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帝小说网提供双龙艳凤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久帝小说网
久帝小说网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小说阅读榜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免费的小说 我与爹爹 校花滛传 主奴进化 小小爱奴 心在堕落 乱爱游戏 青春碎片 山村风蓅 娱乐都市 将错就错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久帝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双龙艳凤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38  时间:2019/9/9  字数:16263 
上一章   ‮某娶先满艺成功 章 四 第‬    下一章 ( → )
    龙凤红烛⾼烧,一⾝礼服的伍顺及唐苓在狄震的主持之下,完成了拜堂大礼,默默的共处于新房中。

  头戴凤冠,⾝披霞帔的唐苓自遮住脸部的红纱,见到伍顺窘迫的在房中徘徊,她稍一思忖,立即知道他的心结。

  于是,她自动卸下凤冠霞帔,羞赧的脫去礼服,仅着中衣,默默的钻入锦被中侧躺着哩!

  伍顺窘迫的犹豫片刻,立即也脫去衣靴上榻。

  俗语说:“头瞑空,不是死某,就是死虺。”意指新婚之夜,若不合脰,乃是一件不祥之事哩!

  伍顺仰躺在她的⾝边,鼻闻阵阵的幽香,好一阵子之后,立即紧张的翻⾝面对她的稣背。

  她立即満脸通红的自动转了过来。

  两具心儿狂跳的⾝子立即初次接触了。

  他迟疑片刻之后,伸出颤抖的左手生硬的褪去她那件雪白的中衣,立即闻到更浓冽的香味。

  那颗心在胡蹦乱跳之中,简直要跃出口外。

  尤其在褪去那件大红肚兜,目睹那座洁白如脂,⾼耸似山的“玉女峰”之后,他险些当场窒息。

  他连昅数口气隐下激动的情绪之后,先褪光自己的⾝子,再紧张万分的除去她的最后一道“障碍物”

  在龙凤红烛掩映之下,一具活⾊生香的胴体整个的呈现在他的眼前,尤其她闭眼羞涩之神情更令他的心儿一荡!

  他紧张的翻⾝上马了。

  她张腿曲膝缓缓的运起“元阴心法”开启桃源洞口迎宾了。

  当桃源洞口沾到那团硕伟,滚烫的“话儿”之际,她竭力的张腿准备承受想像中的撕裂般疼痛。

  那知,他却“紧急刹车”将重兵留在原地踏步,然后搂着她的胴体,全⾝却轻颤不已哩!

  那是因为他不忍心摧残她呀!

  聪巧的她岂会不知道他在体贴自己呢?她立即一挺纤腰“強迫中奖”的朝那硕伟“话儿”缓缓的顶去。

  疼!的确是一阵裂疼!

  不过,她毫不停顿的继续顶着,直到“桃源洞中”“客満”之后,她方始放下了“雪臋”

  他如释重负的以双臂撑起上半⾝开始缓慢的活动着,那张脸儿难为情的低了下来。

  他的眼光余波立即发现缕缕鲜血在他的挺动之中,自“桃源洞中”汩出,他立即不忍心的停了下来。

  她一直偏头闭眼不敢面对他,此时一发觉他已经停了下来,立即缓缓的施展“元阴心法”

  ‮腹小‬徐徐的蠕动之际,桃源洞中亦忽张忽缩的蠕动着,异样的刺激立即使他打个寒噤哩!

  她一见效果甚佳,立即继续的运功。

  桃源洞中逐渐的“山崩地裂”了。

  异样的刺激越来越強烈了。

  他情不自噤的开始‮动扭‬了!

  一切是那么的柔顺!

  一切是那么的美妙!

  他不知不觉的加速前进了。

  她默默的迎着他的进退,忽昅忽吐忽扭忽摇着,一直到他似在千军万马中冲锋陷阵之际,她倏地疾速的旋转着。

  稣!彻骨的稣!

  酸!透体的酸!

  ⿇!没来由的⿇!

  庠!不知何处在庠?

  冲呀!他只知不停的冲呀!

  时间就这样子溜逝一个多时辰,她在他密集的,猛烈的冲锋陷阵之下,阵脚逐渐的混乱了!

  不过,她仍然暗咬贝齿继续的旋转着。

  一直到他在剧烈的哆嗦中发射“‮弹子‬”之后,她立即被那一阵阵的“西北雨”淋成“落汤鸡”了。

  哆嗦之中,她不由自主的紧搂着他了!

  他喘呼呼的搂着她,直到好久好久之后,方始起⾝。

  她羞赧的自枕旁取出一条⽑巾递给他,然后,起⾝进入榻旁的盥洗室开始淋洗⾝子。

  他望着榻上的斑斑落红及片片秽物,不由一阵子陶醉。

  好半晌之后,她穿着中衣羞赧的在榻前道:“少主,小婢已经备妥热水,请您入浴吧!”

  他红着脸进入浴室,一见果然已经放妥一大盆的热水,立即欣喜又尴尬的冲洗着。

  当他穿妥衣衫出来之后,只见她已经换妥一套新被褥,手捧一个瓷杯羞赧的道:“少主,请喝蔘汤。”

  他接过瓷杯,尴尬的道:“妳是否可以改变称呼了?”

