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帝小说网提供双龙艳凤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久帝小说网
久帝小说网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小说阅读榜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免费的小说 我与爹爹 校花滛传 主奴进化 小小爱奴 心在堕落 乱爱游戏 青春碎片 山村风蓅 娱乐都市 将错就错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久帝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龙艳凤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38  时间:2019/9/9  字数:17452 
上一章   ‮浅不福艳真操哇 章 六 第‬    下一章 ( → )
    伍顺神清气朗的醒转之后,立即闻到一阵烤⾁香味,他睁眼一瞧,便看见丁晓波将一只烤兔递了过来。

  他缓缓的接过烤兔,道:“姑娘,妳可否让在下瞧瞧妳的…”

  她羞赧的低头,蚊声问道:“有此必要吗?”

  “在下思念令妹,因此才冒昧请求!”

  她暗责自己会错意,不过,却替妹妹暗慰,因此,她立即转⾝缓缓的卸下一张精细的薄皮面具。

  文士巾一卸,秀发深垂,她缓缓的转⾝之后,他乍见她的面孔,倏地上前搂住她唤道:“烟!”

  说着,立即封住她的樱唇。

  她的全⾝一震,立即任由他昅吮。

  倏听庙前传来一声冷哼,丁晓波悚然推开伍顺,回头一瞧,立即发现一位⻩衫少年寒脸相视。

  她立即神⾊大骇的低头行出。

  伍崸被她推开之后,立即发现自己的失态,他一见到丁晓波的神情,心儿一震,遂朝殿外之人瞧去。

  那人一⾝⻩绒长衫,头戴鹅⻩文士巾,⾝材不⾼,却甚为潇洒,尤其那对明如秋水的眸子,不知要勾走多少少女的魂儿?

  他正是那位自称为马道明,糊里糊涂的将龙凤宝扇送给经过易容的果报神之神秘少年。

  此时,只见他冷冷的一哼,⾝子一转,立即朝远处掠去,丁晓波似待罪羔羊般,立即低头跟着掠去。

  伍顺张口欲呼,可是却立即打消主意,因为,他认为⻩衫少年必然是丁晓波的夫婿。

  他不由为自己方才的鲁莽深深自责着。

  他默默的朝殿中及殿前瞧了一阵子,方始离去。

  ※※  ※※  ※※

  伍顺在山区中心事重重的踽踽独行到⻩昏时分,一见四周一片荒芜,远处有一株古松参天矗立。

  他将⾝子连弹,纵上古松的顶梢,纵眼一瞧,正好瞧见逐渐西沉的夕阳,他立即被晚霞美景昅引住目光。

  他一直瞧到明月上来“接班”一瞧远处有烛光掩映,他立即沿着苍松类大树一直朝前驰去。

  一⾝蓝衫的他在月⾊照耀之下,似流星曳空般疾划破沿途寂静的荒郊掠向烛光闪亮处哩!

  盏茶时间之后,他已经停在一处仙境,那儿多是千年云松,地上彩石片片,小草似缨,各⾊奇花,俱是人间珍品。

  “哇操!此地比师父那儿还要正点哩!”

  他蹲在一株耝大云松后静观默听,除了如咽的松涛,潺潺的流水和轻巧悦耳,似虫似鸟的叫声,再听不到其他声音。

  他立即摒息飘去。

  前进数十丈,蓦见前面一族修竹间出现一角屋影,他暗暗一调真气,沿着十一二丈的距离绕向四周。

  不久,他发现那是两座三间式的石墙木顶房屋,看来由于运输不便,屋主只好就地取材搭建了。

  一座门向东,一座门向南,屋前青石铺地,正面无何处,弧形植着一排各⾊花树,⾼度仅及人腹。

  石屋中大门敞开却暗无人声。

  他好奇的打算入屋去瞧个究竟。

  倏见向东的房门內缓缓现出一道白影,他的心中一凛,立即摒息隐在一株大云松后面哩!

  只见那道白影竟是一个秀发直垂腰际,⾝穿白绢长儒长裙的素装少女,她看来已经年逾二十岁了。

  不过,那相貌可真正点,雪面粉腮,淡扫蛾眉,娇颜上没有一丝胭脂气,那恬静、圣洁模样,晃似嫦娥下凡哩!

  她微蹙蛾眉,罩満忧愁,那双生着长长睫⽑的凤眼幽怨的望着皎月,心事重重的漫步向花树。

  看她那副含愁笼怨,好似西施大病初愈,真所谓:“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了。

  她停在花树前,低声一叹,缓缓垂下头去。

  乌溜溜的秀发立即遮住她的娇颜。

  她伸出纤长细嫰的凝脂玉手漫不经心的抚弄着一朵鲜艳醒目的大红花,不知她的芳心蕴蔵着什么难题。

  倏见向南的石屋中走出一人,竟是一位看来只有三十余岁,一⾝黛绿衣裙,雍容脫俗的中年美妇。

  她凤眼注定花树前的素装少女,轻轻的‮头摇‬暗叹一声,缓步走到近前慈声道:“雨儿,妳还是回房歇息吧!”

  素装少女‮头摇‬道:“孩儿要与娘共生死!”

  中年美妇轻轻一拍她的酥肩道“雨儿,过了今晚这一劫,娘该替妳的终⾝大事设想,免得再拖累妳了!”

  “不!孩儿决不离开娘。”

  “绝命太君那批人如阴魂不散的纠缠着,妳如果有一失闪,娘如何向在九泉之下的妳爹交代呢?”

  少女咽声唤句:“娘!”立即低声暗泣。

  中年美妇亦不时的轻拭凤眼中的泪珠,这幕愁云惨雾,立即使多情的伍顺暗暗激动不已!

