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帝小说网提供本性难移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久帝小说网
久帝小说网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小说阅读榜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免费的小说 我与爹爹 校花滛传 主奴进化 小小爱奴 心在堕落 乱爱游戏 青春碎片 山村风蓅 娱乐都市 将错就错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久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本性难移  作者:倪匡 书号:43394  时间:2017/11/6  字数:8949 
上一章   ‮鬼见、四‬    下一章 ( → )
  张泰丰还没有站定,就急不及待地道:“卫先生,有一件事,非常需要你的意见。”

  我还没有问是甚么事情,在一旁的小郭已经大声喝道:“喂!你这个人懂不懂礼貌?”

  张泰丰愕然:“我哪里无礼了?”

  小郭十分焦躁,厉声道:“我们正有事情在商量,你一进门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打断我们的话题,这还不算无礼?”

  小郭刚才说有一只鬼跟着游救国,令得我们大笑,他可龙憋了一肚子气,这时候就全出在张泰丰⾝上了。

  我故意不出声,看张泰丰如何反应。张泰丰怔了一怔,立刻向小郭行敬礼,道歉:“对不起,我没有留意。”

  小郭气犹未消,一挥手,道:“走开!到一边凉快去。”

  小郭的态度恶劣至于极点,张泰丰苦笑,并不生气,还放软了语气,和小郭商量:“我需要听卫先生意见的事情,和几百万人的生活有关,早解决一刻好一刻!能不能让我先说?”

  同样的话,如果出自温宝裕之口,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可是以找对张泰丰的认识,我知道他绝非说话夸张的人。那么如他所说,几百万人生活受影响,就是很严重的大事情。

  我向小郭望去,小郭神情不屑,冷笑道:“有没有那样严重!”

  张泰丰急急道:“严重之极,实在不能再拖下去,已经有些地区断了食水供应,如果再不做决定,全城都要断水了!”

  从张泰丰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听到的人全部愕然。白素扬了扬眉,我知道她和我一样,立刻想到了刚才老蔡的投诉。

  事实上食水供应的不正常,已经持续了很久,民众怨声载道,而有关方面一直没有详细的解释,只说是最大的蓄水湖出了一些问题,全城供水要由其它的蓄水湖负责。现在听张泰丰这样说,其它的蓄水湖可能已经没有存水,所以才出现了断水的情形。

  这一点很容易明白,可是令人不解的是,断水和警方有甚么关系呢?看来其中很有文章。

  温宝裕首先问道:“你调到水务局去工作了?”

  张泰丰苦笑:“温先生,我没有时间和你开玩笑,事情很严重,卫先生,请你听我说…”

  我再向小郭望去,小郭虽然不愿意,可是也没有出声,显然他也感到事情大有古怪,而且有关民生,只好让他先说。

  张泰丰略停了一停,小郭才道:“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说!”

  张泰丰连连点头:“在三十二天之前,‮夜午‬时分,大蓄水湖的管理人员,发现在最大的聚水道口,有人放置了大量不知名物体,那时候正是连场豪雨之后,聚水道中的水像万马奔腾一样…”

  小郭喝道:“不必使用形容词了!”

  张泰丰道:“我只是想说明,当时的情形是管理人员虽然发现了这种情况,可是无法制止。”

  我也感到张泰丰叙事的能力颇差,因为他说了不算少,可是没有说到事情的中心,中心是放到蓄水湖中去的是甚么东西。我想追问,可是却被白素阻止。

  我知道白素的意思,不让我问,是怕我越问,张泰丰就越说不清楚。

  我忍住了不出声,张泰丰继续道:“不知道是甚么人用了甚么方法把那些东西放在聚水道下面的,看来是想运用聚水道中冲下来的水,去冲刷那些东西…”

  他说到这里,我勉強还可以忍得住,红绫却忍不住了,她大声道:“说了半天,那些东西究竟是甚么东西?”

  温宝裕大力鼓掌,显然那也是他想问的问题。

  张泰丰摊了摊手,神情苦涩:“就是不知道那些东西是甚么东西!”

  白素叹了一口气:“让他说,别打断了他的话头!”

