻昑连连之后,他方始“撒军”她一见到那“话儿”仍然“杀气腾腾”立即闭上双眼。

  他立即默默的进入盥洗室去冲洗⾝子。

  他为了避免曰后徒生事故,不敢将“货”送给她,不过硬憋起来的滋味实在很不好受哩!

  倏听房中传来一阵轻细的步声,他以为丁晓云悄然开溜,因此,立即打开木门探出头来了。

  却见唐苓朝他嫣然一笑,他欣喜若狂的朝她招招手。

  她制住已经沉沉入睡的丁晓云⽳道之后,立即脫去衣衫。

  她刚赤裸裸的走入盥洗室,立听他紧搂着她道:“苓妹,你真是救苦救难的好人儿哩!”

  “顺哥,我猜你一定不便在她的体中怈⾝,所以才进来“解困”想不到果真被我猜中了!”

  说着,轻轻的一挣。

  他刚松手,她立即转⾝弯下腰,将双手朝壁上一按,张开‮腿双‬及翘起了雪臋。

  他如获至宝的立即搂着她的纤腰“目标正前方”、“快跑前进”迅速的挺入“桃源洞”中。

  接下去就是一阵疾旋猛顶。

  “顺,小心!别推垮墙壁!”

  他道句:“安啦!”继续旋挺不已!

  足足的过了半个时辰,他在颤声唤句:“苓!”立即开始“交货”及享受着那种舒慡的滋味。

  “顺!好些了吧?”

  “好极了!苓,谢啦!”

  两人立即紧紧的互搂热吻着。

  ※※  ※※  ※※

  ⻩昏时分,伍顺步入大厅欲用膳之时,由于未看见丁家双妞,立即朝唐苓投个询问的眼⾊。

  蛇王含笑传音道:“她们去联系交换人质之事。”

  伍顺恍然大悟的点点头,立即入座。

  唐苓端着一盘食物,朝房中行去。

  蛇王含笑传音道:“顺儿,我猜那丫头会用膳,你看呢?”

  伍顺知道蛇王所持的理由,他不敢持反对意思,免得又引来他的逗弄,因此,立即点了点头。

  不久,唐苓重又入座之后,五人立即开动。

  他们五人的心情皆非常愉快,因此,气氛颇为融治,一直过了半个多时辰,方始结束愉快的晚餐。

  二老带着伍顺走入院中阵势,停在“生门”立听蛇王含笑道:“顺儿,你看波儿她们两人会不会趁机开溜呢?”

  “不会!即使开溜,对咱们也无碍,因为丁晓云尚在咱们的手中呀!”

  “不错!这三个女人既美又聪明,当然也比较难以驯伏,不过,凭你的条件,应该是不会有困难的!”

  伍顺立即窘迫的点了点头。

  蛇王又道:“波儿她们打算透过红蝎宮的连络管道,要求丁玫以冷芸芸、波儿双亲来交换丁晓云。

  这是一项心理测验,丁玫若肯合作,情势就比较缓和,她若不合作,情势可能马上变得更紧张了。

  因此,你除了陪陪她们之外,可别荒殆武功,须知,曲不离口,拳不离手,若荒废太久,后果堪忧哩!”

  “是的!”

  唐川含笑道:“我从那些少女的⾝上搜出不少的蝎尾针,你不妨以毒攻毒,曰后用它们来对付红蝎宮及其帮凶。”

  “哇操!好点子!它们那么细小,若以“十字回旋手法”来发射它们,威力一定是空前的強大哩!”

  “不错!尤其是出自你的手中,效力更是不凡,林中竹⾝上尚留有不少的蝎尾针,你待会就把它们收集起来吧!”

  “是的!”

  “我待会要出去瞧瞧江湖动态,狄老兄亦要出去走动一下,我已吩咐苓儿小心防守了,你也多留些神吧!”

  “是的!”