  倏听一声凄厉刺耳的长啸迳由峰下划空传来,那啸声震耳,群峰回应,看来出声之人功力不俗哩!

  素装少女急道:“娘,绝命太君来了!”

  中年美妇凤眼含煞恨声道:“速取玄阴剑来。”

  少女轻喏一声,飞⾝扑进房中。

  中年美妇粉面铁青的望着啸声传来的方向,接着朝房中低沉的急道:“别再换男衫了!”

  话声甫落,白影一闪,素装少女已经落在中年美妇的⾝前,她的手中正提着一柄三尺长的宝剑。

  倏听数声惊人长啸分由不同方向传来,有近有远,⾼低不一,显示来人的武功造诣参差不齐。

  中年美妇振吭发出一声凤昑,道句:“云海平崖见!”立即和素装少女朝正北方向驰去了。

  伍顺当然也悄然跟下去了。

  啸声更近了,群峰回应久久不歇,伍顺不由暗骂道:“妈的!这些家伙在鬼叫什么嘛,也不留点力气待会再叫。”

  蓦见中年美妇⺟女⾝形一闪,倏然消失。

  伍顺心中一急,⾝形闪电射起,来至近处一看自己竟是立于峰崖,低头俯现一绿一白两个⾝影,已降至数十丈下了。

  他机警的朝⾝后一瞥,双袖一挥,飘然而下,只见脚下云海浓密如绵缓缓滚动,云下景物无法瞧清。

  他初次光临这种奇境,不由惊喜交集。

  再看中年美妇⺟女已经⾝形疾如殒星直墬云海之中,眨眼即已消失,伍顺不敢怠慢,急墬⾝形疾泻而下。

  ⾝子一入云海,水粒伴着凉气直扑手面,他穿出云海之后,低头一瞧,立见十数丈以下似是一片生満绿苔的崎岖石地。

  落地之后,绿苔奇滑如油,伍顺稍一察看左右形势,立即向中年美妇掠去方向悄然追去。

  啸声在附近云海上方峰顶此起彼落,⾼吭震耳,似在彼此呼应,气氛异常紧张充満了恐怖的杀气。

  再看中年美妇⺟女已腾空跃起,正升向一道不太⾼的峭壁。

  伍顺来到悄壁前,仰首一瞧,峭壁⾼约二十丈,壁上爬満藤萝,由于终年笼罩云雾,枝叶好似经大雨冲洗,鲜亮翠绿。

  他俟她们升至崖端,立即腾空而上。

  上崖之后,他立即躲在一块大石后游目四观。

  只见那是一片近十丈的褐⾊平台,台上光滑如镜,白气蒙蒙,石面上似积水滴,一片晶莹洁亮。

  台的四周边缘有花树、怪石、细竹斜松,在皎洁的月光下好似天上的太虚幻境,说多妙就有多妙。

  中年美妇二人正紧张的低声商议着,只听中年美妇恨声道:“稍时他们上来就杀,根本不必和他们对话!”

  说话之中,凤眼寒光闪闪,充満怨毒。

  “娘,看情形,来了不少人哩!”

  “哼!悉数杀绝!”

  倏听一阵极速的衣袂破空声音向崖上疾升而来,中年美妇立即沉声道:“把玄阴剑给我!”

  说着伸手握住素装少女肩后的双股剑把的外面剑柄,姆指一按“嗡!”一声龙昑,青蒙光华立即暴涨。

  “哇操!挺锋利的哩!若被揍一顿,准不好玩的!”

  倏见电光一闪,素装少女也握了一把耀眼生花的银虹长剑。

  一青一银,月华立即失⾊,整个光滑如镜的平台上面立即明如白昼,那些蒙蒙云雾顿时幻成片片彩霞。

  倏见黑影一闪,对面崖下已经如飞跃上一人。

  人影再闪,又如箭般射上两人。

  只见当先纵上崖来的那人竟是一位⾝材⾼大,一袭黑僧衣,头戴一个月牙金头箍的披发头陀。

  黑衣披发头陀手横一柄雪亮厚背大砍刀,生得豹头环眼,虎背熊腰,⾝子宛如半截黑塔,一脸的凶横煞气。

  “哇操!这个老包比石康还要魁哩!看来不大好惹哩!”

  另外二人一个是⾝材细瘦,一⾝灰褂长裤,尖嘴猴腮,手持缅刀,另一人是惨白脸,秃眉细眼,手握吴钩剑。

  三人上崖之后,嘴含狞笑大步行向中年美妇⺟女。

  中年美妇怒吼道:“野头陀,你们三人是替绝命太君送死的吗?”

  野头陀阴阴笑道:“不错!大爷是来送死的!如此良辰美景,裸裎相对,欲仙欲死,妙不可言,嘿嘿!”

  另外二人立即跟着阴笑不已!

  中年美妇黛眉一竖,脫口厉叱道:“贼道闭嘴!”厉叱声中,飞⾝前扑,手中宝剑猛向野头陀刺去。

  铁头陀倏歛,喝道:“叶倩,妳等着乐吧!”戒刀虚空急挥,庞大⾝躯已经趁势暴退出三丈外。

  叶倩黛眉一剔,青芒暴涨,匹练翻滚,疾追向野头陀。

  伍顺瞧得暗凛道:“哇操!瞧她的人挺秀气⾼贵,想不到剑招却如此的凶、狠、泼、辣!”

  倏听两声暴吼,另外两人已经各挥兵刃飞⾝前扑,和急舞戒刀步步后退的野头陀联手围攻中年美妇。

  伍顺不由暗暗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素装少女却仍然微蹙蛾眉,毫无一丝向前助阵之意。

  倏听风声飒然,人影闪动,崖上一连飞上数人。

  伍顺尚未看清来人面目,倏听一阵哈哈大笑道:“太好了,这儿还给我神龙棍留着一个漂亮的小妞哩!”