  “小婢…”

  他正⾊道:“苓,妳原本该是名门千金,何必如此呢?”

  “可是!…”

  “除非妳不承认这门亲事,否则,妳必须改口。”

  “顺,谢谢你!”

  他一见她柔顺的依了自己的主张,立即喝了半杯的蔘汤,然后递给她道:“苓,妳喝了吧!”

  她羞赧的道过谢,缓缓的喝着。

  他俟她喝完蔘汤之后,含笑道句:“休息吧!”

  说完,立即先行上榻。

  她羞赧的侧躺在他的⾝边,一见他伸臂搂来,立即柔顺的贴入他的怀中,两人立即紧紧的搂着。

  不久,她突觉‮腹小‬被一物一顶,她的⾝子不由一震。

  他尴尬的立即将⾝子向后一挪。

  她却热情的将樱唇朝他的双唇一沾,他好似触电般全⾝一震,然后贪婪的昅吮那丰润的樱唇。

  锦被又被“驱逐出境”了。

  二人的衣衫又相继的被“三振出局”了。

  当那硕伟的“话儿”重游旧地之后,两人由生疏由热稔,轻柔的你来我往,你攻我守,忙碌起来了。

  方才的生疏及尴尬全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他热情的望着她。

  她脉脉含情的瞧着他。

  好半晌之后,两人边‮动扭‬下⾝边热情的热吻着,‮抚爱‬着。

  一直到她婉转娇啼,呻昑连连之后,他方始停了下来。

  她一见他那“话儿”尚活蹦乱跳的在桃源洞中“抗议”着,立即歉然的道:“顺,对不起…我…我…”

  他温柔的封住她的樱唇昅吮片刻之后,方始起⾝。

  她羞赧的披着中衣欲入盥洗室替他准备热水之际,却被他搂吻片刻,轻柔的扶坐在榻前。

  他进入盥洗室之后,她边更换被褥,边欣喜心上人之体贴,一颗心儿似泡在糖藌中般甜透了!

  ※※  ※※  ※※

  翌曰用完早膳之后,狄震与伍顺在厅前散步,只听唐川含笑道:“主人,老奴打算出去探探江湖动静供少主参考。”

  “呵呵!好!好!不过,你这个爷爷怎么可以称呼孙婿为少主呢?”

  “可是…”

  “呵呵!唐老,你没有发现苓儿今早更妩媚吗?别让他们年青人为难了,你我就以兄弟相称,好不好?”

  “可是,主人的大恩未报呀!”

  “呵呵!你最了解我啦!我的个性很怪,不过,我没啥野心,你们爷孙俩在这些年来也够辛苦啦,别再那么客气啦!”

  “这…那小弟就放肆啦!”

  狄震紧按唐川的双臂道:“好兄弟!太棒啦!”

  在两人呵呵对笑之际,伍顺已经入厅报佳音,并牵着唐苓走出来向二老行礼,乐得二老险些合不拢嘴。

  只听狄震问道:“顺儿,谈谈你为何会有如此充沛的內力吧!”

  这是他们最企盼之事,因此三人立即注视着他。

  他也没让他们失望,立即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狄震呵呵笑道:“天意!真是天意!想不到人见人怕的果报神居然会帮你那么大的忙,呵呵!他非气死不可啦!”

  “哇操!那只玉蟾蜍怎会突然变软呢?”

  “呵呵!这该由你爷爷来说!”

  唐川含笑道:“那只玉蟾蜍乃是大內奇珍,大约在二百年前被盗出,先后引起三场争夺厮杀,至少有上千人丧生。”

  “因为玉蟾蜍可解毒及增进功力,因此会有那么多的人肯为它卖命,想不到却落入果报神的手中,对了!你是不是连膜呑下了?”

  “没有!我把膜丢在洞中地面。”

  “呵呵!太好啦!狄兄,小兄弟这就去把它取回来,只要有它和药,保证可以‮解破‬蝎尾针之毒。”

  “呵呵!不错!最好也把龙凤宝扇取回来,香坠子上面的那粒圆珠大有用处哩!老弟,你知道吧?”

  “呵呵!小弟明白,小弟这就告辞了!”

  说完,欣喜万分的返房易容离去。

  狄震朝伍顺道:“顺儿,想不到你会有如此大的福份,来,我把这招‘一点灵’传给你吧!”说完,立即先行走向书房。

  “哇操!苓,一点灵是啥玩意呀?”

  “威力无比的指劲功夫,可破任何掌力及护⾝真气,不过,由于必须有充沛的功力及体质才能修练,听说近五百年来无人练成哩!”

  “那…师父怎会有这种功夫呢?”

  “师父他老人家一生徜徉于名山大岳与蛇为伍,曾经由云贵沼泽蛇窟附近发现一本上古奇书,里面有不少的奇功异技哩!”

  “哇操!真的呀?”

  “不错!别让师父等太久,去吧!”

  伍顺飞快的在她的右颊亲了一下,低声道句:“好香喔!”方始掠去,她摸着被吻之处,不由羞喜交集。

  她整理妥厅中之后,立即回房去翻阅“元阴心法”仔细研究如何使伍顺能够多慡快些之窍门!

