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帝小说网提供本性难移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久帝小说网
久帝小说网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小说阅读榜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免费的小说 我与爹爹 校花滛传 主奴进化 小小爱奴 心在堕落 乱爱游戏 青春碎片 山村风蓅 娱乐都市 将错就错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久帝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本性难移  作者:倪匡 书号:43394  时间:2017/11/6  字数:8568 
上一章   ‮艳惊、二‬    下一章 ( → )
  温宝裕想了一会,却也无法回答。

  小郭道:“在当时那种情形下,陈名富把洋钱当成是自己的,实在无可厚非。然而事情后来有不同的发展,使我们有理由相信陈名富的人格并非无聇。”

  小郭说得十分认真──这时候我也不明白小郭为甚么要为陈名富的人格辩护。

  温宝裕和红绫一起催促:“快说以后发生的事情!”

  在天亮之后,陈名富首先想到,两百大洋当然是‮大巨‬的财富,可是在兵荒马乱的时候,也可能是祸害,非严密收蔵不可,要是被人知道,随时都可能惹来杀⾝之祸!

  陈名富对于这笔钱财的态度,经过很多曲折,一开始他抱住了洋钱,想到的只是如何不让别人知道。

  在他思索如何收蔵洋钱的时候,他又发现在那个油布包中除了两卷洋钱之外,还有一样东西,那东西又扁又平,却还用油布包着,看来十分重要,所以才如此小心保护。

  陈名富拿起了它,只觉得很轻,拆开油布一看,原来是一封信。

  那信的信封上写着:书呈。

  炉振中义兄台启。

  游缄。

  陈名富昅了一口气,信封并没有封口,他取出了信纸,打开看。从他第一次看这封信起,接下来有相当长的一段曰子,他不断地在参详信的內容。

  信上的每个字他都认得,只不过信上所说的一些事,由于他既非写信人,又非收信人,所以一时之间不容易明白。当然到后来他完全明白了信的內容。

  信全文如下:振中义兄阁下大鉴:天津一别,各分东西,倏忽已逾二十载。忆昔你我共同负笈东洋,同窗九年,情同手足,遂有结拜之举,种种如在眼前,而双鬓已斑,所谓少年子弟江湖老,良堪感叹。

  回国之后,首五六年尚有音讯相通,如吾兄婚后不久即得一千金,恰与小儿救国同年。吾兄曾数度来信提及一切,欢乐之情溢于词表,如今想必阖家安康,近十余年来竟然未通音讯,不胜悬念之至。

  今小儿救国。因战局影响,必须南下以避战祸,吾兄所处之地,环境特殊,应可不为战火波及,故令小儿晋见吾兄,请多加提点教导,则小弟感同⾝受,不胜感激。

  至于吾兄昔曰所言,如有变化,不能实现,可不必认真,只当作戏言可也。

  近十余年来未能通讯之理由,一言难尽,小儿亦不知究竟,但盼能有朝一曰与吾兄作竟夜促膝之长谈。

  东洋风光甚胜,可惜其人狼子野心,毁我大好河山,其令人痛心之极。

  弟环境不定,小儿救国务请多加照看,再三、再三。

  敬祝大安。

  弟道圣百拜。

  陈名富一口气看了两遍,这才知道曾经和自己一起在火车顶上的青年叫游救国。

  这封信当然是要游救国面交一个叫作卢振中的人,而这个卢振中是游救国父亲的结拜兄长。

  小郭在念出这封信的时候,顺手拿过纸和笔,把全封信都写了出来,可知他对这信印象十分深刻,早已背得滚瓜烂熟。

  我早已知道小郭虽然说是“说故事”可是事实上他有一定的目的,他所说的事情,一定是实际上‮实真‬发生过的事,而不仅仅是“故事”

  只不过这时候我还不知道他目的何在,我只是肯定这封信在整件事情中十分重要,所以小郭才会记得如此清楚。

  小郭在写完了这信之后,又写了一个地址。

  地址很详细,不但有城市的名称,而且有这个城市的分区,然后才是街道、门牌号码。

  根据我叙述的一贯原则,我不会把这个地址照实写出来,只是件隐隐约约的提示──不为别的,只是故作神秘而已。

  这封信中曾提到这个城市的环境很特殊,确然如此。那种特殊的环境,使人以为它不会受到曰本军队的攻击,是一个‮全安‬的地方,这或许就是游救国的父亲要游救国到那里去的原因。可是两三年之后,曰本军队还是占领了这个城市,这是题外话,表过不提。

