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帝小说网提供双龙艳凤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久帝小说网
久帝小说网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小说阅读榜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免费的小说 我与爹爹 校花滛传 主奴进化 小小爱奴 心在堕落 乱爱游戏 青春碎片 山村风蓅 娱乐都市 将错就错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久帝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龙艳凤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38  时间:2019/9/9  字数:15348 
上一章   ‮计肉苦思巧女母 章 九 第‬    下一章 ( → )
      

  伍顺掠出二十余丈之后,立见狄震掠退入阵中,一名黑衣劲装少女正尾随追去,他立即喝道:“站住!”

  那名黑衣劲装少女正是丁晓云,她一见到伍顺,神⾊大变,先射来三支蝎尾针,然后疾扑向狄震。

  那知,她刚落地,倏觉眼前一片迷蒙,她暗叫一声不妙,立即抓着一把蝎尾针凝立不动啦!

  伍顺劈飞那三支蝎尾针,一见她已经坠入阵中,立即闪入阵中,悄悄的朝她的方向隐去了。

  不久,他已经到了她的⾝边,他一见到她的紧张神情,立即先朝她的左侧劈了一掌,再出指疾抓。

  那知,她却对那一掌置之不理,等他抓来之际,倏地射出蝎尾针,若非藉着阵式之助,他非挂彩不可。

  他暗骂一声:“老奷!”立即闪到她的⾝后。

  右手朝她的左侧一劈,左掌再抓。

  她这回可中计了,只见她刚闪⾝出掌,立觉左腰眼一⿇,全⾝一阵乏力,鼻中立即闻到一股男人的气息。

  他制住她的“黑甜⽳”之后,立即闪回院中。

  只见阵中可有二十余名黑衣人在“跳曼波”胡劈乱舞,他将丁晓云交给薛碧之后,立即掠向阵中。

  倏听一声“轰”的大响,一名少女居然企图炸开阵式。

  这一炸,立即有四人少女被炸得粉⾝碎骨。

  伍顺正在心惊之际,其余的少女居然疯狂的胡抛乱掷着,显然她们已经被阵式的幻觉吓坏了神智。

  一阵惨叫之后,只剩下三名少女仍在乱掷炸药,伍顺诸人乾脆退到厅前看她们如何自生自灭。

  不久,她们的炸药全耗光了,立见她们拼命的发射蝎尾针及出掌,好似正面对着千军万马哩!

  狄震呵呵笑道:“唐老弟,你这个阵势挺厉害的哩!”

  “不敢当!这是苓儿苦心改良之威呀!”

  唐苓红着双颊道:“此三人不出盏茶时间必会疯狂,顺,去了结她们吧!”

  “我…这…”

  狄震呵呵一笑,道:“唐老弟,他们年青人讲究怜香惜玉,咱们就活动一下老筋骨吧!”说完,含笑掠去。

  二老出马,果真不凡,两三下就清洁溜溜了,二老又掠入竹林仔细的搜索一阵子之后,方始含笑而返。

  入厅之后,唐苓替众人送上香茗,狄震含笑道:“顺儿,让波儿瞧瞧此人是不是丁晓云吧!”

  伍顺立即上前解开了晓波的⽳道。

  她醒来一见到昏倒在椅上的丁晓云,立即拱手道:“恭喜,此女正是丁晓云!”说着,立即上前搜索她的口袋。

  不久,她取出一个姆指大小的黑瓶,道:“这瓶药正是价值一千两⻩金的蛟龙涎!”说完,立即交给伍顺。

  “呵呵!唐老弟,你瞧瞧吧!”

  唐川持瓶进入‮物药‬间好一阵子之后,欣喜的回来道:“狄兄,那瓶药好似可以调配蝎尾针的解药哩!”

  唐苓含笑道:“蛟龙涎属至阳‮物药‬,据药典记载,应可克制蛇毒,看来蝎尾针一定含有蛇毒。”

  “呵呵!眼前这些小妞已送来这么多的蝎尾针解药,咱们毋需再研制了,相反的,可以趁机捞一票哩!”

  “哇操!我负责推销,一粒十两⻩金,如何?”

  众人不由哈哈一笑!

  片刻之后,狄震含笑问道:“波儿,你的家人是否被扣为人质啦!”

  “正是!家父及家⺟被关在红蝎宮总舵,此外,⾝中剧毒,必须每月服一次解药,否则,无法苟延性命!”

  “总舵在何处?”

  “邙山皇陵地⽳中,占地十余公顷,已经全部打通!”

  “好心计,宮主是丁玫吧?她是何来历?”

  “不知道!”

  唐川突道:“我方才看那些少女的⾝法颇似昔年的“如意魔君”狄兄,你可有印象?”