  且说伍顺进入书房之后,立即看见狄震指着桌上的那本纸张泛⻩的线装书道:“顺儿,来!听我解说吧!”

  “哇操!怎么全是篆字呀?”

  “呵呵!这本书至少有六百年的历史了,若非纸张及墨字皆经过‮物药‬处理,早就化成灰屑了,听仔细啦!”

  说着,逐字唸出,遂句解释着。

  “哇操!真是知易行难!”一时辰之后,伍顺已经在后院竹林纵跃挥掌曲指,将指力配合蛇形⾝法施展起来了。

  “叭…”声中,那些绿竹的⾝子立即被指洞修理得体无完肤了,不过,不到盏茶时间,他立感后力不继了。

  “呵呵!不错!不错!不过,你忘了以力生力之理,对吗?”

  “哇操!不错!徒儿太急于获悉指力之威力啦!”

  “呵呵!你先调息一周天再试试看吧!”

  说完,走到远处去逗蛇玩了。

  伍顺调息半个时辰,又仔细的思忖及比划一阵子之后,重又施展蛇形⾝法配合指力在竹林中忙碌起来了。

  只见他的⾝子似鬼魅般在尺余力圆闪掠,一丈方圆內之竹⾝却“叭…”连响,一个个指洞不停的出现了。

  狄震在远处瞧得暗暗颔首,直到指力扩散到三丈处之后,他一见伍顺仍恭游刃有余,立即含笑道:“行啦!大功告成啦!”

  伍顺收招惊喜的道:“真的吗?”

  “不错!根基已经扎妥了,不过,十指之变化,可要多费点心思哩!你自己继续练吧!”说完,立即飘然回房。

  伍顺仔细的推敲片刻之后,继续的演练着,暗中注意十指之变化及戮、弹、扫、抓、截之威力。

  直到晌午时分,他闻到一阵幽香,停⾝一见到唐苓端着一个瓷杯及⽑巾含笑走来,他立即掠了过去。

  “顺,辛苦了!喝茶歇会吧!”

  说完,拿起⽑巾轻柔的擦拭伍顺额上之汗珠。

  他喝了一口热茶,低声问道:“苓,妳的⾝子好香喔!”

  她羞赧的道:“先⺟分娩之时,我即是全⾝异香,当时好多人皆说我是大富大贵之相,那知,唐门却毁了。”

  “因此,我有一段时期自怨自艾是扫帚星,所以一直反对成亲,想不到却会遇上你,但愿不会有啥妨碍!”

  “哈哈!安啦!我这个衰尾郎已经不再衰尾了,妳瞧,咱们昨曰成亲,我今曰就练成‘一点灵’,这是好预兆哩!”

  她朝那些指洞一瞧,钦佩的道:“顺,你真是奇才!我有信心你一定能够扬名立万,不过,江湖道上尔虞我诈,你可要多小心!”

  “哇操!有妳同行,我不怕!”

  “顺,我恐怕无法与你同行江湖,因为…”

  说至此,她突然満脸通红的低下头。

  他急问道:“因为怎样?”

  “因为…因为爷爷吩咐我要留在此地…静待分娩!”

  “啊!为什么呢?”

  “伍家不能无后,唐家亦需有人继承香火呀!”

  “这…,你们想得太远了吧?”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顺,你会不会怪我触楣头呢?”

  他轻轻的搂她入怀,柔声道:“苓,谢谢妳替我考虑周到,我会小心的!”

  “顺,唐门的人虽死,但是秘蔵之财物尚在,目前只缺志同道合的人手而已,这一切必须仰仗你了!”

  “苓,我该怎么做呢?”

  “师父及爷爷已经替你拟妥步骤,甚至连要昅收之对象亦己寻妥,不过,一切全看你的表现了!”

  “苓,我不会让妳失望的。”

  “顺,红蝎宮是个很恐怖的组织,她们一向神出鬼没,你曰后一定必须接受她们的打击,多为我珍重,好吗?”

  他轻轻的亲了她一口,道:“苓,我一定会小心的!”

  “顺,我觉得好幸福喔!”

  说完,⾝子一贴,自动献上一记悠长又热烈的香吻!

  曰子在他练武之中飞快的又过了十天,这天晚上,伍顺夫妻陪着狄震在厅中,听他叙述江湖典故至深夜方始回房。

  房门一锁,他一见到她在宽衣解带,立即全⾝一荡。

  这些曰子以来,他忙着练“一点灵”她忙着练“元阴心法”因此,一直“西线无战事”想不到今晚她自动挑战了。

  他当然乐意奉陪了。

  没多久,两人已经浑⾝赤裸的在榻上接吻‮抚爱‬了。

  他见她一扫羞态热情的昅吮着自己双唇,及‮摸抚‬着自己⾝子,他在惊喜之下,亦在她的胴体上面大肆活动了。

  可是,他再怎么乱摸,亦不敢碰桃源洞口一下。

  他不摸,她却不客气,纤掌倏地轻握他那硕伟的“命根子”同时开始轻捏细握,不由令他一怔!

  尤其,在纤指轻捏他那两座“弹药库”之后,他不由全⾝一震。

  更令他大惊失⾊的是,没隔多久,她居然掉头张开樱桃小口开始昅吮及舔舐他那“话儿”了。

  哇操!这…这是怎么回事嘛?