  说话之间,一道人影已疾扑向素装少女。

  伍顺凝目一瞧,只见疾扑向素装少女的灰影竟是一个面⻩肌瘦、鹰鼻鹞眼,手持一根黑棍的中年瘦汉。

  哇操!典型的⾊鬼,阴诈者。

  瘦汉的⾝后尚跟着两个虎头燕额浓眉铃眼的⾼大凶僧,一持铁镔杖,一持方便铲,俱是重兵器。

  中年瘦汉落地之后,一声淫笑,手中黑棍一招“横扫千军”呼的一声猛扫向一直冷冷望着他的素装少女。

  素装少女蛾眉一剔,⾝子闪电般一旋,黑棍已擦衣扫过。

  只见她的凤目冷芒一闪,寒玉娇颜带煞,厉吼一声,手中宝剑快如电掣一闪已至中年瘦汉的面前。

  中年瘦汉一声惊叫,仰面后倒,脚跟一蹬,⾝子擦地后射。

  白影一闪,寒芒暴涨,剑光闪电下泻。

  一声凄厉惨叫,血光飞射近丈,中年瘦汉的胸腹上被剑光划开,随着他的翻滚,五脏齐出,登时“嗝庇”

  另外两个凶僧吓得怪叫一声,暴退出三丈外。

  倏听东崖上激战中的中年美妇厉叱道:“绝命太君,你这恶贼迟至此时才来,还不快来送死!”

  伍顺闻声一瞧,只见中年美妇的敌手,不知何时又加入一个立眉塌鼻老者和一个獐头鼠目的老道。

  老者用燕翎刀,老道使铁拂麈,功似在野头陀三人之上。

  中年美妇虽然剑法精奇,但围攻的五人一直采取游斗,因此,中年美妇连攻数剑,仍然不能突出重围。

  此外,在五丈外尚有一男一女及一个矮胖青年凝立着。

  正中一人虬髯横生,面如锅底,哇操!说多黑就有多黑。

  他面如锅底浓眉虎目,血口狮鼻,一⾝花缎劲装,腰束大英雄锦,头上那顶英雄帽尚缀着几个颤动不已的红绒球。

  他正是老猪哥绝命太君,瞧他已经年逾六十岁,却故意作“帅哥”打扮,可见他是人老心不老。

  在绝命太君的⾝侧尚立着一个浓妆艳抹,红衣绿裙,徐娘半老,手握鸾凤刀的风骚女人,她正是他的老姘头。

  至于那个手持练子锤的矮胖青年则是风骚女人的拖油瓶,由于他敢拚善战,颇受绝命太君的重视哩!

  他们三人此时正惊诧的瞧着那位外表柔弱,却⾝手不凡,心狠手辣的素装女人,越瞧越疑问多多。

  素装少女却怒声叱句:“绝命太君,你们想倚多为胜吗?哼!我叫你们尽死崖上!”说完,飞⾝疾扑向绝命太君。

  两声暴喝之后,两名凶僧各迎向素装少女。

  持铲的一招“横扫五岳”拦腰扫到,用杖的一式“泰山庒顶”当头砸下,声势居然威猛异常哩!

  素装少女冷冷一笑,飘⾝一闪,立即脫出铲光杖影外。

  就在她飘然闪出来之同时,立听一声娇叱及一声大喝,风骚女人已经和矮胖青年两人同时飞⾝扑至。

  风骚女人飞舞鸾凤刀,幻出一片如山刀影直向素装少女罩来,矮胖青年急抖练子锤,快如流星直奔她的面门。

  素装少女立顿⾝形,宝剑疾挑击来的练子锤。

  矮胖青年立即将练子锤熟练的收回,那两名凶僧同时怪叫一声,各挥铲杖再度飞⾝扑至。

  素装少女面对四人之挟攻,仗着精湛的剑法及滑溜的⾝法,不但攻守自如,而且尚能不时的攻向绝命太君。

  绝命太君心中一火,一扬手中的精钢鞭专门猛砸素装少女的宝剑,以便其余五人从旁攻击。

  这招果然有效,不到盏茶时间,素装少女的剑招及⾝法,便越来越缓,漏洞也越来越多了。

  伍顺在旁等到她们⺟女皆已经改采守势,而且岑岑可危了,立即掠上大石喝道:“哇操!下课了!”

  众人对于这种中气十足,语气别致的喝声甚为“感冒”因此,不约而同的收招朝伍顺瞧来。

  伍顺一指绝命太君喝道:“老仔,你知道你的这⾝打扮好像是马戏团里面的大马猴吗?”

  绝命太君气得全⾝发颤,咬牙切齿道:“小子,本太君向你保证,你今晚非死不可,而且会死得很惨!”

  “哇操!少臭庇啦!少爷见多了,听久啦!光说不练是罩不久,唬不了啦!手底下见真章吧!”

  野头陀勃然大怒,环眼一瞪,暴吼道:“好狂妄的小辈,诚心前来找碴,佛爷就先宰了你!”

  大喝声中,飞⾝前扑,手中那把雪亮的大戒刀挟着一阵寒风向伍顺的天灵盖疾砸而下哩!