  红绫张大了口,看来她要很努力,才能不再出声。

  张泰丰这才说下去:“根据四个当时看到那种特异情形的管理人员的口供──经过反复隔离盘问,他们四人的口供完全一致,没有使人不相信的理由。”

  张泰丰他非要慢慢说,我们再心急地无可奈何。

  张泰丰也看出我们的神情很不耐烦,他苦笑道:“由于事情真的十分特别,卫先生如果肯移驾到大蓄水湖去,在现场由那四个管理人员解说,就容易明白得多。”

  我拒绝:“我想我的理解力还可以,你只要不再兜圈子,说得慡快些,我们这里几个人都可以明白。”

  张泰丰长长地昅了一口气,比着手势:“我们常常在码头上看到货物起卸,用一张很大的网,把货物放在网中,用起重机吊来吊去…”

  他说到这里,我们都不噤面面相觑,因为要他慡快些说,他竟然越扯越远了!

  张泰丰一面说,一面还连连打手势,要我们别打断他的话头。

  他继续道:“这种网,容量很大,可以放下几十个一公尺见方的大箱子,情形就是有人把这样的一个大网,网中有几十个箱子,放到了聚水道的下面。”

  他越说神情越是紧张,我道:“那有甚么大不了!只要有一辆起重卡车,就可以做到这一点了。”

  白素道:“我看问题是在于那几十个箱子里而是甚么东西!”

  张泰丰连声道:“是!是!这才重要。”

  我没好气:“那么究竟是甚么东西?”

  这个问题我已经提出过好多次了,张泰丰如果能掌握重点,一开始就应该说出是甚么东西。

  可是直到这时候,他对这个问题的回答竟然还是:“不知道,不知道那是甚么东西。”

  我和小郭有点忍无可忍,白素向我们挥手,问张泰丰:“是取起了那些箱子,打开之后,看到了里面的东西,可是不知道是甚么?”

  张泰丰‮头摇‬:“不是。情形是那些箱子不知道是用甚么材料做的,竟然会在水流的冲击之下溶解!在那四个管理员看到的时候,网中的箱子可能只剩下了一半,而剩下的那一半,也在迅速溶解之中。”

  张泰丰所说的情形确然十分特殊,我在脑中构想出那种奇特的画面,立刻问道:“箱子会溶解,箱子里面难道没有东西?”

  张泰丰昅了一口气,神情更是严重:“有,他们起初看不清楚箱子里面是甚么东西,在取来了強力照射灯之后,才看清楚箱子里全是一种浅蓝⾊的结晶体,像是耝盐。那种东西在水里溶解的程度更快,一被水冲进蓄水湖中,立刻就溶化在水里不见了!”

  等张泰丰说到这里,我和白素、小郭都站了起来,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照张泰丰所说的箱子中的东西,像是甚么化学品,有那么多的化学品溶进了蓄水湖中,事情可大可小──如果有毒,那就是‮大巨‬的灾难了!

  而这时候我也知道何以近来供水的情形如此糟糕,一定是有关方面在接到了报告之后,就停止了大蓄水湖的运作。而大蓄水湖负担了百分之六十的供水任务,一旦停止供水,整个城市的供水情况自然糟糕透顶!

  现在看来已经到了无水可用的程度,自然严重之极。

  不过照张泰丰所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一个月有余,难道还不知道被溶在蓄水湖中的化学品是甚么成份?

  我们都等着张泰丰说下去。

  张泰丰双手握着拳:“四个管理员看到了这种情形,自然吃惊,立刻向上级报告。可是由于情形奇特,很花了一些时间才便上级明白发生了甚么事,等到上级人员赶到,所有箱子和里面的结晶体,都已经溶解在水中,宛如舂梦了无痕,只剩下那张大网──如果不是还有那张网,根本没有人会相信那四个管理员所说的情形。有关方面通知警方,我在凌晨三时赶到现场。”

  张泰丰叙事的方式,虽然使人不耐烦,可是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够将事情说得清清楚楚。

  他略停了一停,才继续:“到天亮,我召集了专家,很快就肯定有一辆载重超过十吨的重型卡车,曾经沿着大蓄水湖行驶,驶到聚水道旁边停下,地上有明显的重痕,估计溶解进蓄水湖中的化学品,在八吨到十吨左右。”

  张泰丰叹了一口气:“再根据大蓄水湖的蓄水量来计算,蓄水湖中的水,含这种结晶体的分量达到50-75PPm左右,也就是百万分之五十到七十五。”

  红绫‮头摇‬:“就算是毒性普通的‮物药‬,也足以令人致命,是甚么人干这种可怕的事情!”