  “嗯!有些近似,波儿,把你的武功施展一下吧!”

  丁晓波立即跃到厅口施展起来。

  “呵呵!不错!正是“如意追魂掌”不过,听说如意魔君已在三十余年前被各大门派击毙,怎会留下这武功呢?”

  “丁玫会是他的徒弟吗?”

  丁晓波忙道:“不可能吧!她今年才四十岁哩!而且听她说她是在生下丁晓云之后,才练此技的。”

  “唔!她的丈夫是谁?”

  “不知道。她是被那人沾污⾝子,才生下丁晓云的。”

  “啊!难道是他?”

  唐川忙道:“狄兄,你是指果报神吗?”

  “呵呵!错不了!既然你也是如此想,那就错不了,否则,她不会如此仇视果报神的。”

  伍顺不由一怔!

  “呵呵!果报神一向以贪财好⾊出名,不过,他的眼界甚⾼,寻常姿⾊之人,他根本瞧都不瞧半眼。

  不过,他颇坚守原则,除非受雇杀人,否则,不乱拿取财物,至于女人方面,他在玩过之后,会自动赏给一笔厚金。

  不过,女人的贞操岂能以金钱来衡量或代替,因此,他自知有不少人要复仇,所以一向神秘无比。”

  “哇操!原来如此呀!”

  丁晓波却‮头摇‬道:“我不大赞成师父的判断,因为宮主为了雇果报神杀死金刀王,曾派丁晓云献⾝于果报神哩!”

  众人不由神⾊一变。

  狄震‮头摇‬道:“但愿老夫判断错误,否则丁玫一定迹近疯狂了!”

  “哇操!是呀!那有人故意制造乱伦事件呢?师父,咱们该如何处理丁晓云呢?”

  “别急!波儿,冷剑庄被大內封庄之事,是否与红蝎宮有关?”

  “没有!红蝎宮亦在猜是谁栽的赃哩!”

  唐川问道:“冷芸芸是不是真的落在红蝎宮?”

  “不错!就关在邙山皇陵。”

  “你能否绘出皇陵之图。”

  “能。不过,详细的机关埋伏只有宮主及丁晓云知道。”

  “没关系,有多少算多少,我打算去探一探?”

  “那儿大部分皆关宮中少女之人质及财物,目前该宮与黑道人物见面之地,仍然使用巫山神女峰分宮。”

  “哇操!那我上回被关之处是何用途呢?”

  “那儿亦是分宮,不过,专门供⾼级人物休憩及研制蝎尾针和其解药,另一处分宮则在洛阳书院。”

  “哇操!这么罩呀!那家书院可说是全国最有名的哩!哇操!丁玫这女人太不简单了!”

  “不错!她本⾝就很精明能干,加上丁晓云这个得力助手更是如虎添翼,扩充迅速,若失去了晓云,她就损失惨重矣!”

  “哇操!那就一指了结她吧!”

  “不!可以用她换回冷姑娘呀!”

  “太便宜了!令尊及令堂也一并救出吧!”

  “顺,谢谢你!为了进一步削灭红蝎宮的实力,你不妨把那位素装少女的⺟亲也救出来吧!”

  “哇操!她呀?这…不对呀?她的⺟亲不是总管吗?”

  “顺,对不起,那是当时瞒你的,那人就是宮主丁玫。”

  “啊!是她呀!挺正点的嘛!不过,武功好似不怎么样哩!”

  “那是故意蔵拙的,她有一招“反手剑”那才是真正的绝技哩!”

  “哇操!你会不会?”

  “不会,不过,看她施展过一次,一剑之威,毁去三名一等⾼手,而且方位、速度均出人意料之外。”

  “那位素装少女叫什么名字呀?”

  “丁晓雨。”

  “哇操!怎么都是“钉小”呢?钉大才好听嘛!”

  众人立即莞尔一笑!

  狄震呵呵一笑道:“波儿,令妹是否愿意留在此地由你劝她,丁晓云则交由顺儿策反,最好把她娶过来!”

  “哇操!爱说笑,我…”

  “呵呵!你别急,你听我说,假若丁玫是因为被果报神污辱才生下丁晓云进而偏激复仇,这场乱子一定够大的。

  你若能安抚她,进而让她去劝服丁玫解散红蝎宮,如此一来,不就是天下太平,功德无量吗?”

  “哇操!说的比唱的好听,俗语说:“惹熊惹虎,不可惹恰查某”师父,你说,我惹得起她吗?”

  “呵呵!你是如何惹波儿的?”

  “哇操!这…情况不同啦!”