  二老立即含笑返厅。

  伍顺立即闪入竹林中拾取使用过之蝎尾针。

  现场虽然已经清理过,不过,那些血⾁余痕及被炸翻之绿竹和泥土,可见那场拼斗的确够激烈的。

  他仔细的搜集一个多时辰,总算拾了一百余支蝎尾针,他徐嘘一口气,立即闪入阵中走回大厅。

  厅中烛光掩映,薛碧正在和唐苓欢叙,她们一见到伍顺进来,立即各送上香茗及⽑巾及木盆。

  伍顺将那些蝎尾针放入盘中,洗净双手之后,饮了一口香茗,问道:“爷爷他们走了吗?”

  唐苓含笑点头道:“是的!顺,爷爷说你打算以这些蝎尾针练“十字回旋手法”需不需要助手呢?”

  “我自己来吧!这些毒针的余毒尚存,我担心会伤了你们哩!对了,丁姑娘,她有没有用膳呢?”

  他这一明问,二女立即明白其用意,唐苓遂含笑道:“用了一些,不过,可能胃口不合,剩下很多哩!”

  “哇操!改进!该改进!苓、碧,今晚的夜⾊不错,咱们琵脆到院中烤些野味,好不好?”

  二女欣喜的立即点头。

  “哇操!你们去准备烤具,我去抓些野兽吧!”

  说着,立即一闪而出。

  不久,他已经掠出竹林骋驰在荒山中。

  他沿途双眼扫视,双耳倾听,不出三里远,立即听见一阵野兽怒吼声及搏斗声,他不由神⾊一喜。

  他悄然掠过去一瞧,立即看见一头火目金⽑大虎,正在戏耍着一头小犊般大小的野猪哩!

  野猪的⾝上,虽然已有多数爪痕,鲜血淋漓之中,仍然挥动那两支森白的大猪牙与大虎斯拼着。

  大虎纵跃似飞,擦⾝之际,探爪挥划之下,野猪立即挂彩,疼得它鲜血疾射,厉吼连连!

  盏茶时间之后,野猪倏地扬蹄抓土疾冲而去,大虎当然先闪避它这回光返照的一冲了呀!

  那知,野猪却趁隙扬蹄疾逃而去,不由令伍顺怔道:“哇操!谁说猪笨呢?挺聪明的哩!”

  大虎见状,立即怒啸一声。

  这一啸,立即用云变⾊,不但树叶纷落,连野猪也⾝子一顿,大虎立即一阵风般疾射而去。

  野猪转⾝斯拼数回合之后,双耳下方被虎爪猛烈的一抓,惨嚎一阵子之后,立即倒地气绝。

  大虎立即得意的长啸出声。

  伍顺⾝子一弹,悄然掠向大虎的背部,大虎的嗅觉甚灵,倏地转⾝扬爪,同时又长吼一声。

  伍顺停在它的⾝前,笑道:“哇操!多谢你替我打工,见者有份,咱们二一添作五,你以为如何呢?”

  大虎怒吼一声,疾扑而来。

  伍顺不愿意再浪费时间,⾝子一蹲,双手一扬“叭!”“叭!”两声,立即扣住了大虎的双足。

  大虎骇怒交加,正欲张口咬来,伍顺已经双臂一抡,绕个大圈子之后,将大虎朝半空中掷去。

  “砰!”一声,顶端之密生树枝,立即被冲破一个大洞。

  片刻之后,大虎由空中疾□而下,它很想弹⾝落地,可是前面那两条腿被伍顺暗中拗伤,因此,结结实实的摔了一跤。

  “轰隆”一声,地面立即一阵震动。

  石碎土扬,大虎立即陷入一个大洞中,它悲吼挣扎一阵子,出来之后,马上挟着尾巴逃去。

  伍顺哈哈一笑,撕下一块猪后腿抛了过去。

  大虎将头一低,咬起那块猪腿,一跛一跛的离去。

  伍顺哈哈一笑,托起野猪笑掠而去。

  不久,他已经掠回院中,令他感到意外的是,丁晓云已经和唐苓、薛碧坐在烤架的旁边了。

  唐苓欣喜的道:“顺,你到那儿抓到这只小牛的?”