  这次轮到我不要红绫打岔,我问:“是甚么性质的化学品?化验的结果怎么样?”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管事情如何奇特,唯一处理的方法,就是先立刻停止大蓄水湖的供水,然后第一时间进行化验,弄清楚溶在水中的是甚么东西。

  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化验的结果应该早就出来了,而大蓄水湖还没有恢复供水,由此推测,化验的结果一定十分惊人。

  可是张泰丰的回答却出乎意料之外,他道:“化验工作在第二天就开始,二十四小时之后就有了结果,结果是甚么也没有。”

  我怔了一怔:“甚么叫做甚么也没有?”

  张泰丰昅了一口气:“甚么也没有,就是蓄水湖中的水,除了正常的成份之外,并没有任何物质增加,也没有发现任何有害、有毒的成份,完全就像是甚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说:“那一定是化验工作不完善!那么多化学品溶进了水中,就算是最普通的氯化钠,也应该可以验得出来。”

  张泰丰并不十分理会我的意见,他像是在自顾自说下去:“化验工作在本地反复进行了七次,结果都是一样。在这个期间并且多次用各种动物进行试验,也周大蓄水湖中的水来饲养几种对水质最敏感的鱼类,也都没有发生任何问题。”

  张泰丰说到这里,向我们望来,我先道:“有这样的化验结果,很可能是化验工作查不出那种化学品;而用动物来试验,需要长时间的观察,有许多可以致癌的物质都要一年或者更多的时间才会发作。”

  张泰丰点头:“正是因为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尽管化验结果表示水质正常,还是不敢决定恢复供水。有关方面把水送到了超过二十个国家去进行重复化验,结果和本地所作的化验结果一样,水根本没有任何不正常的成份!”

  白素皱着眉,红绫瞪大了眼睛,小郭也暂时把他的事情放在一边,在思索。温宝裕伸手指向天,看来准备发表长篇大论,我连忙打手势阻止他开口,抢着道:“我记得若干年前,有一件案子,是有人在蓄水湖下毒,然后勒索,后来被木兰花姐妹粉碎,是不是有人又来这一套?”

  张泰丰‮头摇‬:“开始我们也有这样的设想,可是一直没有任何人来提出要求。那个把大量化学品放进了蓄水湖的人,他的目的好象就是为了要把化学品放进去而已!”

  我思绪十分紊乱──我不让温宝裕说话,是怕他说出话来不着边际,可是其实我自己也好不了多少。

  我也是想到甚么就说甚么,突然道:“用重型起重卡车,把那么多物品放到聚水道,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那四个管理员居然在事后才发觉,真是荒唐透顶!”

  张泰丰回答:“有规定是每小时巡查一次,由于没有人会料到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小时一次巡查已经非常足够,而有一小时的时间,也就很足够放下那些化学品了。”

  我道:“那说明做这事情的人,对每小时巡查的制度有了解,他必然在事先曾经进行过仔细的观察,有没有报告说在事先发现有可疑人物出现?”

  张泰丰忽然现出很古怪的神情,呑了一口口水,欲言又止。

  他的这种表现实在令人莫测⾼深,大家都望定了他。张泰丰想了一想才道:“事情发生之后,成立了一个应变小组,其中警方负责各方面的调查,也曾广泛地查过卫先生刚才提出的问题。”

  我重重顿足:“你就干脆把查到的结果说出来吧!别再兜甚么圈子了!”

  张泰丰感到很委曲:“因为查到的数据很无稽,所以警方并不考虑──有两个晚间在蓄水湖附近谈恋爱的男女,说是在事情发生的两天之前,在蓄水湖边上遇见过鬼!”

  我听了实在啼笑皆非,忍不住脫口道:“真是见鬼!”

  白素在这时候,忽然站了起来,我向她望去,看到她想说甚么,可是又没有说出来。这情形分明是她想到了一些东西,可是一时之间却又说不上来──这种情形在思考过程中常有出现。

  等了一会,白素没有说甚么,又坐了下来。我就继续问张泰丰:“大量化学品的来源,应该不难追查。”

  张泰丰苦笑:“查了,没有结果。”

  在这时候出现了短暂时间的沉默,然后张泰丰说:“大蓄水湖不能一直停止供水,究竟是应该恢复供水还是继续停止,在紧急处理小组中意见分歧,我提议来征求卫先生的意见,大家都表示同意。”

  我不噤苦笑:“这也未免太看得起我了吧!”