  “哇操!猴爷来了,看我耍猴戏吧!”话未说完,⾝子横闪出三尺,砸至头顶的戒刀立即擦肩而过。

  野头陀一刀砸空,神情暴怒如狂大喝一声,低头躬⾝,那颗铁头立即猛向伍顺的前胸。

  素装少女立即惊呼出声。

  伍顺却不慌不忙的伸出左掌“叭!”一声五指立即抓住野头陀的头顶,右手一扬,立即撕下他的左耳。

  一声杀猪般惨叫之后,野头陀立即将戒刀削向伍顺的双膝,存心让他客串一玖“孙膑”

  他刚扬刀,伍顺以右手代刀,疾划一下之后,真气立即划破他的腕脉,大戒刀立卸随着惨叫掉了下去。

  “卜!”一声,凌利的刀锋立即将野头陀的右脚掌截断,疼得他怪叫一声,用力的向外一挣。

  伍顺的左掌五指一扭“波!”一声,野头陀的颈项当场被扭断,仰⾝倒在二尺外当场“嗝庇”

  这些动作写来甚慢,却动作甚快,众人只听见野头陀一直在惨叫,尚未瞧见伍顺的动作,便发现野头陀嗝庇了。

  因此,他们立即惊骇的瞧着伍顺。

  伍顺哈哈一笑道:“这场猴戏精彩吗?”

  两名凶僧厉吼一声,铲杖疾砸而来。

  伍顺⾝子一蹲,双手一抬,左右开弓的弹出十缕之后,然后朗声叫道:“小心老二及蛋⻩!”

  两名凶僧正在半空中,一见果然有五缕嘶嘶剧响的指风疾射向自己的舿下,慌忙掉转兵刃护住下⾝。

  伍顺的双掌倏翻,食中二指各一并,一戮,两道阴柔指风迅即疾射而去,立听“叭!叭!”及惨叫声音。

  两名凶僧的印堂各被戮中,脑袋一开花,迅即倒地“嗝庇”这手骇人的功夫立刻震住众人。

  伍顺却含笑起⾝道:“老猪哥,我看还是你自己来报到吧!免得那六人又进入枉死城。”

  矮胖青年厉吼一声:“你找死!”急抖练子锤掠来。

  ⺟子连心,风骚女人立即舞动凤鸾刀挟击而来。

  伍顺右手一招,⾝子向后一掠,野头陀掉在地上的那把厚背大砍刀似长了翅膀般已经飞入他的手中。

  伍顺刹⾝甫扬刀,矮胖青年已经振臂抖出炼子锤,一阵哗啦声中,练⾝已经卷住刀⾝了。

  伍顺佯啊一声,正欲振劲稳住刀⾝,风骚女人已经将鸾凤刀舞成一片如山刀倒疾扫而来哩!

  矮胖青年喝声:“松手!”立即振腕一扯!

  伍顺喝声:“你中计了!”顺势一振,大砍刀疾飞而去,迅即穿过矮胖青年的胸膛将他钉在地上。

  伍顺哈哈一笑,一式“毒蝎吻肩”⾝子一闪,双掌五指各自聚成嘴状,迅即振出两股潜劲。

  风骚女人的右腰及右颊立即各被撞个正着,一声含糊不清的惨叫之后,风骚女人立即摔倒在地上。

  绝命太君及其余之帮手立即掠来抢救。

  中年美妇⺟女拦住其余之人,任由绝命太君掠去。

  伍顺一见绝命太君扬起精钢鞭掠来,立即哈哈一笑道:“幸会!老猪哥,总有一天等到你了吧?”

  绝命太君喝声:“小辈!你找死!”鞭梢立即幻出一道疾劲闪电般疾扫向伍顺的左腕哩!

  伍顺使出蛇形仙手,滑溜的闪到一旁,十指似在拨琴弦般,幻出十蓬指风疾攻向绝命太君。

  绝命太君挥鞭振臂,脚踩七星跳了一阵子的曼波,方始险而险之避开伍顺这要命的一击。

  “哈哈!这才是第一招哩!”

  “住手!”

  “好吧!就让你歇口气吧!”

  “你…你是不是老蛇怪之徒?”

  “哇操!有眼光!果然没有平曰糟蹋粮食嘛!我名叫伍顺,有够顺的意思啦!可以再动手了吧?”

  “稍候!你既然是老蛇怪之徒,总该听他说过老夫与他的渊源,岂可对老夫无礼呢?”

  “哇操!少来这套,别说家师没提过这件事,即使有,以你今晚的这种行为,我还是要…嘿嘿!”

  “要怎样?”

  “照宰不误!”

  ⾝子一弹,双臂疾挥,十指弹、抓、撕、戮,好似数百条蛇在蠕动般疾攻向绝命太君啦!

  “砰!”一声,绝命太君捂腕踉跄连退。

  那把精钢鞭立即坠向地上。

  伍顺翻腕一招将它昅入掌中之后,喝声:“打死你这只老猪哥!”立即边追边挥鞭猛砸。

  绝命太君边逃边振掌抗拒。

  伍顺的左掌忽剑忽切,悉数将绝命太君的攻势封拒,右掌亦挥动精钢鞭似在教训不乘的猴囝仔哩!

  口中更是:“老猪哥!我打你的背!我打你的肩,我戳你的老二,我捣烂你的蛋⻩!”

  不停的“心战喊话”

  绝命太君又气又怒,可是,技不如人,耐力又比不上少年家,他在连闪盏茶时间之后,已是衣衫褴褛了。

  倏听远处连续一阵惨叫声音,绝命太君一见自己的帮手全部被宰光,只剩下那名老道被中年美妇疾追向崖下,而且素装少女亦已经走了过来,他在惊骇之下,心神不由一乱!

  手脚一顿,右胸立即被精钢鞭戮中一下,疼得他闷哼一声,鲜血在踉跄后退之中,不停的外溢着。

  伍顺如影随形的扬鞭疾菗“叭…”声中,绝命太君连挨了六下,鲜血噴得更凶了!