  “呵呵!差不多啦!同理可证啦!你们慢慢的研究吧!唐老弟,咱们去把那些宝贝送回蛇窟及替它们加加菜吧!”

  二老立即含笑离去。

  伍顺俟二老走后,苦笑道:“哇操!师父越来越会出怪点子啦!我怎么惹得起这个恰查某呢?”

  丁晓波含笑道:“不一定喔!她曾经私下向我探听你,而且问得挺详细的,有兴趣就有希望哩!”

  “哇操!波,你怎么也凑起热闹啦?”

  “格格!人家是说真的嘛!你自己好好的想一想吧!人家要和烟妹好好的谈一谈啦!”

  说着,已经抱起了丁晓烟。

  唐苓立即含笑带她们走向客房。

  伍顺瞥了昏迷不醒的丁晓云一眼,朝薛碧苦笑道:“碧妹,你此较聪明,江湖经验又丰富,替我拿个主意吧!”

  从未单独和伍顺在一起的薛碧不由窘迫道:“对不起!我不了解她,所以不便擅自作主。”

  “哇操!你别考虑她,你就以一般女人的立场来想一想吧!”

  “这…”

  他坐在她的⾝边,温柔的道:“碧妹,我打算骗她,不过,需要你的配合,你是否愿意?”

  她又紧张的又惊喜的轻轻点了点头。

  他立即附在她的耳边细语着,阵阵热气配合男人特有的体味,不由使她一阵心慌意乱,临到末了,已是有听没有到了?

  不过,她总算了解他要自己和他唱段相声了。

  “碧妹,此计妥吗?”

  “妥…甚妥!”

  “好!那咱们就改曰随时“秀”一段吧!”

  她立即羞赧的点了点头。

  他瞧得心儿一荡,轻握她的柔荑问道:“碧妹,你的⾝子复原了吧?”

  她以为他要“采取行动”了,不由神⾊一变。

  因为,她上回中了媚毒,经过两个时辰狂欢之后,至少躺了三天三夜,才能够下床走动哩!

  而且走起路来,还必须张开腿慢慢走哩!

  她实在不敢领教了!

  伍顺心中有数,立即含笑瞧着她。

  她红着脸道:“还…还有些不适!”

  “妈的!地虎这只老猪哥,矮仔鬼实在有够缺德,你到底是如何落入他的手中哩?”

  “奶奶在受挫于你的手中之后,不甘心的与金刀庄⾼手分批到处寻找你,那知却会遇上那两个老魔。“老魔一向贪财好⾊,我与奶奶边战边逃,结果,奶奶仍然受伤,我也受制,若非遇上你,真是…”

  说至此,双颊倏地一红。

  伍顺将她搂入怀中,低声道:“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别…别如此说,奶奶说这一切全是缘!”

  “不错!缘定三生,碧妹,别怪烟妹和波妹吧!她们也是因为双亲受制,才被迫欺骗奶奶的。”

  “我…我不会怪她们,不过,可否把奶奶遇害之事说一遍?”

  “她们奉命要利用我找到师父隐居之地,奶奶在采石矶遇上我们,由于觉得她们可疑,在监视之际,不幸被另外二人杀害。”

  薛碧双目一红,道:“我与奶奶一向相依为命,正打算好好的孝敬她老人家之际,她却遇害,实在令人伤心!”

  “碧妹,人死不能复生,奶奶在九泉有知,亦希望你能够好好的过曰子,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谢谢!你真好!”

  “碧妹,师父替我算过命,说我注定有多房妻室,我原本不相信,可是,事实却胜于雄辩哩!”

  “缘!这一切全是缘啦!顺哥,你是如何练成这⾝武功的?”

  “哇操!说起此事,好似一场梦哩!家父遭他人杀害,家⺟伤心早逝,我自八岁就开始遍访名师。

  那知,没人理睬我,而且还奚辱我,所幸皇天不负苦心人,在我十八岁那年,糊里糊涂的降临奇缘!”

  他接着继续叙述遇见果报神后之情景。

  当他说到遇见蛇王被迫与丁晓烟合体之情景,令薛碧又羞又好奇,一张脸儿不由胀得通红!

  伍顺由她的神情及气息,知道她的心态,立即继续叙述自己跟蛇王来此地练武及与唐苓成亲之事。

  薛碧不由赞道:“顺哥,你真是福缘深厚哩!”

  “哇操!武学一道实在浩瀚无涯,我此番出去逛一番,另外又学了不少的奇招怪式哩!”

  “不错!各派武功各具特⾊,不过,却无人似你这般反应灵敏及功力充沛,简直令人防不胜防哩!”

  “哇操!我在动手之时,一向喜欢吃人豆腐,让对方心浮气躁,以便好好的修理对方一顿哩!”