  伍顺哈哈一笑,道:“是一只“大猫”替我抓的?”

  “大猫,是老虎吗?”

  “正是!我先到后院去冲洗一下吧!”

  “交给我吧!”

  “不!你们姑娘家,见不得这些‮腥血‬场面,交给我吧!”

  “讨厌!人家又不是林黛玉!”

  “好!好!交给你这位巾帼英雄吧!”

  唐苓立即笑嘻嘻的接了过去,她立即发现少了一条腿,便问道:“顺,你偷吃了一条猪腿啦?”

  “哇操!爱说笑!我又不是原始人,怎会生吃猪腿呢?我是送给那只大虎啦!它挺辛苦的哩!”

  “碧妹,帮个忙吧!”

  薛碧立即含笑抬着野猪掠去。

  院中立即只剩下伍顺及丁晓云两人,方才的谈笑胡扯气氛立即烟消云散,伍顺便默默的拨弄着柴火。

  只听丁晓云沉声问道:“晓波及晓烟出去了?”

  “不错!她们去联系交换人质之事?”

  “哼!作梦!家⺟岂会同意,即使她同意,我也不愿意离去,你难道忘了咱们的半年之约吗?”

  “这…船到桥头自然直,顺其自然吧!”

  “你打算坐以待毙吗?”

  “哇操!坐以待“币”好呀!只要有币可拿,我愿意继续坐。”

  “哼!你别以为抓住我,留下了晓波两人,就会使红蝎宮元气大伤,哼!不出半月,必然会令你紧张、焦急了!”

  “哈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怕谁?”

  “哼!猛虎难敌猴群,你休得意!”

  “哈哈!咱们走着瞧吧!”

  “我劝你还是及早出去擒来果报神吧!只要你将他献给家⺟,或许可以逃过被围攻之劫!”

  “哈哈!我不会无聊到去海中捞针寻找果报神,我更不怕被围攻,相反的还企盼那些家伙早点来哩!”

  “哼!狂妄无知!这片竹林抵得住火把吗?这座阵式抵挡得了数千人以血⾁开道之攻击吗?”

  “哈哈!请你别忘了此地尚有甚多的毒药及毒蛇,另外,还有我这位愈战愈勇的万顺公子伍顺,有够顺!”

  丁晓云冷哼一声,立即不语!

  “哈哈!你想不想知道大內那件案子是谁干的?”

  “哼!少吹牛!本宮出动所有的人手及黑道力量,仍然查不出来,你怎么可能找出作案之人呢?”

  “哈哈!再如何琊门的人遇上我,也会变成服服贴贴,再如何琊门的事遇上我,也变成囊中取物易如反掌啦!”

  她知道他在暗笑自己,立即冷哼不语。

  “你既然知道果报神有传人,可是,你知道他是谁吗?”

  “难道你知道吗?”

  “当然,因为,他是我的拜弟石康。”

  “石康?他是谁?”

  “我的拜弟。”

  “废话,他的来历呢?”

  “在一年前是一个流浪天涯,三餐不继的落魄郎。”

  她沉思片刻之后,问道:“莫非果报神以大內那批珍贵‮物药‬施功替石康助长功力再传授天雷掌。”

  “哇操!⾼明!有够⾼明!”

  “你和石康谈过了吗?”

  “没有!”

  “那你怎么确定那人正是石康呢?”

  “因为,他在太白楼与我交谈之时,曾道出我以前经常骂他之字眼,再加上他的魁梧⾝材,因此,我确定是他。”

  “⾼明!”

  “哈哈!不论你们红蝎宮有多行,只要我和果报神联手,先毁去邙山皇陵,你说,后果会如何?”

  她的神⾊倏变,立即低头不语!

  唐苓二女就在这时抬来野猪。

  “哇操!白白净净的,可以去选美啦!”

  二女嫣然一笑,将野猪架上烤架之后,立即迅速的在猪⾝內外涂抹着卤料,院中立即一阵香味。

  “哇操!这么大的一只猪,吃得了吗?”

  唐苓含笑道:“先烤一下,待会再分削,可以留些作腊味呀!”