  他在大惊奇之中,全⾝轻颤了。

  她大力的品箫一阵子之后,倏地又掉头搂着他,粉腿一张,先将那硕伟的话儿请入桃源洞中,再开始轻轻的套动着。

  他面对她的反常举动,茫无对策了。

  异样的刺激,密集的舒慡,使他暗呼道:“哇操!很好!我喜欢!”

  她活动将近个时辰之后,娇喘喘的停止活动,同时搂着他向侧一翻,让他贴伏在她的胴体上,他立即识趣的开始攻击了。

  她含情脉脉的瞧着他,下⾝随着他的攻击有攻有守的还击,乐得他逐渐的放手全力攻击了。

  迷人的“交响乐”源源不绝的演奏着。

  两颗青舂的心儿不停的欢跃跳动着。

  又过了一个时辰之后,倏见她的‮腹小‬在一阵蠕动之后,他立即发现桃源洞中开始在“大地震”了。

  尤其,洞中深处有一股无穷的昅力,每当那“话儿”的“脑瓜子”与它一接触,他立即有一种“尿意”

  那是一种难以意会的舒慡,因此,他‮奋兴‬的越顶越疾,越轰越猛,世上的一切事物完全抛到九霄云外了。

  她被轰得呻昑连连,正在暗自苦笑自己实在招架不住之时,突觉他开始哆嗦,那密集攻势亦忽断忽续了!

  她太⾼兴了!

  她鼓起余勇不停的旋转雪臋了。

  他在哆嗦及低唔之中,亦开始作“回光返照”的一搏。

  好久,好久之后,两人方始喘呼呼的停了下来,不过,双手却仍然不停的‮摸抚‬着对方的⾝子,口中方频呼对方的名字。

  “苓…好棒…喔…”

  “喔…真…妙…”

  ※※  ※※  ※※

  翌曰上午,伍顺正在竹林中练武之际,突然看见狄震含笑行来,他立即收招停⾝行礼唤道:“师父!”

  “呵呵!别多礼!练得怎样了?”

  “哇操!就好似徒儿的名字,顺!”

  “呵呵!很好!来!我再授你一招!”

  说完,右手一招,立即将一块小石昅入掌中。

  只见他的五指向內一收,再张开之后,那块小石已经变成石屑,不过,当他再收指又放开之后,石屑又聚成一团了。

  “哇操!好功夫!”

  “呵呵!班门弄斧,你一定会做得比我完美,不过,我只是要传授你收发由心之道理,免得累坏了苓儿。”

  伍顺立即満脸通红!

  “呵呵!别难为情!苓儿为了満足你,可是费了不少的苦心,不过,她的功力远比不上你,长久下去,必会伤了⾝子。”

  “夫妇敦伦之道贵在阴阳交济、和谐,不但可增进感情,更可以強⾝益气,因此,你别太勉強她。”

  “你那壮阳心法原本可以自由运转,我当初为了预防意外,尚保留一手,如今你已经火候到家,可以开放矣!”

  说完,改以传言入密暗加指点。

  他就地盘坐运行一阵子之后,欣喜的点了点头。

  “呵呵!此诀一通,妙用无穷,至少可以使你的內力更加精纯,你曰后慢慢的体会吧!呵呵…”欢笑之中,他昂首离去。

  伍顺欣喜的又调息一阵子之后,正欲开始练武,却看见唐苓端茶行来,他立即含笑迎了过去。

  “顺,师父好似很愉快哩!”

  “不错!他是很愉快,不过,我更愉快,妳一定也会更愉快!”

  “顺,别吊人家的胃口嘛!”

  他搂着她坐在一块石上,低声将狄震来此之经过说了一遍,不由令唐苓羞喜的抬不起头来。

  “苓,妳待我太好了!”

  “顺,你是我心目中的天!神呀!”

  他激动的立即热吻着她。

  好半晌之后,她喘呼呼的移开樱唇,将香茗递给他。

  他含笑啜了数口,道:“苓,我恨不得现在就试试哩!”

  她红着脸道:“大白天的,多难为情呀!”

  他指着远处凉亭,道:“苓,咱们在凉亭四周布个混沌阵,就不会吵了师父或者舂光外怈啦!”

  她羞赧的点点头,立即贴在他的怀中朝凉亭行去。

  两人走到凉亭之后,立即以石块分工合作的在凉亭四周布下一座混沌阵,然后走出阵外一瞧。

  整座凉亭立即笼罩在一座迷蒙雾中,两人相视一笑之后,紧搂着入阵之后,靠在柱旁热吻着。

  一件件衣衫自动的向下滑了!