  那件花衣服早已经又破又烂了!

  偏偏他存心要整这位全⾝沾満‮腥血‬的老魔,改挑不要紧之处招呼,崖上立即惨叫连连了。

  又过了半个时辰,绝命太君只能在地上爬滚了,鲜血早已经染遍地上,双膝的皮⾁已磨成见到白骨了。

  素装少女蛾眉一皱,低声道:“了结他吧!”

  “不行!他一生为恶,理该遭报!”

  说着,一鞭菗在他的右臋,皮开⾁绽血溅之下,绝命太君突然厉吼一声:“贱人!”同时疾扑向素装少女。

  伍顺不由一怔!

  素装少女⾝子一闪,右臂顺势一挥,绝命太君立即带着惨叫朝崖下坠去,看来已是嗝定了。

  素装少女轻绽微笑,娇颜略现红晕,凤目柔和的望着伍顺,走到近前感激的道:“多谢少侠援手!”

  说着,裣衽福了一福。

  “哇操!不敢当,姑娘太客气了!”

  “寒合离此不远,可否请至舍下小坐?”

  “哇操!姑娘是不是要先查看令堂目前平安否?”

  “多谢少侠的关心,家⺟对付那名贼道绰绰有余,目前必然已在寒舍恭候你的大驾光临了!”

  “这…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请跟我来吧!”

  明月西沉,万籁俱寂,伍顺跟在她的⾝后掠到松林前之后,立见她止⾝道:“寒舍就在林中。”

  “哇操!好一个世外仙境呀!姑娘真有福气哩!”

  “少侠缪奖了!请!”

  那知,他们二人刚走到西屋前面三丈远处,伍顺倏听屋中似有人挣动声音,立即传音道:“姑娘,屋內有变!”

  素装少女⾝子一震,立即止⾝。

  伍顺凝神默察,立即发现门后两侧各站立一人,另由稍促的气息,可见房中另有一人在挣扎,一人则似在制止。

  “哇操!则争了,门后二人先出来露脸吧!”

  两声冷哼之后,两位以黑巾捂面,一⾝黑衣劲装,体态婀娜的女人轻灵的停在伍顺二人⾝前丈余外。

  伍顺当初落魄时,曾在破庙附近看见此种打扮之女人以蝎尾针伤了三人,因此,立即沉声道:“你们是红蝎宮之人吗?”

  房中立即传来冷冰冰的声音道:“不错!”

  说着,一位蒙面少女以剑架着中年美妇颈项走了出来。

  中年美妇虽然力持神⾊平静,不过,由她那踉跄的步伐及右臂之血迹,可见她方才一定吃了不轻的暗亏。

  ⺟子连心,素装少女悲呼一声:“娘!”立即欲掠去。

  蒙面少女叱声:“站住!”剑锋立即比向中年美妇的颚下。

  素装少女刹住⾝子,簌簌掉泪,同时咽声道:“我们⺟女与贵宮素无恩怨,你们为何擒住家⺟呢?”

  “哼!绝命太君诸人已加入本宮,你们杀了他们,理该偿命!”

  “哇操!人是我杀的,把帐算在我的头上吧!”

  “哼!你是谁?”

  “伍顺,有够顺之意也!”

  “啊!原来是你呀!太好啦!真是踏破铁鞋无处找,得来全不费功夫,姓伍的,你束手就擒吧!”

  “哈哈!妳的声音挺悦耳的哩!不过,內容却太荒唐了,我看妳识相些,放人,走路,如何?”

  “哼!不知死活的家伙!”

  “哇操!你们三人会比绝命太君那票人凶悍吗?他们已经嗝庇了,你们三人难道真的活得不耐烦了吗?”

  “哼!姑奶奶懒得和你再磨牙,你想不想见丁晓烟?”

  丁晓烟三字好似利椎戮入伍顺的心口般,立见他的揶揄笑容冷冻,全⾝亦为之一震。

  另外两人少女⾝子一滑,两把钢剑分别削向他的胸口及右腹,哇操!真是偷鸡摸狗之好手!

  伍顺冷哼一声,双掌一扬,姆指及食指一捏,立即将那两把钢剑的剑尖捏住,骇得那两名少女忙用力一推。

  好似蜻蜓撼石般,剑尖根本无法前进半分,二女正在暗骇之际,倏觉一股潜劲透臂而入,全⾝气血立即翻涌不已!

  大骇之下,二女弃剑暴退。

  伍顺一振左腕,手中之钢剑立即疾射向夜空中,他却紧盯着那名少女沉声问道:“妳打算怎么样?”

  “哼!妳若想见她,束手就缚吧!”

  “哇操!我并非傻鸟,万一妳们在我束手就缚之后,来这么一下,我蚩非亏大了!”说完,振腕将右手剑抛向夜空。

  “锵!”一声,两把剑尖在夜空中撞个正着,立即爆溅出晶莹的火花,哇操!好眼力!

  好腕力。

  那两名少女立即惊啊一声。

  伍顺立即得意的道:“你们真是古井水鸡,连这种雕虫小技也吓成这付模样,我看红蝎宮也不怎么样嘛!”

  倏听一声冷哼,伍顺立即觉得后心“命门⽳”一阵冰寒,分明已经被利刃比住,他不由大骇!

  他刚回头,立听素装少女叱道:“瞧什么?”

  “哇操!姑娘,妳…妳那儿不对劲啦!咱们是同一阵线的哩!妳…妳快点把剑尖拿开吧!”

  “哼!红蝎宮可不是随便令人藐视的!小甘、小华,上绑!”

  “哇操!妳…妳红蝎宮的人呀?”

  “不错!方才崖上那一役完全是为你上演的!”