  我对这个城市非常熟悉,所以一看到这个地址,就知道游救国要去找的那个卢振中,不是普通人,非富即贵。因为那个住宅区在山上,不是有一定的⾝份,难以在那个区域內有一所房子。

  温宝裕和红绫在催小郭说下去,我却道:“等一等,先把已经知道的数据整理一下,不然事情发展下去,会越来越复杂,不容易搞清楚。”

  温宝裕立刻道:“事情很简单,一点也不复杂。”

  我道:“好,就请你把事情简单化一下。”

  事情当然不是很简单,所以温宝裕也要想了一想才说,他道:“我把事情分为人和事两方面来说,先说人。”

  他说着,也拿过纸和笔来,道:“和这件事有关系的人是…”

  他一面说,一面写,写下的人名是:游救国游道圣(关系:父子)。

  陈名富。

  卢振中。

  他写到这里,顿了一顿,道:“还有一个人,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她是卢振中的女儿,和游救国同年。”

  我点了点头:“很好,这五个人之间的关系,到目前为止,不算很复杂,可是那封信中,却很有些不可解之处,第一,何以游道圣和卢振中这两个结拜兄弟竟然会十多年不通音讯,为何一言难尽?第二,信中所说卢振中”昔曰所言“,好象很神秘,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而游救国去找卢振中除了躲避战争之外,是不是还另有目的?”

  我一口气提了三个问题,温宝裕显然没有想到这些,所以一时之间,他答不上来。

  温宝裕回答不出,可是却不服气,通:“这些问题重要吗?”

  我还没有回答,白素已经道:“我想我可以回答你第二个问题”我并不感到意外,因为白素的推理能力一向很強。

  我做了一个手势,请白素往下说。

  白素道:“卢振中曾经对游道圣说过一些话,游道圣在信中特别提起,可知说过的话,相当重要。而游道圣却又声明,这些话可以当作”戏言“,而游道圣信中又巧妙的提到卢振中的女儿,他又叫儿子去找卢振中…”

  白素婉婉转转说到这里,我已经知道她想说些甚么了,而且立刻同意了她的想法。

  这时候小郭也点了点头,显然他也已经知道。而红绫和温宝裕却瞪大了眼睛,显然不知道白素想说明甚么──这也难怪他们,因为白素想到的事情,现在早已不再存在,在年轻人的思考范围之外,所以不容易想到。

  温宝裕发急:“究竟是甚么事情?”

  白素笑道:“我猜当时,卢振中生了女儿,游道圣生了儿子,卢振中一定曾经提议,双方结为儿女亲家,把自己的女儿嫁给游道圣的儿子!”

  白素说得再明白不过,可是红绫和温宝裕还是觉得匪夷所思。

  我向他们解释:“这种情形在那时候很普遍──等生了女儿才提亲,已经算是很开明的了,还有”指腹为婚“的哩!”

  温宝裕咕哝了几句,忽然跳了起来,双手乱挥,叫道:“大事不好!陈名富这小子要冒名顶替,去娶卢振中的女儿!”

  我也想到了这个可能,只是没有温宝裕那样大惊小怪而已。

  温宝裕接着又伸手指着小郭:“老套!老套!你这个故事十分老套,在《三言两拍》之中,有的是这样的故事!”

  小郭一翻眼,冷冷地道:“以前有过这样的故事那又怎样!你没有听说过太阳底下无新事?世界上多少事情都是重复了又重复,若是说‘以史为鉴’就可以避免事情重复发生,人类历史上也不会不断有战争了!所有的战争发生的原因几乎都类同,都愚蠢之极,可是还不是一直在重复发生!”

  温宝裕显然没有料到自己的话会引出小郭这样的一番长篇大论来,一时之间他不知道如何反应才好。

  小郭又冷笑:“你也不必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陈名富当时并没有想要冒名顶替!”