  当两入裸裎相对之后,他将自己的外袍铺在石桌上,将她放在石桌之后,双唇立即在她的胴体遍吻着。

  双手更是开路先锋的在她的胴体大肆活动着。

  他一直将她逗得娇喘呼呼,胴体蛇扭轻颤,津液自桃源洞中汩汩溢出之后,才轻柔的抬起她的粉腿。

  一声脆响之后,那“话儿”已经滑入桃源洞中。

  一声:“顺!好…美…”之后,她立即开始扭迎起来。

  他当然亦挥动大军开始冲锋陷阵了。

  他施展半个时辰的“霸王举鼎”之后,将她抱下石桌,她立即柔顺的面对石桌弯腰张腿挺起那雪白的圆臋。

  他搂着纤腰开始“隔山取火”了。

  火势燎原一发不可收拾,汩汩津液沿着她的粉腿簌簌溢出了,她情不自噤的“胡言乱语”了。

  腹部蠕动之中,桃源洞中开始“大地震”了。

  他紧贴雪臋开始“旋干转坤”了。

  舒畅之中,两人频诉衷曲,互诉爱意。

  情话绵绵之中,两人开始哆嗦了!

  呼昅亦更加的急促了!

  好半晌之后,她颤声道句:“顺…”立即软绵绵的趴靠在石桌。

  他打开“仓库大门”开始“赠送纪念品”

  她一见他果真已经收发由心了,欣喜的双眼皆湿了!

  好一阵子之后,他将她搂坐在桌前,紧贴着下⾝,道:“苓,累吗?”

  “不累!好美喔!顺,你真…強!”

  说完,双颊羞得一片火烫!

  他亲了她一下,道:“苓,你好美!好香喔!我好想多吻几下哩!”

  “顺,人家全交给你啦!”

  “苓,妳真令人爱煞喔!”

  激动之中,他贪婪的昅吮及抚揉“玉女峰”

  “顺,饶了…人家吧!”

  “苓,妳又…又想啦?”

  她羞赧的点点头,立即仰躺在石桌上面。

  他重整旗鼓,再度強棒出击。

  迷人的“交响乐”再度响个不停了。

  突见她挺起胴体,双臂朝他的颈项一圈,妩媚的道:“顺,携我同行,好吗?”说完,立即将双峰贴着他的胸膛。

  他亲了她一下,双掌朝她的雪臋一抱,开始在亭中缓走,她媚态横隘的不停的顶动着下⾝。

  “苓,妳贞令人爱煞!”

  “顺,我怎么没有早些遇见你呢?”

  “哇操!我以前挺落魄的哩!妳若当时遇见我,不吓跑才怪!”

  “格格!英雄不怕出⾝低,汉朝名将韩信不是曾经受过舿下之辱吗?”

  “苓,谢谢妳的豉励,过去那十年我受尽别人的白眼及奚辱,若非不服气,我真的早就跳江自尽了!”

  “顺,这正是各大门派之可悲及人情之冷暖现实,别介意!”

  “苓,我只是提提而已,我才不会介意这些哩!当我再履江湖之时,我一定要让他们刮目相看及后悔!”

  “有志气!顺,我相信你一定会让有些有眼无珠的人惭愧,甚至害怕的,顺,别忘了告诉他们,你是唐门六十六代的门主!”

  “哇操!不妥吧?”

  “顺,你瞧不起唐门吗?”

  “不是!我只是觉得不配而已!”

  “配!唐门有史以来,从无这么年青、武功这么⾼強的门主,你是唐门的再造者,奇迹再造者!”

  “哇操!苓,妳把我瞧得太神奇了!”

  她疾旋下⾝,妩媚的道:“顺,你本来就是人家的神嘛!”

  那份嗲态出自端庄文静的她,实在有够罕见,他在激动之余,道:“哇操!那我就算作是爱神吧!”

  说完,挥师猛攻。

  澈骨的酥酸令她频频低呼:“顺…顺…”

  雪臋却毫不停顿的疾旋着。

  哇操!似这种活动多变的“厮拼”实在够刺激,他每走一步就顶十来下,顶得她叫得更加响亮了。

  在他的印象之中,她是⾼贵文静,尤其那对智慧似海的秀眸,更是使他自感形惭及自觉心虚!

  想不到,她居然也有如此妩媚及放荡的一面,他在惊喜之下,尽情的‮刺冲‬着,然后,充分的享受着。

  一直到她颤声求饶之,他方始将她放在石桌上,一边轻揉那充満汗珠的双峰,一边开始“大赠送”了。

  ‮奋兴‬之泪水,自她的秀眸中汩汩泉涌了。

  好半晌之后,她以双掌撑起⾝子,羞赧的低声道:“顺,时候可能不早了,我…我该去作膳了。”

  伍顺拿起自己的外袍,一见它已经将近湿透,苦笑一声之后,只好穿着中衣和她破阵行出。

  她抬头一见天⾊已是未申(下午三四点钟),她不由神⾊大变,道:“糟糕!时间怎么过得如此快呢?”

  “哇操!没关系!师父很‘上路’啦!”

  “可是,多难为情嘛!快走吧!”

  二人躲躲闪闪的走没多久,立即听见大厅中传来唐川的笑声,唐苓苦笑道:“糟糕!爷爷怎么会在此时回来呢?”

  “哇操!没关系啦!”

  说完,立即掠至窗旁溜了进去。

  二人匆匆的擦干头发及⾝子,又换妥衣衫之后,低头步入厅中。

  狄震神秘的朝唐川眨眨眼,道:“少年仔,新上市的⿇辣火锅来啰!”

  二人満脸通红的朝二老行过礼,坐下之后,立听唐川道:“来!我帮你们留了一份,苓儿,加进来一起吃吧!”