  “哇操!这下子可省了不少的菜钱,我看我以后改行当猎人啦!”

  “好呀!那种自力更生的曰子,一定很逍遥的!”

  “是呀…说真的,我也希望能够过那种平静的曰子,不过,红蝎宮恐怕不会让我们那么逍遥哩!”

  说着,立即望向丁晓云。

  丁晓云淡然道:“家⺟也不喜欢大动干戈,不过,目前的情势已成骑虎,她已经⾝不由己了。”

  “哇操!黑白讲!解铃仍需系铃人,只要令堂解散红蝎宮,天下不就马上太平,没事了吗?”

  “请神容易,送神难,那批魔头恐怕不会答应!”

  “哇操!交给我来宰,如何?”

  “你如何对付他们的。”

  “哇操!试试看吧!”

  “薛姑娘比较常在江湖走动,也认识不少的成名人物,你一定听过“青海三僧”及“天山四妖”吧?”

  薛碧立即神⾊一变!

  唐苓亦为之悚容包变。

  伍顺却不在乎的道:“哇操!他们的武功难道会比天龙地虎⾼吗?”

  丁晓云淡然道:“伯仲之间,不过,他们七人若联手对付你,你自信招架得住吗?何况,另有近千名⾼手哩!”

  “哇操!你别忘了果报神!”

  “哼!果报神的天雷掌虽然厉害,也只能暗袭,他对付得了“旋风十二煞”、“湘中四鬼”这些人吗?”

  薛、唐两人不由全⾝一震。

  “哇操!九大门派不会坐视的,你别逼我和他们联手一一毁去你们的那四个“老窝”!”

  “哼!九大门派面和心不和,一向各持门户之见,不会联手的。”

  哇操!这…”

  唐苓接道:“丁姑娘,你听过狗急跳墙这句话吧?各大门派若被逼急了,一定会联手对付贵宮的!”

  丁晓云立即低头不语。

  唐苓一见猪⾝已经烤匀,立即操刀分割,只留下一块猪腿在架上续烤,其余的则迅速的割成块状。

  薛碧立即取绳捆绑着。

  伍顺边加料边转动猪腿道:“丁姑娘,听你方才之言,令堂似乎也约束不了那些老魔头,你是否考虑到“玩火自焚”之后果?”

  “哼!只要能捉住果报神,再大的牺牲也值得!”

  “别如此!我也见过令堂,当时她虽有易容,可是,我由她的眼神知道她并不是残酷阴狠之人,对不对?”

  “你问这事做什么?”

  “我在考虑与令堂合作。”

  唐苓及薛碧两人不由神⾊一变。

  伍顺淡然一笑,道:“我把果报神交给令堂处理,令堂配合我各个击破宰掉那些老魔,再解散红蝎宮如何?”

  丁晓云双眼一亮,脫口问道:“你真的决心如此做?”

  “不错!”

  “你为何要如此做?”

  “公私兼顾,在公的方面,可以除去一场武林大‮杀屠‬,在私的方面,我可以有一个岳⺟,因为,我至今尚无岳⺟哩!”

  丁晓云双颊一红,立即低下头。

  唐苓与薛碧立即欣然⾊喜。

  伍顺见状,不便催得太急,立即默默的烤⾁。

  不久,唐苓及薛碧两人将绑妥之⾁块搬向厨房后方准备晒烤。

  丁晓云沉声道:“你如何证明你的诚意?”

  “你要我如何证明呢?”

  “现在就与我跪拜天地成亲。”

  “行!”

  丁晓云立即起⾝朝东盈盈下跪。

  伍顺跪在她的左侧,朗声道:“皇天在上,后土为鉴,在下伍顺为消弭武林浩劫,此时与丁晓云姑娘成亲。“从现在起,我一定做到两件事,第一,将果报神交给家岳⺟处理。第二,助她除去青海三僧等老魔头,若违此言,神人共弃。”

  丁晓云接道:“皇天在上,后土为鉴,小女子丁晓云今与伍公子成亲,只要他能做到那两点,小女子愿终⾝相随,若违此誓,五雷轰顶。”

  远处立即传来唐、薛两人的欣喜声音道:“恭喜!”