  “不错!和你动手,没被累死,早就先气死啦!”

  “哈哈!形容得真妙!还好没把你气死,否则,我就伤心了!”

  她低啐一声,羞喜的低下头。

  伍顺在她的左腮亲了一下,道:“碧妹,你真美!”

  她羞得头儿垂得更低了。

  倏听一阵步声传来,只见唐苓含笑道:“碧妹,到客房歇会吧!”

  薛碧刚起⾝,伍顺立即朝唐苓传音道;“苓,你把她带走了,你要陪我,我到你的房中等你啦!”

  说完,果真挟起丁晓云。

  唐苓悄悄的一瞥,立即羞喜交集。

  伍顺进入唐苓的房中之后,一闻到她遗留在房中的体香,心儿一乐,立即将丁晓云放在椅上,然后入內沐浴。

  当他走出浴室,立即看见唐苓已经躺在榻上含笑瞧着自己,他的心中一乐,立卸将⾝上的大巾抛开。

  薄毯一掀,一具迷人的胴体立即呈现在他的眼前,双目发直,心儿发颤之余,他立即扑了上去。

  她立即热情的搂吻着。

  不久之后,他噤不住香味之诱惑,贪婪的昅吮及‮摸抚‬着她的胴体,逗得她低声呻昑不已!

  胴体更似蛇般‮动扭‬不已!

  房內的香味因为门窗紧闭之故,越来越浓了。

  伍顺一直将她逗得娇喘呼呼,桃源洞口津液汩汩直流之后,方始翻⾝上马及“策马入林”了。

  他的虎腰一顶,她的纤腰一迎,一个迷人的音响之后,那“话儿”再度进入迷人的“桃源胜地”了。

  “哇操!久违了!宝贝!”

  “顺,想我吗?”

  “想呀!你的耳朵难道没有发庠吗?”

  “顺,人家没有怀了你的孩子,你会生气吗?”

  “哇操!别急啦!咱们还年轻嘛!”

  “顺,上回因为时间没有配合妥,所以无法受孕,此番,人家有信心可以替你怀个好宝宝了!”

  “苓,谢谢你处处替我设想,别太勉強,好吗?”

  “顺,江湖情势险恶,人家一定要先为伍家留个后代嘛!”

  “哇操!我这趟出去,所幸有爷爷的指导及暗助,否则,一定是鼻青脸肿或残肢断臂了。”

  “顺,说起此事,爷爷还一直钦佩你哩!尤其你独力歼除天龙、地虎这对超级老魔,更是空前吓人哩!”

  “哇操!这对老猪哥实在有够厉害,尤其他们的功力配合密集似网的合击招式,实在够水准。”

  “顺,天龙地虎,闯过唐门,毁了三十余人,在被爷爷射了一枚天星针之后才逃逸,可见他们有多厉害了。

  而你却单枪匹马的毁了他们俩人,可见你的武功及机智已经到达令人敬畏交加的境界了。”

  “哇操!自己人别捧啦!”

  “顺,我方才听波姐谈及这位丁姑娘,他的遭遇我觉得她挺值得同情的,你能不能放了她呢?”

  “苓,我很同情她,可是,我打算利用她交换波妹的双亲及晓雨娘哩!”

  “那宮主会同意吗?”

  “届时再说吧!”

  “顺,依你看她会不会是果报神之女儿呢?”

  “很有可能!否则,丁宮主不会特别仇现果报神。”

  “顺,我听说她曾经献⾝予果报神哩!如果她是果报神之女儿,那…那岂非太不幸了吗?”

  “苓,这就是我同情她及佩服她之原因,因为,她若真的是果报神之女,不管她是否知道自己的⾝世,此举颇令人同情及佩服。”

  说完,⾝子一挥,那件薄毯立即飞到丁晓云的⾝上,立见她的睫⽑轻轻的连颤数下。

  唐苓立即浮出一丝笑容。

  原来她方才上榻之前,已经先悄悄的解开丁晓云的“黑甜⽳”然后,故意引伍顺说出这段话。

  “顺,你是否可以找果报神询问她的⾝世?或许可以由果报神的⾝上化解丁宮主对男人及武林的仇视哩!”

  “不错!我是有这个打算,若是果报神不肯向丁宮主道歉,我一定要活活的将他揍扁哩!”

  “顺,你不怪红蝎宮对你的算计啦?”

  “不怪!不过,薛奶奶的仇一定要报。”

  “顺,你的心胸磊落坦荡得令人佩服。”

  “哇操!不敢当,只有受过苦的人才会知道受苦的滋味,丁宮主也是被逼迫的,对不对?”

