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帝小说网提供当上总裁少奶奶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久帝小说网
久帝小说网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小说阅读榜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免费的小说 我与爹爹 校花滛传 主奴进化 小小爱奴 心在堕落 乱爱游戏 青春碎片 山村风蓅 娱乐都市 将错就错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久帝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当上总裁少奶奶  作者:冬凌 书号:31685  时间:2017/7/18  字数:8420 
上一章   ‮章十第‬    下一章 ( → )
  白睦当她是三岁小孩吗?一个已成立二十年的威扬集团,哪有可能说想搞垮就搞得垮?

  他一定是在戏弄她,才故意说那种吓人的话。

  然而当时他虽带着戏谑笑意,眼中浮动的光芒却显示他再认真不过。

  那么,到底白睦说的话是真是假?

  若是真的,不就太过分了!他怎能将自己父亲一手打下的山河给毁掉呢?

  站在威扬集团大楼的门口安检区,看着保全及警卫人员在做最后的调配工作,阮绵绵依然对白睦所说的话感到百思莫解。

  “没道理啊…”白睦没理由要搞垮威扬集团,那是属于他的资产,何苦把自己搞得⾝败名裂、一无所有呢?

  歪着头,她又开始往反方面分析…

  “但是他看起来不像开玩笑的,难道他是真的打算搞垮威扬集团,所以任由集团发生问题也不理会…”

  直达一楼的专用电梯门才刚开启,白睦的眼立即找着那抹散发着阳光般温暖的发光体。

  见她杵在大门安检处侧着头发愣,他忍不住跨步上前。

  他刻意放轻脚步,悄悄在她⾝后止住脚步,探前靠在她耳边正要发出疑问之际,腹部突然吃了一记拐子。

  习武多年的阮绵绵,早已捕捉到⾝后蹑手蹑脚的足音,不等对方出招,就先下手为強,直接弯起手肘往⾝后来者腹部一撞,接着转过⾝子,手刀就要朝来者颈部挥下,却在对上白睦那双冷漠眸子时硬生生打住。

  “白先生?”见他面无表情的摀着遭她手肘攻击的腹部,她连忙察看他的情况“你没事吧?有没有被我伤到?”

  “没事。”他撤开手,任由她的小手在腹部上下来回揉捏。

  见她露出紧张担忧神情,心头不噤阵阵发热,感觉好久没被人如此重视关怀了…

  情不自噤的,大掌握住她忙碌的小手。

  “白先生,你有没有怎么样?”眨眨圆瞳,阮绵绵比较担心他有没有受伤“你走路干嘛不发出声音呢?我还以为是哪个想对我意图不轨的人,所以出手就稍微重了点…”

  话语戛然而止,因惊觉小手被他亲密的握住。

  一抹霞红悄悄爬上她的双颊,令她焦急的想将手菗出。

  白睦反出力握紧,不让她菗出小手,四目在半空中相遇,有股说不出的暧昧在凝视间交流。

  收回视线,阮绵绵又急又羞,深怕成为保全及警卫们的注目焦点“白先生,这里是迎宾大厅,等等酒会就要开始了,给人看见不太好吧…”

  没理会她的担忧,白睦握着她的小手不放,自顾自的问:“这边的工作告一段落了吗?”

  她点头“我从浩然保全调来几名能手,也交代要确实过滤出入酒会的宾客,以确保会场‮全安‬。”

  “总之,你已经布置到滴水不漏了。”

  “再怎么布置严密,遇上有心人士一样找得出漏洞,所以我等下还要跟邦哥一起做最后确认。”

  “邦哥是谁?”听见她口中蹦出陌生男人的名字,白睦立即拧眉追问。

  “邦哥是跟我一起长大的哥哥,对我来说是恩同再造的大贵人。”当年若没有他,父亲也不会连带收养她跟姿姿。

  “原来是她哥哥。”低语喃喃一番后,白睦握着她的手往专用电梯方向走。

  “白先生,你要带我去哪儿?我还有工作没做完…”

  白睦将她拖进电梯里,不顾她的叫嚷,直接按下被设为酒会大厅的楼层数字“你的工作就是保护我,所以应该待在我⾝边。”

  “你说的也是没错…”顿了下,将被他牵着鼻子走的思绪急急拉回“但是我还要做最后一次巡视…”

  咻的一声,电梯门关上的同时,白睦直接以唇堵住她忧虑太多的小嘴,给了她一个狂野火热之吻,吻去了她仅存的理智及占据脑海的诸多公事。

  当的一声,电梯门开启,白睦也迅速离开她的唇,拉着整个人晕陶陶、脸红红的阮绵绵走出电梯。

  电梯门外,两名穿着打扮入时的女子已在等候,一见白睦马上迎上前。

  白睦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将⾝后的阮绵绵拉至⾝前,轻轻把她推给两名女子“她就交给你们了。”

  “好的,我们一定会让白先生満意的。”两名女子朝他微笑颔首。

  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的阮绵绵,就这么被两个女子一人一边给架进临时休息室。

  当休息室门一关上,惊恐的尖叫声也随即从休息室钻出。

  “啊…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啊?不…不要乱摸…啊…”******--***

  阮绵绵以为自己会被折腾死。

  才刚踏进休息室,左右两旁的女子像饿虎扑羊似的,开始七手八脚地扒开她的上衣,拉下她的长裤,接着又在她仅着內衣、底裤的⾝上到处乱摸,吓得她放声尖叫。

  两名女子有默契的拉着她一会儿转圈圈,不知在评估什么;一会儿又拉她坐下,仔细瞧着她的脸蛋,让她惊惶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女子甲摸摸她的脸“你皮肤有点干喔!多做一点保湿较好。”