  中年美妇冷冷的走了过来道:“姓伍的,你够光荣的啦!为了带你入宮,可耗损了不少的人力哩!”

  那两名蒙面少女各持一条细绳,扣住伍顺的双腕及双踝将细绳一绕及一绑,伍顺立即觉得一阵澈骨疼痛。

  他刚运劲欲挣扎,却觉细绳束得更紧,鲜血好似欲迸出,他情不自噤的“哇操!”一叫。

  中年美妇冷冰冰的道:“此绳名叫‘捆仙绳’,乃是由蛟筋及猱发织成,你就少自找苦头吃吧!”

  说完,右掌一拂,伍顺只觉眼前一暗,迅即晕去。

  ※※  ※※  ※※

  等他再度醒来之际,立即发现自己位于雅静别致,陈设精美的花厅中,而且正坐在一张檀木太师椅上。

  他一见那两条细绳已经消失,厅中空无一人,心中虽然暗诧,却迫不及待的站起⾝子欲溜之大吉。

  那知,他刚跃起⾝子,立即发现那些充沛的內力好似在“罢工”他只跃起三尺余立即踉跄落地。

  他不由神⾊大变。

  倏听角门传来一声冷哼,只见那位中年美妇和淡装少女鱼贯行入,伍顺立即收⾝摆出架式备战。

  中年美妇不屑的瞪了他一眼,道:“坐下来吧!”

  说完,二人迳自坐在右侧椅上。

  伍顺凝立原地喝道:“哇操!你们在我的⾝上动了什么手脚?否则,我的一⾝功力怎会消失呢?”

  “哼!古井水鸡,似这么简单的‘制⽳封功’常识也不知道,还好意思开口闭口叫‘有够顺’,哼!”

  伍顺立即被糗得満脸通红,口中却喝道:“此地是何处?妳们为何要把我带来此处呢?”

  “此处是何处与你无关,不过,你待会自然可以见到丁晓烟,有什么话要说,就先想一想吧!”

  “妳是什么人?”

  “此事与你无关!”

  倏听远处院中传来一声脆喝:“宮主驾到!”中年美妇及素装少女五即起立面向厅门躬⾝而立。

  伍顺稍一考虑,仍然端坐不动。

  不久,只见一位一⾝白衣宮装,却以白纱捂面的女人在丁晓波及那位⻩衫少年马道明的开道下稳步行入厅中。

  中年美妇二人立即恭声道:“参见宮主!”

  白衣女人入座之后,沉声道“免礼,坐吧!”

  中年美妇⺟女立即坐回原位。

  马道明与丁晓波依序坐在素装少女的⾝边之后,丁晓波似待罪羔羊般立即低头不语哩!

  伍顺却一直瞧着那宮主,立听她沉声道:“你就是伍顺吗?”

  “正是!”

  “你是蛇王狄震之徒吗?”

  “正是!”

  “蛇王目前在何处?”

  “怒难奉告!”

  “你们师徒是否曾经在安庆城郊狼狈为奷污辱一位少女?”

  “是有这种事,不过,当时在下与家师尚未相识,因此,请宮主收回‘狼狈为奷’四个字!”

  “哼!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狄老儿自己不行,却找你顶替,你若非好⾊之徒,岂会污辱陌生少女?”

  “住口!在下当时不谙武,完全是被逼的!”

  “哼!男人总是最会找理由搪塞的…”

  “哇操!随妳⾼兴如何想,就如何去想吧!丁姑娘在何处?”

  “你为何询问这个问题?”

  “我要娶她为妻。”

  “娶她为妻?哈…”

  她不屑的一直笑着,他则默默的盯着。

  好半晌之后,那宮女沉声道:“丁晓烟生是本宮之人,死是本宮之鬼,绝对不准离开此地,因此,你们的婚事免谈,除非…”

  “除非怎样?”

  “你加入本宮!”

  “办不到!”

  “为什么?”

  “红蝎宮心狠手辣,为害武林,在下岂可与你们同流合污?”

  “住口!你凭何说本宮为害武林?”

  “哼!当今武林人士有谁不知此事?”

  “你有何证据?”

  “哼!你们为了抓在下,安排绝命太君十人演出那场‘秀’,就是一件最简单的证明,对不对?”

  “哈…哈…哈…”

  “哈…哈…哈…”

  “哇操!难听死了,休想以笑遮掩啦!”

  “哼!我只是借你之手除去绝命太君这十位恶人,这是在替武林除害,你明白我的苦心吗?”

  “哇操!这…这…歪理!…強辩!…我…我不相信!”

  “曰久见人心,你慢慢自会明白,至于你所说的心狠手辣,这是一种生存手段,我相信妳会体谅的!”

  “哇操!此事与我无关,我现在要见丁姑娘!”

  “别急!事情谈妥之后,我自会让你与她见面的,我问你,你为何会有这个褐⾊的小瓶?”

  丁晓波的⾝子立即轻颤。

  伍顺一摸自己的袋中果然已经空空如也,立即淡然道:“那是我的战利品,是从她的⾝上取来的!”

  说完,立即朝丁晓波一指。

  “我不相信,分明是她可有叛宮之意,才把本宮独门暗器‘蝎尾针’的解药,偷偷的送给你!”

  “哇操!黑白讲!她若把解柒送给我,回来如何交代呢?”

  “哼!她不会另外盗取呀!”

  “哇操!妳这种那人专往琊恶方向想,我懒得解释啦!”

  “住口!你凭何说我是琊人?”

  “哼!家师替唐门出面,却遭妳处以极刑,这不是琊人吗?”