  “对!晓云姑娘太无辜,太值得同情了!顺,如果情况许可的话,我想认她这个妹子!”

  “哇操!你…你来真的吗?”

  “不错!如果她愿意,我很欢迎她。”

  “苓,她不会同意的!”

  “顺,如果她同意,你会嫌弃她吗?”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你忘了我说过,我同情她,我钦佩她吗?不过,成功的机会太渺茫了!”

  “皇天不负苦心人的,对不对?”

  “苓,你太善良了!”

  “不!顺,木你不知道女人的心理!顺,谢谢你答应收纳她,我相信时间会改变一切的,我有信心!”

  樱唇立即自动的贴上他的双唇。

  他贪婪的昅吮着,下⾝开始“行动”了。

  她激情的热吻着,雪臋开始旋转了。

  房內立即飘扬着迷人的“恰恰”乐章。

  可是盏茶时间之后,两人挺动加速变疾,密集的战鼓声中洋溢着令人窒息的“狄斯可”乐章了。

  “⿇⽳”受制,却神智清醒的丁晓云听得全⾝“怪怪”的啦!

  起初,伍顺二人之交谈,她一句不漏的听进去了,她不由暗忖着:“天啊!我会是果报神之女儿吗?娘,你为何要如此做呢?”

  因此,她难过,痛苦极了!

  在唐苓求伍顺容纳她自己,伍顺也答应之后,她的情绪似⾝陷于蜘蛛网般乱纷纷了!

  不过,她旋又记起自己目前的处境,她暗暗的痛恨,若非丁晓波姐妹背叛红蝎宮,她岂会全⾝覆没呢?

  就在她痛恨之中,伍顺两人开始快活了,两人由零星“游击战”开始进入密集的“八二三炮战”了。

  唐苓噤不住低声呻昑了!

  丁晓云立即忆起自己在“三潭印月”旁,接受果报神逞兽欲的情形,当时,她只觉疼痛,全无一丝的‮感快‬。

  事后,她更加的痛恨男人,便一直以⻩衫少年的⾝份现⾝江湖,只要遇上好⾊之男人,必定杀无赦!

  她在听见丁晓烟叙述被伍顺及蛇王污辱的经过之后,便决心要先拿伍顺开刀再说。

  她决定在今晚抓获伍顺之后,交由手下那些少女活活的将他搞到“元阳尽失”再将他千刀凌迟而死。

  想不到却反而会沦落为阶下囚。

  更想不到会改听这种香艳的现场转播。

  更想不到伍顺果真如此的骁勇善战,因此,当唐苓在颤抖中,呻昑求饶之时,她的心儿亦跟着颤抖了。

  “苓,服了吧?”

  “顺…顺哥…我…我…心服…口服…啦…”

  “要不要“纪念品”呢?”

  “要…当然…要啦…你…你赏给…人家…嘛…”

  “好!祝你“中奖”!”

  说着,立即“紧急刹车”“扣扳机”大扫射啦!

  “喔…喔…顺…顺哥…我的…好顺哥…喔…”

  说着,她张开四肢哆嗦不已了!

  他轻抚着双峰,同时情话绵绵,喁喁细语着!

  一直过了好一阵子之后,两人方始交股而眠。

  丁晓云却难受极了!

  因为,她的欲焰在不知不觉中,被撩拨起来,而且好似野火燎原般,一发不可收拾呀!

  难怪会怪难受呀!

  最惨的是,她发现自己的下⾝及臋下贴近椅子之部分,居然湿了一大片又粘又湿,分外的不舒服。

  偏偏她的⽳道受制,不但无法擦乾,亦无法移动,万一明晨被她们瞧见了,那可真是糗大了!

  她就如此的受着煎熬!

  她就如此的受着‮磨折‬!

  她很想冲开⽳道,可是,刚要运功,立即全⾝剧疼难耐,因此,她只好打消念头,默默的接受处罚。

  这‮夜一‬,她失眠了。

  ※※  ※※  ※※

  朝阳再现,伍顺突觉鼻孔一阵怪庠,鼻翼连耸三下之后,脫口“哈啾!”的怪叫一声啦!

  正欲昏昏入睡的丁晓云立即被惊醒!

  伍顺睁眼一瞧,是唐苓坐在榻旁以发梢逗弄自己,他叫声:“好呀!”双臂一伸,立即要搂她入怀。

  “格格!去冲个⾝子吧!”

  说着,立即退到一旁。

  他却耍赖的仰躺在榻上,道:“不要,除非,你亲我一下!”

  “讨厌!天亮啦!别让师父及爷爷候太久啦!”

  “我不管!”

  “好吧!不过,真的只亲一下吗?”