  伍顺二人又对拜之后,方始起⾝。

  丁晓云立即羞赧的低头而立。

  唐苓上前欣喜的道:“云妹,坐下来谈吧!”

  说着,牵着她坐在一旁。

  伍顺立即含笑切下一片⾁,朝竹筷一穿,递给丁晓云道:“这是见面礼,请笑纳!”

  丁晓云羞赧的轻声道谢,接过来之后,就欲递给唐苓,唐苓立即含笑道:“你吃吧!我自己来!”

  说话之中,伍顺又递给唐苓及薛碧一块烤⾁。

  不久,四人立即开始享用鲜美的烤⾁。

  虽然没有只言片语,却有一股暖流湿润着她们四人,一直到朝阳将现之际,他们四人方始回房调息。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伍顺先行醒转,他微微一笑,拿着那盘蝎尾针准备进入竹林练习十字回旋手法。

  他刚入林,立即看见一位⾝披虎皮的英武青年站在林外,他尚未开口,对方已经喝道:“喂!是不是你伤了我的小金?”

  “哇操!小金是谁呀?”

  “一只大虎,它是昨晚受伤的,我由那块猪腿及血迹找到了此地,是不是你伤了它的,快点招来。”

  “哇操!大虎呀?吓死人了!我怎敢跟它动手呢?”

  “哼!我看你这付样子也不配,里面还有谁呢?”

  “就只有在下一人呀!阁下是谁呢?”

  “神拳井永信,家师无影拳谭富隆。”

  伍顺曾轻听过“无影拳”这个字号,听说他的掌式既快又怪,常人无从招架,所以才博得“无影拳”之美号。

  他曾打算要拜无影拳为师,可惜,遇不上他,此时一听井永信是无影拳之徒,立即多望他一眼。

  “哈哈!怎样?吓住了吧?”

  “哇操!失礼!在下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拳头怎会无影呢?难道他不是人,而是神…鬼吗?”

  “哈哈!不错!家师就是神,一拳打遍天下无敌手。”

  “哇操!如此罩呀!那你一定也很厉害吧?”

  “不错!快把行凶之人交出来吧!”

  “哇操!失礼啦!此地只有在下一人哩!”

  “住口!血迹明明滴向此地!”

  “哇操!那你自己进去找吧!”

  “好!我正有此意哩!”

  “哇操!等一下,令师呢?”

  “他正在替小金疗伤,你想怎么样?”

  “在下想瞧瞧这种绝世⾼手呀!”

  “哈哈!你不配!你还是回去看书吧!”

  说着,立即大步入內。

  伍顺侧⾝让道,暗笑道:“哇操!好一个狂妄,鲁莽的小子,让你去吃一点苦头,杀杀你的威风吧!”

  果然不错!井永信刚步入阵中,立即好似见对厉鬼在追魂般,不停的奔跑及挥拳猛劈狠捶着。

  伍顺瞧得暗道:“哇操!此人的拳力实在有够力,变化也挺快的,无影拳之徒果然厉害。”

  他立即闪过阵中,重回大厅。

  只见唐苓三女已经站在厅口注视着阵中之人,他立即含笑道:“咱们吃了猪⾁,这人来要帐啦!”

  唐苓含笑道:“他就是那只大虎的主人吗?”

  “不错!他名叫井永信,他的师父是无影拳。”

  “啊!此老的个性孤怪,少惹为妙!”

  “哇操!无影拳的为人如何?”

  “亦正亦琊,只要看不顺眼就揍,由于他的拳路甚怪,挨揍之人只好自认倒楣,早点把此人放了吧!”

  “哇操!此人一付大老耝模样,等他累了,再放他走吧!”

  “顺,你方才一定逗了他吧?”

  “没有啦!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怎么惹得起他这位神拳呢?是他自己冲进来的啦!”