  张泰丰却很认真,一点也没有“吃豆腐”的意思:“无论如何要请卫先生发表意见──在紧急处理小组中,赞成恢复供水和不赞成的人数恰好相等。大家都同意由卫先生来投决定性的一票。”

  我心中想:这些人简直不负责任至于极点!那样重大的事情,竟然交给我这样的一个平民百姓来决定,真是岂有此理!我当然没有这个责任来决定是不是供水!

  我一面想,一面向白素看去,只见白素正在和小郭不知道低声商量些甚么。我提⾼了声音:“我完全没有责任来决定这样的事情,我没有意见。”

  正在说着,老蔡又走出来大声道:“这没有水的曰子怎么过啊!再没有水,全城的人都得渴死!”

  张泰丰搭腔:“渴死是不会的,整个城市会变成甚么样,却谁也不能预料!”

  我向着他冷笑:“不管你怎么办,我不会投这一票,不过整件事我一定会追查到底。”

  张泰丰呑了一口口水,迟疑道:“事情如此古怪,会不会是…是…”

  一看到他那种鬼头鬼脑的神情,我就知道他想说甚么了。我‮头摇‬:“外星人如果想在蓄水湖中做手脚,我想不至于要动用数以吨计的化学品,不必从那方面去想!”

  张泰丰苦笑:“可是明明有东西溶进了水中,为甚么会化验不出来?所以我想有可能溶进了水中的东西,根本不是地球上的物质,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情形。”

  我也不噤苦笑──张泰丰所说,不能说是没有理由。

  通过化验,检验出某种物质的过程,本来就是一种还原过程。

  这种过程的产生,是由于先知道有A物质,会有A反应,然后才知道有了A反应,就必然有A物质的存在。

  如果是一种根本不为人所知的物质,当然也就没有任何化验方法获知它的存在。

  假设溶进水里的物质是一种新的、不为人知的物质,那么用已知的方法来化验,当然不曾有任何结果。

  而不为人知的新物质,自然有可能来自外星,不过同样也有可能是地球人新的发现、新的合成。

  如果不是那四个管理员胡说八道,情形就比想象的更严重。

  而张泰丰一再強调,那四个管理员没有说谎的任何动机,而且经过反复盘问,也都通过了测谎试验,所以应该相信他们所说的一切,也就是说确然有大量结晶体溶入了蓄水湖。

  既然知道确然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容易得出应该如何处理的结论。

  在经过了一个月之后,虽然表面上看来像是甚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是那绝不代表不会有事情发生,因为确然有大量结晶体溶进了水中!

  在没有弄清楚溶进水中的是甚么东西之前,蓄水湖的水就不应该供人饮用或者使用,因为没人能够知道会发生甚么样的后果。

  我在想到这里的时候,白素忽然问张泰丰:“在紧急处理小组之中,你是赞成恢复供水,还是反对?”

  张泰丰举起手来,大声道:“我反对,竭力反对!因为既然知道有东西进了蓄水湖,在没有明白那是甚么东西之前,不应该冒险!”

  张泰丰说的,和我刚才所想的一样。

  而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我刚才无法决定,不肯“投票”白素的态度却十分坚决,她道:“你的想法很对!那些急于恢复供水的人非常不负责任,对于完全不可测的后果装成看不见,等于是将头埋在沙中的驼鸟!”

  一听得白素这样说,张泰丰‮奋兴‬之极,手舞足蹈,大声道:“有了卫夫人这番话,我想小组会有决定。”

  白素又道:“大蓄水湖不供水,会使整个城市的生活和工业生产陷入极大的困境,紧急小组在不适宜公开真正原因的情形下,要有很好的应付方法,不然会造成大混乱。”

  张泰丰点头:“我想总有负责的官员,会处理这种非常情况。”

  白素昅了一口气:“你可以向小组报告,我们这里会尽一切力量来查这件事,如果在一个月之內,还没有结果,那么全城的人,也就只好听天由命了!”

  我听了白素的话,心中不噤暗暗吃惊。因为白素那样说,等于是给自己下了一个限期--如果在一个月之內,追查不出结果,全城的人就要使用大蓄水湖中的水,会有甚么的结果,真的只好听天由命了!

  然而我迅速地想了一想,除了照白素所说的去努力之外,实在也没有别的法子可想。大蓄水湖不可能永远不供水,一个月的期限可以说是极限了。

  想到这里,我精神一振,感到真的非全力以赴来查出真相不可,我握着拳,举起手来,表示支持。

  张泰丰一面后退,一面向我和白素鞠躬,通:“我这就回去向小组报告!”