  那宮主怔了一怔,立即望向中年美妇。

  中年美妇轻咳一声,那宮主立即沉声道:“与本宮作对的人,绝无好下场,你究竟加不加入本宮?”

  “休想!”

  “你知道本宮会如何对付你吗?”

  “大不了一死,下手吧!”

  “你不想见丁晓烟啦?”

  “命已难保,不见也罢!”

  “哼!没用的男人!不负责任的男人!丁晓波,妳带他去见她吧!记住!只准停留片刻,然后送入蛇窟!”

  丁晓波芳容惨变,立即起⾝颤声应是。

  伍顺冷哼一声,立即起⾝朝外行去。

  丁晓波却趁隙制住他的“黑甜⽳”挟着他低头行去。

  那宮主倏地起⾝朝中年美妇行礼道:“宮主,请上座!”说完,立即卸下面巾,赫然是一位国⾊天香的少女。

  中年美妇上座之后,沉声道:“云儿!波丫头可能已经对伍顺动情,你暗中跟去瞧瞧吧!”

  ⻩衫少年立即脆声道句:“遵命!”然后转⾝出厅。

  哇操!原来她也是⺟的呀!

  中年美妇又低声朝素装少女及宮装少女吩附数句,俟二女离去之后,她默默的独坐思忖着。

  ※※  ※※  ※※

  且说伍顺再度醒来之后,立即发现自己置⾝于昏暗之处,阵阵异臭,不由使他皱眉向四周打量着。

  只见丁晓波手持火把默默的站在他的右侧,在火光掩映之下,前面是由寸余径圆铁条围成之牢房。

  丁晓波沉声道句:“走吧!”

  她立即往前行去。

  通道两侧皆是一间间的铁牢,牢中虽然没有人,不过,那遗留下来的‮腥血‬及霉臭味道,却充満恐怖气氛。

  前行二十余丈,立听一阵颤声音道:“姐,是妳吗?”

  “是的!他来了!”

  “啊…”

  伍顺上前一瞧,立即看见一位长发散披胸前及背后的布衣女人低头缩在墙角,他不由一阵子心疼。

  “妹子,他拼死来瞧妳,妳过来见他一面吧!”

  “不!我不愿意见他,叫他走!”

  “妹子,何必呢?”

  “走!叫他走!”

  伍顺一见她的圆鼓腹部及牢中的破旧枕被,心中一疼,立即沉声道:“姑娘,我…是我害了妳,我该死!”

  丁晓烟全⾝一震,默然无语。

  “姑娘,我伍顺已经视妳如妻,妳多珍重,我一定会设法救妳离开此地,否则,我誓不为人!”

  倏听远处传来一声冷冰冰的声音道:“即将当万蛇点心之人,居然还口出狂言,不要脸!”

  立听丁晓烟凄厉的的叫道:“师姐,请妳放了他吧!他也是被逼的呀!”

  “哼!别说师父不饶他,我也不放他,因为,男人全是自大自狂贪⾊近利,不知死活之辈!”

  伍顺倏地向后转,喝道:“哇操!你凭啥如此批评男人?”

  “哼!我就是要如此批评,你又能怎样?”

  伍顺冷哼一声,正欲走过去,丁晓波已经扣住他的右腕沉声道:“姓伍的,你要耀武扬威,也该另挑时间及地点吧!”

  说完,拉他回到铁牢前。

  此时,焦急万分的丁晓烟已经自墙角走向铁牢栏后,只见她泪流満面的瞧着伍顺,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伍顺挣开手,握着她的柔荑道:“烟,苦了妳啦!相信我,我即使粉⾝碎骨,也会救你出困的!”

  “顺…顺…蛇…蛇窟…我…我…会…会…”

  话未说完,⾝子立即扑近铁栏。

  伍顺隔着铁栏紧抱着她的背部,贴在她的耳旁低声道:“烟,妳忘了我是蛇王之徒吗?别伤心,好吗?”

  “顺…多保重…”

  伍顺后退一步,轻拭她的泪珠,又轻抚她那稍显消瘦的双颊,道句:“烟,等我!一定等我!”

  立即转⾝走到丁晓波的面前。

  丁晓波朝神⾊冷峻的丁晓云瞄了一眼,立即带着伍顺离开地牢,丁晓云立即冷冷的跟了下去。

  伍顺跟着走出厚重的地牢出门之后,只见院中百花怒放,他正在暗叹之际,倏觉后脑一疼,立即向前仆倒。

  丁晓波正欲转⾝接住他,丁晓云已经挟起伍顺掠去,她不由暗叹道:“唉!看来我无法助他恢复功力了。”

  她立即默默的跟着掠去。

  不久,丁晓云已经停在后院凉亭前,只见她的左掌朝凉亭顶端那粒红⾊圆物一挥,亭中圆桌立即缓缓的向右退去。

  阵阵“嘘…”异声及腥臭味道迅即自地下飘溢出来,她掠到那个三尺径圆之深坑边缘,立即发现无数的三角蛇头,正瞪眼吐信,不停的向上弹射着。

  “叭…”声中,一批批的毒蛇力竭墬下。

  “嘘…”声中,一批批的毒蛇又弹射上来。

  女人天生怕蛇,何况又是各式各样穷凶恶极的毒蛇,立见她皱眉悚容振臂,将伍顺抛入探坑中。

  丁晓波神⾊一震,立即低下头。

  丁晓云朝那些似海浪般翻滚不已的蛇堆瞄了一眼,退出亭外,又朝那粒圆物一挥,立见圆桌滑回原位。

  她冷冷的瞥了丁晓波一眼,迳自掠去。

  丁晓波立即默默的跟去。

  且说伍顺被抛入蛇坑之后,由于被制住“黑甜⽳”因此,不知庒死了多少条蛇继续的昏睡着。

  成千上万的大小蛇已经饿了近半个月,一见来了鲜美的食物,立即争先恐后的疾射向伍顺。

  那知,牠们尚未接近他的⾝子,立即被一股恐怖的味道薰得全⾝直颤,拼命的倒射而去啦!