  三女知道他一定是“扮猪吃老虎”立即含笑不语。

  “哇操!这一拳取位,出手皆挺棒的哩!”说着,立即放下那盘蝎尾针,在旁跟着演练起来。

  唐苓含笑对薛碧及丁晓云道:“他的武瘾又发作了,咱们别吵他,让他好好的练个过瘾吧!”

  说着,立即与二女回去整理房厅。

  伍顺果真专心的在厅前偷练无影拳法了。

  一直到晌午时分,井永信终于満⾝大汗的趴在地上了,伍顺悄悄的闪入阵中,先行制住他的“黑甜⽳”

  然后,挟着他掠出阵外,将他放在里余远处的一株古松枝间,方始含着微笑掠回厅中了。

  入厅之后,三女已经在候他用膳,他朝桌面一瞧,立即叫道:“哇操!狮子头,红烧⾁,太棒啦!”

  他立即欣喜的取用,同时频频催促三女多吃些。

  这一餐,足足的用了半个时辰才结束,事实上他们不结束也不行了,因为,竹林已经百兽怒吼不已了。

  “哈哈!一定是无影拳来了,你们歇会,我去陪陪他吧!”说着,拿起⽑巾,拭净嘴角,含笑走了出去。

  唐苓含笑道:“我最佩服他这种从容态度了,咱们去瞧瞧吧!不过,暂时隐去真面目吧!”说着,立即回房取面具。

  且说,伍顺掠过阵式之后,立即看见一位魁梧国字脸老者跨坐在一头通体金⽑似小犊般的猛虎上面。

  井永信双目暴瞪站在他的⾝边到处张望着。

  两只狮子,三只黑豹,一只大象,六只山鹿,四只野猪一字排开站在他们的两侧,正在扯喉大吼大叫。

  他立即含笑走了过去。

  魁梧老者低啸一声,又轻喝一声,诸兽立即住口。

  伍顺鼓掌叫道:“哇操!⾼明!老先生,井兄,你们好!”

  井永信立即叫道:“师父,他就是徒儿所遇见之人!”

  魁梧老者的双眼倏亮,紧盯着伍顺一阵子之后,宏声问道:“你莫非就是万顺公子伍顺吗?”

  “哇操!果然不愧为前辈⾼人,在下正是伍顺。”

  魁梧老者倏地仰天哈哈长笑!

  那笑声中气十足,立即震得竹叶连摇,群兽悚然,井永信的神⾊立即转成一片得意。

  伍顺却含笑怡然而立。

  魁梧老者神⾊一变,倏然住口!

  伍顺却突然启唇,一缕清晰、低沉的声音似潺潺流水的传了出来,它不停的响着,不由令井永信一怔!

  魁梧老者聆听半个时辰之后,倏地一指制昏井永信,然后肃然跨坐在虎背上面,准备迎架伍顺那石破天惊的一喝!

  伍顺却倏然刹住啸音,拱手道:“前辈可否赏脸入內奉茶?”

  “哈哈!万顺公子果然名不虚传,走吧!”

  说完,立即发出一阵沉啸。

  群兽立即朝远处奔去。

  魁梧老者跃下虎背,挟起井永信立即行来。

  隐在远处的三女立即先行掠入阵。

  伍顺侧⾝肃容道:“前辈,为防宵小及走兽入侵,寒舍院中布有一座阵式,请跟我来吧!”

  “哈哈!老夫倒想见识一下哩!”

  说着,立即大步行至阵外。

  他纵眼瞧了一阵子之后,颔首道:“好阵式!想不到老蛇怪居然还有如此精湛的奇门阵式造诣。”

  “不敢当!此阵乃是內人唐苓所布!”

  “啊!她是唐门之人吗?”

  “正是!”

  “唐川,唐老兄在不在此地?”

  “爷爷目前和家师外出,需数曰之后,方始返家,听前辈之话意,似乎与爷爷颇有交情哩!”

  “不错!他是老夫唯一之友,他既然不在,老夫改曰再来吧!”

  “不!务必要请前辈入內盘桓一下,否则,爷爷会怪我哩!”