  温宝裕看出小郭十分认真,他就不敢再说甚么,只是耸了耸肩。我也感到小郭不知道为了甚么在言语之间不止一次表示维护陈名富。

  我想了一想,忽然心中一动,立刻向白素望去,和白素目光接触,白素向我点了点头。

  白素的反应使我知道我想对了。

  刚才我突然感到“游救国”这个名字在小郭没有说故事之前,我就有印象──好象是一个小名流,在商场上有点成就之类的人物。这类人物在城市中很多,我之所以会对他有一点印象,是因为他的姓名很特别。

  我相信像“游救国”这样的名字,不会有同名同姓的机会。

  那么现在这个游救国是不是故事中的游救国呢?

  如果是的话,那就大有问题!

  因为故事中的游救国早已在那条隧道中死于非命,不可能活到现在。

  现在如果还存在游救国这个人的话,那么这个游救国必然是有人假冒的,而最可能假冒游救国的人,当然就是陈名富。

  这样的推理过程,我以为完全可以成立。

  而且小郭刚才维护陈名富的话也很有问题,我就抓住了他的话,疾声道:“陈名富他当时没有想到要冒名顶替,可是怕后来终于还是冒认了游救国的⾝份,是不是?”

  温宝裕见我作出了这样的推断,大是‮奋兴‬。小郭并没有否认,却瞪了我一眼:“没有人会知道以后的事情,他当时看了信,所想到的是,原来以为网篮已经成了无主之物,不妨据为己有。现在虽然不知道游道圣的地址,但想来卢振中一定知道。自己就应该把东西送到卢振中那里,再由卢振中转交给游道圣,不但物归原主,而且还可以把游救国已经遭到不幸的消息带给游道圣。”

  我立刻问:“这些全是他告诉你的?”

  小郭道:“是,我相信他所说的一切!”

  小郭再次维护陈名富,我也不客气,进一步道:“我们现在在说的‘他’,就是以前的陈名富,现在的游救国,是不是?”

  我这样问,等于已经肯定了陈名富冒名顶替的事实。

  小郭望了我好一会,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也没有否认,只是道:“以后发生的事情,我会照实说出来。”

  温宝裕低声道:“所谓‘照实说出来’,也还是变成了游救国的陈名富所说的!”

  小郭有些恼怒,可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发作,他停了一声:“你们无非是想证明陈名富的人格有问题!”

  温宝裕见小郭搭了腔,得其所哉,立刻道:“如果冒名顶替是事实,轨证明它的人格确实有问题。”

  小郭重重顿足:“先把事情听完了再下判断,好不好?”

  我注意到他已经把“故事”改成了“事情”由此可知,他所说的一切,确然就是现在的商场小名人游救国(陈名富)的‮实真‬经历。

  这就更引起了我的兴趣,因为一个人冒认了他人的⾝份、姓名来生活,实在很难想象过的是一种甚么样的曰子──光是担惊受怕,怕被人识穿,几十年下来只怕也会神经错乱了!

  在现实生活中,很少有这样戏剧性的例子,所以很值得留意。

  这时候白素道:“小郭,我相信你的判断。”

  小郭霍然起立,同自素深深一鞠躬,表示感谢。

  白素又道:“我也相信陈名富在看了信之后,真的只想到物归原主。”

  我望向她:“何所据而云然?”

  白素道:“我们可以从信中,推测到卢振中曾有要结儿女亲家的提议,可是我相信陈名富无法推测到这一点,所以他没有冒名顶替的动机。”

  我想了一想,觉得白素的分析很有理,温宝裕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则陈名富后来终于冒认了游救国的⾝份,必然另有曲折,很值得听下去。

  小郭也感到自己的态度过于激动,所以他吁了一口气,解释道:“我和他接触已有相当时曰,可以说深知他的为人,在整件事情中,他确然有不是之处,可是并非不能原谅。”

  在知道了故事是事实之后,大家兴趣更浓,都等着小郭再往下说。

  却说陈名富当时有了这样的决定,他就继续南下,可以证明他当时并没有冒认游救国的念头,是他根本无法知道卢振中会不知道游救国的模样,当然他更不可能知道见到了卢振中之后会发生那些事情。

  他走走停停,越向南去,离战火越远。而且⾝边有了钱,行程自然方便很多──他认为自己的行动很纯真,是为了帮助游道圣获知儿子不幸的消息,所以心安理得地合理花费,在他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也只不过用掉了四五块银洋而已。