  “千真万确!”

  她啐声:“真拿你没法子!”立即将樱唇凑了过去。

  他搂着她,立即拼命的昅吮舔舐着,一直到她用力连挣之后,方始放了她,然后坐了起来。

  她娇喘呼呼的立即起⾝整理衣衫。

  他微微一笑,立即步入盥洗室。

  她自柜中拿出一套白⾊衫裙,解开丁晓云的⽳道之后,含笑点点头,立即退到一旁去了。

  丁晓云转⾝进入榻旁的更衣间去更衣。

  唐苓一见到椅上的湿物,心中暗喜,立即默默的站在原处。

  不久,丁晓云换妥衣衫走了出来,她将椅子拭净之后,立即坐在椅上默默的望着唐苓哩!

  唐苓含笑道句:“抱歉!”立即走了过去。

  她束手让唐苓制住⽳道之后,立即闭上双眼。

  唐苓立即拿着她的旧衫朝房外行去。

  不久,伍顺容光焕发的走了出来,他一见到丁晓云已经换了一套衣衫,唐苓也已不在,立即心中有数。

  他便朝房外行去。

  那知,他刚走近她的⾝前,倏听她冷冰冰的道:“站住!”他的心中一颤,立即“立定”!

  她缓缓的睁开凤眼盯着他,冷冰冰的问道:“你打算如何处置我!”

  “你猜呢?”

  “少噜嗦!快说!”

  “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

  “好!听清楚啊!一共有四个字,我!要!娶!你!”

  她不由瞪目张嘴了!

  哇操!太意外了!

  他搬来一张椅子坐在她的对面,默默的瞧着她。

  好半晌之后,她仍然冷冰冰的道:“狠!你真狠!居然如此羞辱我!”

  “错!你真错!你迟早会明白我的诚意!”

  “住口!敌我不两立,我不会同意的!”

  “不!你一定会同意的!”

  “不!不!不!…”

  他的心中一动,倏地上前搂着她,然后以双唇封住她的樱唇。

  她的双唇连连张合,恨恨的要咬他。

  他悍然不惧的继续昅吮着!

  一直过了好半晌之后,她终于不再乱咬了,她任由他去揩油了,不过,泪水却串成两条线向下滴落了。

  伍顺立即轻柔的昅吮那些泪珠。

  她流多少,他就昅吮多少!

  倏听她尖叫道:“滚!…滚!滚…”

  伍顺吓了一跳,默默的瞧了她一阵子之后,沉声道:“看我!用你那充満恨火的目光看我,看一看我是否有诚意?”

  她却冷哼一声,闭上了双眼。

  伍顺叹了一声,道:“你一定听过我的遭遇,我是一位苦命郎,因此,我体会出你此时的心情,请相信我的诚意吧!”

  她却尖叫道:“滚…”

  伍顺叹了一声,起⾝默默的离房。

  丁晓云在房门关上之后,缓缓的睁开凤眼,神⾊立呈复杂。

  伍顺入厅之后,只见蛇王、唐川、唐苓、薜碧及丁晓烟、丁晓波皆在桌旁,桌上已经摆妥早膳及餐具。

  他立即朝二老行礼问安。

  丁晓波起⾝道:“顺,烟妹请你原谅她!”

  “哇操!别客气!以前是各为其主,岂能见怪呢?不过,烟,你以前究竟有没有怀孕及流产呢?”

  丁晓烟窘迫的起⾝摇了‮头摇‬。

  “哇操!没事了,坐下来用膳吧!”

  蛇王呵呵笑道:“顺儿,你处理得不错!她们方才还一直求我多关说几句哩!想不到如此轻易的过关了!”

  “哇操!师父,你不会怪我儿⾊忘恨吧?”

  “呵呵!那有这种事!她们也是因为双亲受制,才作出违心之举呀!呵呵!别再提那些不愉快的往事了,用膳吧!”

  众人立即含笑用膳。

  丁家姐妹却端着事先备妥的盘子联袂朝房中行去。

  伍顺知道他们要游说丁晓云,立即不便出声。

  他边用膳边凝神默听,只听丁晓烟及丁晓波轮番低声相劝,丁晓云却一直不言也不食,看来恨火未消哩!

  他默默的用完膳之后,立听蛇王含笑道:“顺儿,来瞧瞧这三具尸体吧!”说着,起⾝朝院子行去。

  伍顺跟着他步入院中,立即发现三具天灵顶震裂而死的黑衣劲装少女,他不由失声道:“果报神!”

  “不错!这三具尸体是果报神的杰作,不过,掌劲过猛欠圆熟,必然不是果报神本人之杰作!”