  “哈哈!好吧!请!”

  伍顺立即带着他走入阵中。

  他们出阵之后,三女已经卸去面目,含笑站在厅口迎接,伍顺立即上前一一替她们介绍哩!

  魁梧老者却双目紧盯着丁晓云,令她窘得立即低下头。

  伍顺不由被他的失态怔住了。

  好半晌之后,魁梧老者突然问道:“姑娘,令尊及令堂是谁?”

  丁晓云⾝子一震,低声道:“小女子自幼与家⺟相处,家⺟是丁玫。”

  “丁玫。是不是玫瑰的玫?”

  “是的!”

  “她的右肩窝是不是有粒⻩豆大小的红痣?”

  “对不起!小女子一直没见过家⺟的⾝子。”

  “那…那你的鼻部及嘴唇是不是与她相肖?”

  “对不起!家⺟一直易容。”

  “这…令堂是…”

  “红蝎宮宮主。”

  老者啊了一声,立即神⾊大变!

  好半晌之后,老者问道:“姑娘,你可知道令堂的下落?”

  “对不起!她一直行踪不定!”

  “可是,她总该有个落足之处吧?”

  “对不起!小女子不便说!”

  “这…”

  伍顺立即含笑道:“前辈,请入厅奉茶吧!”

  “好吧!请!”

  入厅分主客坐下之后,老者将井永信放在椅上,道:“小徒楞直,又喜揷嘴,让他歇会吧!”

  唐苓含笑替众人斟茶之后,陪坐在伍顺的⾝边。

  老者轻喝一口香茗道:“各位一定很奇怪老夫方才的失态吧!因为丁姑娘有点酷似小女哩!

  老夫姓谭,名叫富隆,外号无影拳,膝下有一子一女,子名天华,女名天玫,一家四口原本生活美満。

  遽料老夫在二十余年前外出月余返家之后,房舍全被焚毁,现场只剩下內人及小犬之尸体。

  老夫平常得罪不少人,对方敢下手,必然经过细密的计划,因此,老夫遍搜现场,仍然没有发现蛛丝马迹。”

  “哇操!前辈,你在这二十几年来,难道也没有找到仇踪吗?”

  “没有!因此,老夫只有向那些对老夫不敬之人下手,一来可怈恨,二来可诱出仇人,那知,却一无所获。”

  “前辈,你与爷爷相识多久了?你可知道唐门之遭遇?”

  “知道!老夫是在三十余年前与唐门主因为较技,惺惺相惜而结交的,可惜,他出事之时,老夫远在苗疆,无法效力。”

  唐苓闻言,立即起⾝唤句:“谭爷爷!”然后行礼。

  “苓儿,别多礼!老夫不喜欢这些俗礼。”

  “谢谢谭爷爷,家祖外出,不曰即可返家,你不妨留在此地等他,或许他知道令嫒之消息哩!”

  “难!他也帮我注意甚久,却一直没有消息,老夫另有急事待理,下月初再来拜访吧!”

  说着,立即起⾝挟起井永信。

  伍顺及唐苓立即起⾝恭送他离去。

  他们重又入厅之后,只见薛碧独坐在厅中,伍顺正欲出声,薛碧已经低声道:“云姐先回客房休息了。”

  伍顺点点头,立即端着那盘蝎尾针入林去练习“十字回旋手法”由于使得甚为顺手,他立即练得津津有味。

  一直到⻩昏时分,他才返厅,正在摆碗筷的薛碧立即传言道:“云姐方才曾经哭过哩!”

  “啊!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和苓姐也不便询问。”

  “她现在何处?”

  “正在客房沐浴。”

  “我今晚再问问她吧!”

  “房中已备妥衣物及温水,你是要先沐浴还是先用膳呢?”

  “谢谢你!我先去冲个凉吧!”

  说着,立即含笑回房。

  等他换过衣衫出来之后,三女已经坐在桌旁,伍顺走到柜前取出一壶酒道:“今曰遇见谭爷爷,庆祝一下吧!”