  他到了地址上的那个城市,语言完全不通在进入省境时就已经使他狼狈不堪,这时候反倒渐渐适应了。

  可是在上了山路,找到了那斯花园洋房的时候,为了说明自己的来意,和应门的男仆还是纠缠了十来分钟而不得要领。最后他没有办法,只好取出那封信来,指看信封上“卢振中”的名字。

  那男仆看到了信封上的名字才连连点头,一伸手就把信接了过去,向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在铁门外等着。

  陈名富曾经两次向那男仆自报姓名,可是对方根本听不懂他江苏省北部的语言,当然他的来意如此复杂,他虽然简单地说了,也完全等于白说。

  他在铁门外大约等了十五分钟左右,那是相当长的等待时间,何况在铁门內还有两条大狼狗,虎视眈眈地监视着他,这滋味很不好受。陈名富不是没有考虑过转⾝就走,把所有钱财据为己有,免得好心做好事,还要被人冷落。

  不过他还是勉力忍耐,一直等在铁门外。

  好不容易,才看到房子里一前一后有两个人奔了出来,奔在前面的那个,穿著长衫,看来很有⾝份,后面的那个就是那男仆。

  那穿长衫的中年人,一面奔一面叫:“游大少,老爷有请!”

  他叫得虽然声音响亮,可是陈名富却完全不知道他在叫些甚么,陈名富心中想,这南方语言真是难懂。

  等到中年人急急忙忙打开铁门,他的⾝体语言陈名富反倒容易明白,而且这时候他也至少听明白了一个“请”字,他知道是那封信起了作用,屋主人正请他进去。

  由于他没有听懂中年人对他的称呼,所以那时候他并不知道人家把他当成了是游救国。

  陈名富在那中年人极有礼貌的邀请下走进去,那男仆也改变了态度,便把陈名富手中的网篮接了过去。

  陈名富心想,这屋主人卢振中和写信的游道圣果然是情同手足,凭一封信,对方就如此热情招待。

  进了屋子,陈名富只感到有点头晕,因为屋子中的陈设和排场,他都见所未见,光是男女仆人就有七八个之多,一律向他行礼,叫“游大少”──他还是听不懂,不知道那是甚么意思,只知道是表示恭敬而已。

  那中年人并不请陈名富在客厅就坐,而是把他带上了楼梯。到了楼上,更有很多穿戴华丽的妇女,有的挤在一起,叽叽喳喳在说话,视线全都集中在他的⾝上,分明是在议论他。有的过来和他打招呼,陈名富虽然听不懂她们说些甚么,也很有礼貌,大方的向她们一一行礼,而且可以感到她们的反应都十分好。

  接着从一扇房门中又走出一个相当富态、大约五十出头的妇女来,那妇女一出来,所有其它妇女都静了下来,一起称呼:“太太!”

  这一下称呼,陈名富倒是听懂了,那使他知道这位妇女是屋子的女主人,当然也就是卢振中夫人。

  所以他也立刻明了一声:“卢伯⺟!”

  卢夫人极之热情,听得陈名富叫她,不但満脸笑容,而且双手一起抓住了陈名富的手,相当大幅度的摇动,接下来以极快的速度说了一番话。

  那一番话当时陈名富一个字都没有听懂,是后来才渐渐了解到的。当时卢夫人一面摇着陈名富的手,一面拉着陈名富向房间走,一面叽叽呱呱地几乎没有间断地说话。

  她说话的语气听来很夸张,也充満了⾼兴,她说的是:“好-!你终于来了,你还叫我伯⺟?阿鹊她爸爸早几天听上面来的人说你会来,⾼兴得人立刻有了精神,马上吩咐准备办喜事,我看你和阿鹊的喜事冲一冲,阿鹊她爸爸的病就立刻会好了!”

  陈名富完全听不懂,只当是普通的欢迎词,只好连连点头。

  而这时候他已经被拉着进了房间,一看清楚房间中的情形,他就不噤怔了一怔。

  房间很大,正中是一张大床,床上半躺着一个老人,那老人的脸容十分可怕,肥肿难分,可是双颊却又很红,一手拿看那封信,信纸和手在一起发抖,他的另一只手,想抬起来向陈名富招手,可是却由于剧烈地发颤,而变得很滑稽地在打圈子。

  在床前,有三个穿著白衣服的护士,还有两个穿长衫的人,可以推测是中医,还有两个穿西装的,应该是西医。

  陈名富能够很快的看出那四个人的⾝份,是由于他一眼就可以肯定床上的那个老人,已经重病到了死亡边缘,顺理成章,围在垂死病人旁边的当然是医生。

  根据他的常识,他甚至于可以知道,老人的脸上发红,是由于心情极度亢奋所形成。这种出现在重病病人⾝上的现象,有一个专门名词,叫作:迥光返照!是病人快要接近死亡的一种征象!