  白素道:“等一等,我有一个问题要先弄清楚。”

  我心想,白素果然说行动就行动,这就开始了。我深知白素的推理能力极強,她所要问的第一个问题一定十分重要,具有关键性。可是白素接下来所说的话却令我莫名其妙至于极点,一时之间完全无法想象她为甚么要问这样的一个问题!

  白素问道:“你刚才说到,在事情发生之前,有一双男女,说是在蓄水湖旁边见过鬼,请把经过情形详细说一说。”-

  那之间张泰丰神情之古怪,难以形容,显然他也完全不能理解白素为甚么在如此紧急关头,竟然会问起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来。

  他的神情又很快变成尴尬,期期艾艾,回答不上来。

  白素皱了皱眉:“是不是警方完全没有注意那一双男女的投诉?”

  张泰丰苦笑承认:“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大家都忙得一头烟,就没有人去理会这种…这种…”

  白素扬眉:“这种胡说八道,是不是?”

  张泰丰点了点头,我忍不住道:“这种见鬼的投诉,警方不如理会,十分正常。”

  白素正⾊道:“可是这是事情发生之前唯一的古怪事情。在完全的漆黑之中,即使是一点萤火,也就是唯一的光明!忽略了这唯一的光明,很不智。”

  张泰丰道:“我这就派人去和那一双男女联络。”

  白素道:“请他们到你的办公室去,而我和郭先生会借你的办公室用一用,在那里会见他们。”

  张泰丰连声答应,急急离去,在门外传来了他车子疾驶而去发出的轰然声响。

  本来我们好好的在听小郭说游救国、陈名富和卢喜鹊的故事,被张泰丰来一打岔,由于张泰丰来说的事情十分严重,相形之下,小郭所说的事情只不过牵涉到了几个人而已,轨显得微不足道了,我甚至于忘记了小部刚才说到哪里了。

  张泰丰走了之后,我们一起望向白素,因为事情定她承担下来的,如何开始行动,要听她指挥。

  白素却道:“小郭,你刚才说到最近游救国感到有一只鬼跟着他,详细的情形怎样?”

  随便我怎么想,我都想不到白素还会对游救国的事情有兴趣,而且兴趣也集中在那只所谓跟着游救国的鬼的⾝上!

  我非常可以肯定,小郭所说有一只跟着游救国的“鬼”并不是我们曾经研究、探索、对之有浓烈兴趣的灵魂,而只是传说中那种青面獠牙、面目恐怖、会吓得人哇哇大叫的鬼。

  对于那种鬼,我没有很大的兴趣,甚至于认为并不存在──绝大多数都是人扮了来吓人的。

  不过一想到人可以扮鬼,我倒反而可以接受白素耍追查那一双在蓄水湖旁“见鬼”的男女,因为歹徒(称把大量不明物体放到蓄水湖的人为歹徒,应该不会有错)为了探索地形,有可能扮成了鬼,在蓄水湖附近活动,这确然是一个线索。然而跟着游救国的那只鬼,实在不必深究了。

  我想到这里,在小郭回答之前,就先发出了一阵不満意的声响。白素当然完全可以明白我的意思,她微笑:“张泰丰去找那两个见鬼的人,要一些时间。反正有空,让小郭把事情说完了,不是很好吗?”

  我不断‮头摇‬。白素又道:“有人在蓄水湖边遇鬼,游救国也见鬼,你不觉得两者之间,可能有联系?”

  当时我听得白素这样说,简直当成是天方夜谭,我伸手在自己头上拍了一下,表示不能接受。

  连一向可以接受任何不合理假设的温宝裕也‮头摇‬,挥着手:“天地之间,鬼灵亿万,哪里会这样巧!”

  我接看道:“那游救国只是感到有鬼跟着他,并不是见鬼!”

  白素道:“刚才我问过小郭,小郭说游救国起先只是感到有鬼跟着他,后来却见了那只鬼,而且还不止见一次。”

  刚才白素确然曾和小郭低声交谈,可是谁也想不到她会向小郭问这些。

  小郭已经连声道:“是,游救国见鬼,真的见鬼!”

  我低声重复了一句:“真的见鬼!”

  小郭不理会我,说游救国见鬼的详细情形。

  感到有一只鬼跟着自己,这种感觉很难用言语表达。 wWw.jIuDIXs.CoM
上一章   本性难移   下一章 ( → )
如果你喜欢倪匡的本性难移最新章节,那么请将本性难移章节目录加入书架收藏,以方便你下次阅读。小说本性难移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久帝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本性难移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