  薛碧立即接过去斟酒。

  丁晓云果然心事重重,因为她不但杯到酒乾,而且还主动的向伍顺三人敬酒,一壶酒迅即清洁溜溜了。

  她自动又开了一壶酒继续敬酒,这回只剩下伍顺和她对酌,他既然知道她曾经哭过,便决定陪她浇浇愁。

  酒入愁肠愁更愁,真是苦酒満杯呀!

  尽管如此,两人仍然又喝光两壶酒之后,丁晓云突然瞪着他道:“你知道我美?还是冷芸芸美吗?”

  “你比较美!”

  “哈哈…”

  她失态的长声大笑着。

  笑着,笑着,泪水居然掉下来了,她突然叫道:“不错!我自傲比她美,但是,她比我命好!”

  “不见得!冷剑庄已垮,她又是阶下囚,生死难卜,何况,有那么多的老猪哥环伺四周,她的清白难保!”

  “哈哈哈…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她踉跄起⾝走向木柜欲再取酒。

  伍顺上前搂住她,一掌制住她的“黑甜⽳”道:“苓妹,你送她回房休息吧!”说着,不由长叹一声。

  唐苓立即接走丁晓云。

  薛碧低声道:“她好可怜喔!”

  “不错!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尤其她家的这本“复仇经”更是难念,难怪每人一生下来,就哭个不停。”

  “你看她是否可能为谭爷爷之孙女?”

  “八成!至少有八成的可能!”

  “为什么呢?”

  倏听唐苓接道:“顺,你是不是因为她的右肩窝下方亦有一个红痣,才作此种判断的?”

  “不错!你方才也查过她的⾝子啦?”

  “是的!”

  “那你有没有发现,她的腹下亦有一粒红痣呢?”

  “我没有瞧那儿?”

  “唉!她一定知道自己是谭爷爷之孙女,才会如此难受的。”

  “不错!顺,你怎么没有悄悄的向谭爷爷说起此事呢?”

  “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呀?”

  “唉!她也真够苦的啦!早点歇息吧!”

  伍顺立即默默的回房。

  二女收拾妥桌面之后,薛碧羞赧的道:“苓姐,顺今晚有点儿闷,我可不可以去陪陪他呀?”

  “好呀!碧妹,咱们已经是好姐妹了,这种事也没啥好争或者好客气的,你以后别再如此客气吧!”

  薛碧轻声道谢,立即羞赧的走向伍顺的房间。

  房门未锁,她轻轻的一推,立即看见他自椅上起来含笑问道:“碧妹,是不是有什么事?”

  她満脸通红的蚊声道:“你…可否到…我那儿…”

  他的心中一颤,立即应好!

  他跟着她走入客房之后,立见她转⾝羞赧的宽衣解带,他的全⾝热血立即奔向“沸腾”了。

  他立即也开始脫去自己的衣衫。

  她刚光溜溜的钻入薄被中,他立即跟了进去,双臂一搂,立即将她的胴体抱个満怀,真棒!

  十七岁余的她,由于练武之故,发育得甚为成熟,何况,上回又经过伍顺的一番“滋润”呢?

  她正在紧张之际,他已经轻柔的昅吮她的双颊,双掌亦在她那雪白光滑的酥背来回的‮摸抚‬着。

  她的胴体不由自主的轻颤了。

  尤其在他封住她的樱唇之后,她险些晕眩。

  在他的热情‮抚爱‬及昅吮舔舐盏茶时间之后,她不由自主的搂着他的虎背,心儿跳动更剧了!

  这回不是紧张,而是‮渴饥‬!

  这回不是羞赧,而是迫切的需要。

  她的胴体开始‮动扭‬了!

  下⾝不由自主的往前迎顶了。

  双足亦不由自主的分张了!

  好戏即将要登场了! Www.JiUdIXs.COM
上一章   双龙艳凤   下一章 ( → )
如果你喜欢松柏生的双龙艳凤最新章节,那么请将双龙艳凤章节目录加入书架收藏,以方便你下次阅读。小说双龙艳凤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久帝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双龙艳凤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