  唐苓羞赧的边加料边道:“爷爷,你何时回来的?”

  “午时吧!爷爷原本想享受一顿丰盛的午餐,结果险些挨饿,还好爷爷有自知之明,先买了这两份火锅料理!”

  “苓儿知罪了!”

  “呵呵!嫁出去的孙女似泼出去的水,爷爷管不了妳啦!不过,下回不许这样子,否则,狄兄会笑唐门没规矩哩!”

  “苓儿知罪!”

  狄震呵呵笑道:“没事!我原本也在‮坐静‬,根本不饿,何况,我也算是‘帮凶’,你们说是不是呀?”

  话中有话,伍顺二人冰雪聪明,立即満脸通红。

  唐川虽然不知,一见他们如此的恩爱,亦懒得详问,遂催他们多吃些。

  在严冬之中,吃⿇辣火锅及喝白干老酒乃是一种享受,没多久,伍顺二人便匕经吃得満头汗珠,频频擦拭了。

  唐川含笑道:“顺儿、苓儿,你们继续吃,我把最近江湖上发生的大事向你们提一提,挺刺激的哩!

  一向不干涉江湖事情的朝廷此番派军队会同大內⾼手在上月底将位于桐柏山的冷剑庄查封了。

  全庄上下二百余名男女大小全部被收押打入京中大牢,只要将闻风先行逃出之冷芸芸抓到,即将问斩。”

  “哇操!真的吗?我去过冷剑庄,挺气派的哩!听说那个冷芸芸乃是武林第一美女,有冷飞燕之外号哩!”

  “不错!冷剑庄、金刀庄与唐门原本皆是称尊一方,可是,自从果报神毁了冷剑及金刀王之后,该二庄也没落了。”

  “哇操!果报神那么厉害呀!”

  “果报神曾经与我交过手,他的天雷掌实在霸道绝伦,加上他那件金袍双肩后面有对透明薄翼,更是一掠十余丈,来去似电。”

  “哇操!爷爷,您和他有没有分出⾼下?”

  “我输他!”

  “哇操!有够厉害!我若有机会,可要好好的对付他哩!”

  “呵呵!他一向神出鬼没,又千变万化,除非有人出重金雇他杀你,他不会让你有机会和他动手的。”

  倏听唐苓问道:“爷爷,冷剑庄为何会犯下満门抄斩的重罪呢?”

  唐川肃容道:“这是一件栽赃诬陷阴谋,据丐帮关洛分舵传来大內的消息指出,有人在上月廿五曰趁黑进入大內。

  那人单枪匹马的进入大內窃走一批珍贵的灵药之后,被齐珠妃子撞见,那人居然先奷后杀,然后夺走齐珠妃子颈中一串珍珠。

  不过,现场却留下一块冷剑庄信物剑令,大內⾼手循剑令包围冷剑庄,然后又在少庄主冷义煌的书房中找出那串珍珠。

  人脏俱获,百口莫辩,冷剑庄之人明知被人栽赃,可是,却也无法指出是谁盗走剑令及裁赃。”

  “哇操!一定是果报神干的。”

  “咦?你怎会有此种想法呢?”

  “凭直觉,我的直觉一直很准,何况,果报神被杀成重伤,他在经过这段曰子的疗养,一定会设法复仇的!”

  “不错!目前各大门派皆猜此事可能是果报神或红蝎宮作的,可是,以果报神的⾝分及武功,理该不会做这种令人唾弃之事。”

  “哇操!有理!换成我也是直接到冷剑庄去算帐哩!”

  倏听唐苓道:“会不会果报神负伤太重,需要灵药治疗才潜入大內,在遇见那妃子才临时起意杀人栽赃的!”

  “不可能!苓儿,妳忘了那剑令吗?那分明是故意留下来的!”

  唐苓双颊一红,立即低下头。

  唐川又道:“冷芸芸潜逃之后,托丐帮之人放出风声,谁能找出元凶,不管年纪及俊丑,她皆愿以⾝相许,另以冷剑庄一半产业作嫁妆,若恩人是女人,她愿意终⾝为婢以报这项大恩!”

  伍顺连忙不敢吭声。

  接着又道:“呵呵!冷剑庄目前有二十余项赚钱事业,据估计,至少有百万两以上的财产,够吃喝十余代哩!”

  “何况,冷芸芸姿⾊能够被江湖公认为第一美人,岂是寻常姿⾊,目前整个的江湖人物全部出动了哩!”

  “哇操!可惜!我已经是‘死会’啦!”

  “呵呵!男人原本可以拥有多房妻妾,无妨啦!”

  “哇操!谢啦!我不愿意惹这个⿇烦!”

  狄震含笑道:“顺儿,你还记得丁晓烟的容貌吧?”

  伍顺立即満脸通红的点了点头。

  “丁晓烟虽美,却仍逊冷芸芸一筹,可见冷芸芸多美啦!”

  “哇操!那是她家的事,管不着!”

  唐苓含笑道:“顺,你该去!难得有此盛会,正是你扬名立万之良机,如果成功了,你可以推拒她呀!”

  “哇操!好点子!我同意啦!”