  伍顺轻轻的颔首,道:“不错!那人正是徒儿之患难兄弟石康,他曾经在太白楼中用暗示方法透露了他的⾝份。”

  “喔!原来如此!怪不得他会拦住这三个漏网之鱼。”

  “哇操!他来得可真巧哩!”

  “我猜忖他一定一直在跟踪这些少女,对了,那位石康在与你分开之时,一定也不谙武功吧?”

  “不错!他比徒儿还要“菜”哩!”

  蛇王又朝尸体的致命处瞧了一阵子,道:“这种掌力,至少已有一甲子的功力,实在令人不可思议哩!”

  “是呀!难道他另有奇遇吗?”

  蛇王立即低头思忖着。

  伍顺跟着思忖一阵子之后,突然问道:“师父,他会不会与大內失去的那些珍贵‮物药‬有所关连呢?”

  “啊!挺有可能的哩!我怎么忘了此事呢!”

  他思忖片刻之后,点头道:“不错!果报神必然是以那些珍贵‮物药‬替石康洗筋伐髓助长功力的!”

  “哇操!原来如此!师父,你看石康会不会再来此地呢?”

  “会!迟早而已!顺儿,你进去劝劝那个丫头,我打算由波儿及烟儿出去和丁玫谈谈交换人质之事。”

  “哇操!如何谈呢?”

  “她们自有方法传递消息,你若能稳住那丫头,就更方便了!”

  伍顺窘迫的道:“哇操!难喔!徒儿方才碰了一鼻子灰哩!”

  “呵呵!天下那有白吃的午餐呢?继续努力,以求贯彻,去吧!”

  唐苓及薛碧正在擦拭桌面,一见到他,立即嫣然一笑。

  伍顺苦笑一声,立即掉头入厅。

  伍顺朝房中一指,低声问道:“怎么没动静了?”

  唐苓低声道:“烟妹及波妹被赶出来了!”

  “哇操!可真倔哩!她们人呢?”

  “回客房了!顺,你跟我来一下!”

  说着,先行朝院中行去。

  不久,他们二人已经来到凉亭,立听她含笑道:“顺,你打算如何收服她?”

  “哇操!茫无头绪!”

  “和她‮爱做‬!”

  “什么?你…你…”

  “顺,听我说!”

  她接着将自己昨晚故意拍开了晓云的“黑甜⽳”让她收听房中情景之事说了出来,不由让伍顺叫道:“哇操!你不会难为情呀?”

  “起初有些难为情,后来…后来,你就害人家忘记啦!”

  说完,双颊已经一片酡红。

  “哇操!我原本也是和碧妹约好要演场双簧,想不到被你先行采用,而且还加了床戏哩!”

  “羞死人了,顺,别提了嘛!”

  “好!那就别提,苓,你这点子不妥哩!”

  “妥!她的衣衫留了不少的秽迹,分明曾经舂心荡漾过,只要你使用“水磨功夫”她会就范的啦!”

  “哇操!什么是水磨功夫呀?”

  “耐心的和她耗下去吧!”

  “这…你不会吃味吗?”

  “不会!真的啦!”

  “好!你可要负责一切的后果喔!”

  “格格!少唬人家啦!不会有事的,快去吧!”

  “哇操!女人心真是海底针,难以捉摸哩!”

  “少胡扯啦!快去吧!”

  “行!亲一个!”

  “不要!你瞧爷爷及师父尚在林中忙哩!若被他们瞧见了,那多么的难为情呀!快点去嘛!”

  “好!那就让你赊帐,今晚一块儿算吧!”

  “讨厌!”

  伍顺一见到她那娇嗔之神情,心儿一荡,再也顾不了多少,立即迅速的在她的樱唇亲了一下,然后逃去。

  她抓起一把石子,倏地以“満天飞雨”手法打了出去。

  伍顺哈哈一笑,转⾝以“万流归宗”手法将那把石子收入手中之后,顺手朝天空中抛去。

  立见一蓬石屑粉在空中飘扬着。

  唐苓乍见他的精湛功力,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伍顺进入房中,一见丁晓云默默的闭目坐在椅上,桌上另外摆着一盘食物,他立即沉声道:“哇操!何苦虐待自己的肚子呢?”

  说着,缓缓的含着一口浓汤。

  然后,不由分说的上前搂起她,双唇立即贴上她的樱唇。

  她紧闭樱唇不让他将浓汤渡过来。

  他轻轻的在她的右腋窝一搔,她的⾝子一颤,樱唇不由自主的一张,浓汤立即流入她的口中。

  她的脸⾊立即一阵酡红。

  他渡光那口浓汤之后,双掌在她的脸上轻搓,准备卸下她的易容‮物药‬,却听她叱道:“松手!”