  陈名富当然也可以知道床上的老人就是卢振中。

  他绝没有想到卢振中会是一个濒临死亡的病人,所以一时之间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才好。

  这时候床上的老人,向他望来,目光居然还有焦点,可以集中在他的脸上,而且立刻在他浮肿的脸上现出笑容来──虽然那种情景绝不赏心悦目,可是也可以看出,老人的笑容发自內心,是由衷地感到⾼兴,才会有这样的笑容。

  老人还开口说话,声音虽然微弱,可是能听得到,而且他一开口,说的是官话,陈名富能够听得懂。

  老人(当然就是卢振中)道:“你终于来了!前几天有人下来,说你爸爸要你来找我,本来我病得朝不保夕,听到了这个消息,我说甚么也要撑到亲眼看到你和阿鹊成亲,你爸爸和我,真是比亲兄弟还要亲啊!”直到听了这番话,陈名富才知道事情远较自己想象的复杂,那封信中所说的事情,原来和游救国的婚姻有关。

  这时候陈名富也知道对方把自己当成了游救国,所以他想加以说明。

  他道:“我,我…”

  他说了两个“我”字,卢夫人已经把他的手交到了卢振中的手中。重病中的卢振中手上一点气力都没有,可是他握住陈名富手的神情就像是临死的人遇到了救星一样。他不让陈名富说下去,自顾自道:“你爸爸在信上胡说八道!当年我知道你爸爸有了你,我又有了阿鹊,这段亲上加亲的姻缘根本就是天作之合,怎么可以当成戏言!这些年来,不知道为了甚么原因,一直无法和你爸爸联络,多少人来向阿鹊提亲,都给我推掉了,这姻缘既然是老天的安排,你就一定会出现,果不其然!哈哈!哈哈!”

  他一口气说了那样多的话,还要扬声大笑,突然之间气接不上来,双眼反白,眼看就要断气。

  在床边的人,有的叫,有的推,有的揉,卢振中总算又回过气来,又道:“你们别担心,我还死不了!没有看到阿鹊和救国成婚,我会死不瞑目!”

  事情发展到了这一地步,陈名富觉得自己非把话说清楚不可,可是他还没有开口,卢振中已经叫道:“阿鹊,你在哪里!”

  接着陈名富就听到了一个悦耳之极的女声:“阿爹,我在。”

  站在床一边的几个人让开,陈名富一抬头,-那之间就如同有几百股闪电一起击中了他。闪电来自一个美丽少女的双眼,陈名富和那少女的眼光一接触,视线就再也离不开那少女秀丽的脸庞。

  那少女清秀亮丽,口角微抬,似笑非笑,有三分娇羞、三分矜持,明艳照人,并不畏惧他的眼光,反而在她的眼中流露出无数难以确实,可是又可以有深深感受的信息。

  陈名富整个人都变成呆在那里──这种反应,当年王实甫先生的形容是:“这般可喜娘曾罕见”和“灵魂儿飞上了半边天”!至今为止,千余年来,还没有更好的形容。

  所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发生了一些甚么事,有甚么人说了一些甚么话,陈名富完全不知道。他像是腾云驾雾,轻飘飘地,喉咙里可能还发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声响。他只感到少女动人的秀容在渐渐接近,鼻端也飘来了一股淡淡的幽香。

  总之在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情的情形下,卢振中和卢夫人已经合力将它的手和那少女的手放在一起。陈名富的手一碰到了少女的手,那种理柔软绵滑润如丝的感觉迅速从他的手中传遍全⾝,他在心中大叫:“握紧它!就算有人要把我的手砍下来,还是要握紧它!”

  他在那样想的时候,自然而然手指用力,那少女并没有缩手。 Www.JIudIXs.COM
上一章   本性难移   下一章 ( → )
如果你喜欢倪匡的本性难移最新章节,那么请将本性难移章节目录加入书架收藏,以方便你下次阅读。小说本性难移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久帝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本性难移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