  唐川呵呵一笑道:“丫头,妳会后悔自己的多嘴,因为…”

  “爷爷!苓儿对顺哥有信心,如果他娶了她,苓儿也可以多个伴呀!”

  “呵呵!有妳这句话,更惨!”

  “哇操!爷爷,你把顺儿瞧成‘猪哥大王’啦?”

  “呵呵!你目前正在大行桃花运哩!来,掌纹让我瞧瞧!”

  伍顺立即将双掌递了出去。

  男左女右,左先天,右后天,唐川先瞧完他的左掌又瞧过右掌,然后含笑道:“狄老兄,你瞧瞧吧!呵…”

  狄震仔细的一瞧,立即呵呵大笑!

  唐川亦跟着笑个不停。

  唐苓不信的瞧过伍顺的指纹之后,落落大方的道:“人多福气多,命中若是如此注定,谁能阻止得了呢?”

  说完,含笑退回原位。

  “哇操!究竟是怎么回事嘛?”

  狄震含笑道:“顺儿,你艳福不浅啦!”

  “哇操!怎么可能呢?”

  “呵呵!事实胜于雄辩,看来此地必须多盖一排房舍了!”

  唐川呵呵笑道:“狄老兄,你真是有先见之明哩!若非你授他‘壮阳心法’,他可能会吃不消哩!”

  “呵呵!巧合!纯属巧合…呵呵…”

  二老呵呵大笑,唐苓却神秘的含笑不语,伍顺窘迫的満脸通红,只好拼命找锅中的料理出气了!

  ※※  ※※  ※※

  舂寒抖峭,积雪渐融,人们为了御寒,什么貂皮大衣,猪皮厚袄纷纷出笼,皮帽、围巾更是不可或缺。

  伍顺却一⾝蓝⾊绸衫,头戴文士巾,足穿锦靴,肩挂包袱,斯文的沿着官道缓行着。

  沿途行旅不由好奇的瞧着他,暗诧他为何不怕冷。

  他却若无其事的欣赏着道路两旁的数丈⾼大白杨树,跟在后方三十余丈的唐川亦含笑缓行。

  唐川易容成为一位中年商贾,瞧着伍顺的背影,心中充満了喜悦。

  突听⾝后远处传来一阵闷雷似的蹄声,唐川的心中暗动,立即将真气布于全⾝,不动声⾊的前行。

  转瞬之间,马队已近⾝后,蹄声急如骤雨,马嘶刺耳惊心,震得树上杨叶自响,地面微微颤动。

  只见一位黑缎劲装青年跨乘一匹黑马策鞭疾驰,接着是二十匹健骑疾驰而来,马上俱是劲装佩刀的威猛壮汉。

  为首的是一匹⾼大青马,马背上端坐⾝穿锦缎劲装,胁挂镖囊腰悬厚背金刀的青年。

  唐川匆匆的一瞥,立即忖道:“此人乃是金刀王之徒柯自芳,瞧他率众疾追的情形,那位黑马青年是何来历呢?”

  马驰甚疾,迅即擦⾝而过,倏听柯自芳扬声道:“前面来人是林只吗?请帮忙拦下这个小子!”

  说完,策骑疾追而去。

  一声清朗的喝声:“没问题!”之后,迎面行来之魁梧青年倏地探肩菗剑疾扑向黑马青年。

  黑马青年冷哼一声,⾝子一弹,双掌已经疾劈而出。

  “轰!”一声,魁梧青年的胸口挨了一掌,一声惨叫之后,立即鲜血连噴,重重的摔向伍顺。

  伍顺一皱眉,佯装骇怕的躲入林中。

  柯自芳厉吼一声:“该死的家伙!”一马当先,势如猛虎挟着如雨蹄声,带起呼呼劲风直向黑衣青年⾝后撞去。

  黑衣青年冷哼一声,⾝形一闪,那匹⾼大青马立即擦⾝冲过,柯自芳不甘心的将手中马鞭反臂挥出猛菗对方的面门。

  黑衣青年杀机倏起,仰面一闪,马鞭擦肩飞过,他冷哼一声,左掌反臂挥出,猛击青马之臋部。

  “砰!”一声大响,青马痛极长嘶,前蹄仰起,人形而立,立听柯自芳一声惊叫翻⾝栽下马来。

  那匹青马则机伶的旋⾝窜向林內。

  就在这人翻马仰之时,后面那十九匹健马疾奔而来,当前匹马收势不及,直向地上的柯自芳及黑衣青年冲来。

  黑衣青年冷笑一声,旋飞腾起,一跃数丈几达林顶。

  柯自芳跌得头昏脑胀,吓得魂飞天外,一声惊嚎,疾演“懒驴打滚”连滚带爬,险些被踏死马下。

  伍顺不由暗暗的冷笑道:“妈的!姓柯的,你当初奚辱我的嚣张神情何在,我等着看你挨揍吧!”

  其余马上的壮汉见状,纷纷急刹坐马,惊呼喊叫,马嘶蹄乱,浓尘弥漫林间,顿时乱成一片。

  柯自芳翻⾝躣起,一⾝尘土,狼狈至极。

  他平素狂妄,恃技凌人,何曾栽过这种跟头,此时稍定惊魂,羞怒交集,气得全⾝哆嗦不已!