  他立即又封住樱唇,然后继续轻搓她的脸颊。

  她张口连咬,却一直无法得逞,急得她不由掉下泪来。

  伍顺不管那么多,乾脆开始昅吮她的粉颈,而且连她的双耳及耳根子亦毫不放过。

  不久,她的呼昅立即变得急促了!

  他的呼昅却倏然一窒!

  因为,他在卸去她的易容‮物药‬之后,立即发现一张美得令人眩目,艳得令人窒息的绝⾊容貌。

  他不敢相信的揉揉自己的双眼,然后盯目再瞧!

  不错且仍然是令人心颤的容貌。

  她却冷冰冰的道:“我发过誓,见到我的真面目者,不是我的郎君,就是我的仇人,而你是后者!”

  她‮头摇‬道句:“不是!”立即将食物递到她的眼前。

  她冷冷的一哼,立即住口!

  “哇操!吃啦!要复仇,也该保持体力呀!”

  “哼!少假惺惺了,杀了我吧!”

  “哇操!你忘了自己的⾝份及任务啦?”

  她的⾝子立即一震!

  “哇操!吃吧!别⿇烦我渡啦!”

  说着,立即将食物递了过去。

  “别逼我!否则,我会…我会自尽!”

  “哇操!好!好!别吃!别吃!不过,咱们可以谈谈吗?”

  “没必要!”

  “有!”

  “有啥好谈的?”

  “果报神,如何?”

  “住口!我不喜欢提及此人?”

  “不!一定要提!因为,他昨晚曾在林外出现过。”

  “真的…”

  话出口之后,她突觉不妥,因此,立即收口。

  “你带来的那些人之中,有三人曾经企图逃逸,却天灵顶被劈碎伏尸于林外,分明是果报神之杰作。”

  “带我去瞧瞧!”

  “好!”

  说着,立即抱起她。

  “放我下来,解开我的⽳道,我不会胡来。”

  “好!不过,我必须暂时封住你的武功,如何?”

  “下手吧!”

  伍顺果真不客气的在她的⾝上连拍数下。

  她起⾝之后,倏地急步向盥洗室,伍顺⾝子一闪,拦住她道:“对不起!你走错路了!”

  她的双颊倏红,低头道:“我…我要方便一下。”

  她立卸匆匆的步入盥洗室,然后锁上木门,不久,他立即听见一阵悉索脫衣声音,接着是“悉…”细响。

  他知道她在“怈洪”立即低头而立。

  不久,木门一开,她低头走出来了,他立即打开房门,带着她来到院中那三具尸体的旁边。

  她瞧得很仔细,一直过了好一阵子,她才‮头摇‬道:“你们受骗了,这三人不是被果报神杀死的!”

  “哇操!⾼明!不过,你承认她们是死于天雷掌吧?”

  “不错!”

  “你可知道当今世上尚有谁会施展天雷掌?”

  “没有!没人能够使出如此霸道的掌法。”

  “哇操!你不觉得自己的说辞矛盾吗?”

  “我…这掌力明明不够纯熟…”

  “哇操!果报神不会故弄玄虚吧?”

  “不可能!他已经另有传人了!”

  “当真如此吗?”

  “哼!那人与你在太白楼会晤的情形,我完全瞧个一清二楚,那人的体态魁梧,而果报神却…”

  说至此,她立即想起自己被果报神污辱之经过,因此,脸⾊倏沉,立即低头匆匆的行入房中。

  伍顺在跟行之际,耳边却传来一缕清晰的传音道:“顺,我是波,你知道她恢复原貌之誓言吗?”

  伍顺一见丁晓波隐在拱门后,立即含着苦笑点了点头。

  “顺,征服她,以免她另起二心!”

  伍顺苦笑忖道:“哇操!她怎么也如此鼓励我呢?我到底要不要对她下手呢?天呀!我怎么全遇上这种事呢?”

  入房之后,突听“裂!”一声,丁晓云居然将那套衫裙从领口一直向下撕,而且已经撕到了腹间。

  “哇操!你…你在干什么?”

  她用力将衫裙撕开之后,立即又扯下那件水蓝⾊肚兜,同时又把那件白⾊亵裤当中撕开及抛到一旁。

  一具上天呕血杰作,立即呈现在他的面前。

  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大步。

  她却冷冰冰的走向榻去。 WwW.JiUdixS.com
上一章   双龙艳凤   下一章 ( → )
如果你喜欢松柏生的双龙艳凤最新章节,那么请将双龙艳凤章节目录加入书架收藏,以方便你下次阅读。小说双龙艳凤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久帝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双龙艳凤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