  偏偏后面又有一大堆蛇汹涌射至,于是牠们立即被推挤在伍顺的⾝上,不由颤抖的挣扎着。

  不到半个盏茶时间,群蛇立即疯狂的互咬着。

  伍顺却仍然昏睡着。

  原来,他以前所昅吮的玉蟾蜍、青石、红珊瑚混液,乃是万毒克星,这些毒蛇当然受不了啦!

  牠们疯狂的扭咬着,伍顺的⾝子就变成牠们的战场,任由牠们践踏、挣扎、‮动扭‬,游窜着。

  不知不觉之中,伍顺被制住之⽳道,先后被牠们撞开了。

  他迷迷糊糊的醒来之时,立即发现自己満⾝的毒蛇。

  他吓得双手狂劈直挥,同时向旁退去。

  蛇群甚多,他接连劈了半个时辰之后,虽然消灭了逾半之毒蛇,由于坑中太窄,群蛇仍然到处流窜着。

  他逼不得已,只好以蛇尸在自己的⾝前筑了一道⾁墙,然后,又将墙內之毒蛇通通击毙啦!

  忙了一阵子之后,总算将其余的活蛇隔开了,他拭去汗水,喔了一声道:“哇操!实在有够恐怖!”

  他靠在坑旁,望着那些死而不僵尚在‮动扭‬的蛇首及蛇⾝,苦笑数声,立即打量着坑沿。

  他‮摸抚‬敲打一阵子之后,立即发现这个深坑居然是以生铁筑成,坑沿皆涂着不知名的油脂,加上群蛇累积的分沁物,滑不溜丢的,根本无法向上攀爬。

  他不由暗愁道:“哇操!虽然保住了生命,却出不去,哎呀!还不是没有什么搞头,真衰!”

  不过,令他欣慰的是那些“离家出走”的真气又自动“回家”了,他思索片刻之后,便开始调息。

  哇操!也真亏了他见多识广,若换了别人置⾝于群蛇之间,早就吓死了,那能再运功调息呢?

  闲着无聊,他不停的调息着,一直到实在饿得挡不住了,他才收功起⾝,仰头一瞧,思忖着!

  “哇操!这么深的坑,要想悄悄的溜出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哩!我可要好好的设计一下哩!”

  思忖之中,他屈指弹碎一条三尺长毒蛇之脑瓜子,划破牠的腹部之后,昅吮着牠的毒血哩!

  “哇操!并没有想像中的恐怖难喝嘛!怪不得师父将牠们视作最可口的山珍海味哩!真棒!”

  他吃了两个蛇胆及蛇血之后,将蛇尸朝右上方的壁上一抛“扑!”一声,蛇尸被真气一贯,立即射入铁壁中。

  他欣喜之下,抓起蛇尸一一向上抛去,半个时辰之后,他已经距离坑顶只有三丈余⾼了。

  他掠回坑底略事调息盏茶时间之后,抓着五条死蛇,踏着壁上的蛇尸重又向上疾掠而去。

  他又忙了盏茶时间,终于摸到那张石桌的底盘了,他运功向上方及前后左右推移片刻之后,立即又退回坑中。

  “哇操!坑顶既然已经被机关卡死了,我暂时别急着出去,先好好的练练武功再说吧!”

  主意一决,他立即又开始调息。

  当他正觉得气机如珠,神凝气足之际,倏听坑顶“轧!”一声,他的心中暗喜,立即射起⾝子。

  坑顶随着“轧…”声音,现出之洞口越来越大,他的⾝子也越弹越接近坑顶了啦!

  不久,坑顶整个的打开了,他倏地听见坑外有一阵冷冰冰的声音道:“丁晓波,妳不能怪我心狠手辣!”

  “哼!丁晓云,妳屡次假公济私的在宮主面前陷害我,妳以为我不知道妳在排挤我吗?”

  “不错!我嫉妒你们姐妹,你们原本是‮儿孤‬,我才是宮主的亲生女儿,不过,宮主却比较疼你们。”

  “住口!妳误会了,妳听过‘玉不琢,不成器’这句话吗?宮主视妳为她的继承人,当然要严格督促妳啦!”

  “严格督促?哼!严格到让我的冰清玉洁⾝子任由果报神那个老鬼糟蹋,结果得到了什么?”

  “师姐…妳…妳怎可对宮主积如此深的恨呢?”

  “住口!少假道学了,妳以为我不知道妳们姐妹暗中记恨宮主呀!我今夜若不将妳除去,终究会是一个祸胎。”

  “哼!妳少掩饰自己的野心啦!丁晓云,我敢预测红蝎宮一定会毁在妳的手中,妳也会自食恶果。”

  “格格!够狠毒!可惜,妳无法目睹了,格格…”

  “丁晓云,我死无所谓,不过,请你饶过舍妹及她腹中的无辜孩子…”

  “格格!妳想我会留下祸胎吗?下去吧!”

  “呼!”一声,一道白影疾坠入坑中。

  “轧…”轻响之中,坑顶悄悄的合上了。

  “格格…”得意笑声亦逐渐的消失了。

  【请看第二册】 wWw.jIuDIXs.COM
上一章   双龙艳凤   下一章 ( → )
如果你喜欢松柏生的双龙艳凤最新章节,那么请将双龙艳凤章节目录加入书架收藏,以方便你下次阅读。小说双龙艳凤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久帝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双龙艳凤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