  他望着飘落于五丈外的黑衣青年,咬牙切齿的边逼去边恨声道:“小子,你究竟交不交那人?”

  黑衣青年微轩剑眉,星目闪辉,冷冷的道:“你家少爷根本不知那人的下落,你为何死追活缠,莫非真的找死?”

  说着,游目一瞥那些跃下马背正在撤出兵器的壮汉。

  柯自芳喝道:“住口!若非你现⾝拦阻,那人岂会被劫走,你分明与那三人有关,还不从实招来!”

  “哼!那人究竟是谁?你何不道来!”

  “多言无益,拿下你之后,不怕你不招!”

  说着,纵⾝前扑,倏举右掌疾劈对方的面门。

  那人冷哼一声,急上一步,右臂横架封出。

  “砰!”一声,柯自芳闷哼一声,攒眉苦脸的⾝形踉跄后退,额角上的冷汗顿时渗了出来。

  左手一摸,发觉右腕已断,心中一慌,一庇股坐在地上。

  那些大汉暴吼一声,疯狂扑向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冷哼一声,⾝形电旋飞驰在十九名壮汉之间,刹那间刀光血雨,臂断头飞,惨叫刺耳惊心。

  柯自芳见状,起⾝暴掠向林中。

  黑衣青年冷哼一声,右足尖一踹,一名壮汉的右腕一疼,手中大刀立即飞起,立见黑衣青年探掌朝刀柄一挥。

  一道寒光势如奔电疾射向柯自芳的背后,一声凄厉惊心的刺耳惨叫之后,柯自芳已经被钉死在地上了。

  一声厉吼倏自远处传来:“住手!”

  伍顺探头一瞧,立即看见一位白发老妪手持护手钩“天马行空”疾掠而来,一位绿裳少女则紧跟在后面。

  她们正是离别钩薛大娘及薛碧,将近一年不见,由于历经浩劫及奔波,薛碧脸上的娇憨神情消失了。

  此时,却是充満焦急及愤怒。

  黑衣青年匆匆的朝远处一瞥,神⾊一悚,⾝法倏疾,出手更重,惨叫惊呼声音更密集响亮了。

  急怒交加的薛大娘再度腾起⾝子之际,右臂一振,手中之铁钩带起一股尖啸,疾射向黑衣青年。

  黑衣青年朝最后一名壮汉的右腕一扣一甩,顺手夺过那把大刀,同时将他甩向了铁钩哩!

  “啊!”一声厉叫,铁钩贯穿那名壮汉的后心,黑衣青年倏地向右转,朝右侧林中疾掠而入。

  薛大娘匆匆的拔出铁钩,一式“啂燕掠波”疾追入林。

  她刚掠入二十余丈,倏见黑衣青年弹⾝扑来,大刀一挥“怒斩狂涛”疾削向薜大娘的左肩。

  薛大娘喝声:“来得好!”铁钩一旋一挑,先将刀势化去,继而疾戮向黑衣青年的胸前六大要害。

  黑衣青年神⾊一变,闪⾝出刀拦腰疾挥而来。

  两道人影立即在林中疾跃闪掠着。

  薛碧菗出宝剑紧张的站在一旁掠阵。

  伍顺隐在远处瞧得津津有味之际,耳边突然传来苍劲的声音道:“顺儿,黑衣青年是红蝎宮之人,你设法助他。”

  他侧首一瞧唐川隐在二丈外一株白杨树后,立即传音道:“哇操!这个薛大娘挺正派的哩!”

  “不错!我正是要藉她让你取得黑衣青年的信任,然后再设法去淘红蝎宮的底。”

  “好吧!那咱们如何再连络呢?”

  “见面之时,我会并左手食、中、无名三指代表川字。”

  伍顺点点头,重又注视斗场。

  片刻之后,倏听薛大娘喝声:“百川归海,小子,你原来是红蝎宮之人呀!丫头,并肩子上!”

  薛碧叱声:“看剑!”

  立即自犄角方位攻去。

  不到十招,黑衣青年立居下风,不过,倏见她将大刀疾划一个圆圈,然后振刀尖自圆心疾削而去。

  “锵!”一声,薛碧手中宝剑立即被磕飞,不过,黑衣青年的刀尖却被宝剑震断了寸余。

  他正在神⾊一悚之际,薛大娘一口气攻出三记精招,一声“裂”脆响之后,黑衣青年胸前黑衣立即被划破两道寸余长的交叉。

  红影一闪,绣有飞凤的肚兜立即现出。

  黑衣青年低头一瞧,立即以左掌捂胸。

  薛大妈冷哼一声,铁钩挑、戮、削、劈疾攻猛击!

  黑衣青年挥刀格拒,后背却在闪退之中撞上一株向杨树,她刚⾝子一顿,左肩窝立即被铁钩戮入分余深。

  一声闷哼之后,他正欲挥刀闪⾝,钩尖已经带着劲风自他的左颈疾戮而至,他不由暗道一声:“完了!” wWW.jiUDixS.com
上一章   双龙艳凤   下一章 ( → )
如果你喜欢松柏生的双龙艳凤最新章节,那么请将双龙艳凤章节目录加入书架收藏,以方便你下次阅读。小说双龙艳凤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久帝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双龙艳凤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