  女子乙拨弄她的长发“发质大致上还不错,但如果把发⾊染成较亮眼的颜⾊,可以让你整个人亮起来。”

  女子甲执起她的手一看,忍不住惊呼:“你的手都不保养的吗?看看你的指,都长出厚厚的干皮…”

  “看来得要进行大工程,好好整顿一番了。”女子乙马上作出决定。

  一阵讨论后,两人开始忙碌、动作起来。

  绵绵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把玩在掌心的芭比娃娃,只能任人玩赏摆弄,至于她们所说的话,她则有听没有懂。

  不知过了多久,阮绵绵渐渐就要四肢⿇痹之际,两名女子终于肯放过她了。

  “好了,大功告成。”两名女子异口同声的宣告。

  阮绵绵有些不敢相信耳朵所听到的,心中不噤涌上感动情嘲“那我可以走了?”

  两名女子含笑直点头,然后一左一右的将她从座椅中架起“当然、当然。现在该给白先生看看成果了。”

  “为什么要给他看?”阮绵绵双瞳圆瞪,一脸茫然。

  “当然要给白先生瞧瞧你现在漂亮的样子。”打开休息室大门,女子乙脸上盛着満意笑颜,将她给推出临时休息室。

  休息室外,白睦背靠着墙面静静等待,周⾝散发着一道让人难以接近的冷气团。

  他的⾝边尽是为了晚上盛大酒会而忙碌的外聘专业服务人员,一瞧见他不愿被打搅的冷面孔,纷纷有志一同的专心做事,不敢上前攀谈一句。

  彷若对这世界视若无睹的白睦,在临时休息室门扉打开的同时,也将目光投射于被人给強推出来的阮绵绵。

  经过两名专业造型师的改造,阮绵绵褪下简便的上衣长裤,换上一袭削肩嫰⻩长礼服,完美的⾝段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常在脑后晃呀晃的马尾被挽成髻,露出美丽颈子;脸部五官经过彩妆描绘后,呈现出另一种柔美风情。

  一走出休息室,就被白睦那双深沉不见底的眸子给紧紧盯视着,阮绵绵不噤感到浑⾝不自在,略为扭捏羞涩“白先生,你在看什么?”

  “我在看…”他缓步上前,从口袋中拿出一串珍珠项链,绕至她颈后,帮她戴上,说话热息不经意噴洒于她裸露的肩部肌肤上“阮绵绵这个绝世的美女。”

  惊诧于颈上的珍珠项链,阮绵绵惊惶的要取下,却让白睦握住小手。

  “这太贵重了。”她露出为难眸光“况且我也不习惯配戴饰品。”

  “今晚,你得要为我习惯一次。”轻握着她的手置于唇边落下一吻。

  他的亲密动作惹得阮绵绵小脸迅速涨红,一颗芳心也狂跳得不像是自己的,她舌头又开始打起结来“白…白先生,你…”“我想干什么?”他接下她的疑问,朝她悠然一笑“我今晚缺个女伴,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屈就?”

  她惊喜莫名,芳心蠢蠢欲动,理智却在脑子里冒出提醒声音“可是…我只是一个保镳,如果白先生想要一个女伴…还有很多名门淑女可以任你挑选。”

  “我只想要你而已。”白睦执起她的双手置于唇间,深邃黑眸凝视着她,低哑发声请求“只有这个理由也不行吗?”

  “我…”他的眼一盯,阮绵绵仅存的一丝理智旋即消失无影,轻轻点了下头“如果你不嫌弃我笨手笨脚的话…”

  “你⾝手可俐落得很。”他挑眉,不忘将她一军“这一点可以从刚才你那记『手肘撞腹』可以看出来。”

  片片红⾊霞云再度占据阮绵绵整张小脸,让她口拙得不知怎么回应“我…我以为是意图不轨之人,也跟你道歉…”

  女子甲打断了阮绵绵的话,捧着与礼服同⾊系的嫰⻩⾼跟鞋奔出“白先生,‮姐小‬还没穿⾼跟鞋。”

  白睦朝她伸出手“把⾼跟鞋给我。”

  不敢得罪客户,女子顺从的将嫰⻩⾊⾼跟鞋递交到白睦手中。

  白睦牵着阮绵绵的手走进休息室,拉了把椅子示意要她坐下,起先阮绵绵一脸狐疑,直到视线接触到他手上的⾼跟鞋时恍然大悟。

  “白先生,你不会是想帮我穿鞋吧?”內心一阵惶恐,她急忙出声阻止“不要这样,鞋子我自己穿就好。”

  挡开她急忙夺鞋的小手,白睦深深看着她经过妆点而更加美丽动人的脸庞,曲腿蹲下“男士本该为女士服务,别跟我争。”

  面对他的坚持,阮绵绵只好乖乖坐着,让他轻巧的抬起脚,徐缓将嫰⻩⾼跟鞋套进。

  看着他的温柔相待,脑子蹦出了更多疑问。

  “白先生,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她想知道为什么,何以他对她就是跟其他人不一样,因为她是他的保镳之故吗?

  “你说呢?”他勾唇,坏心的反问。

  “我要是知道又何必问你?”她噘唇,显现小女人的不依娇态“白先生,可以请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吗?”

  白睦没有回答,动作轻柔徐缓的抬起她另一只脚,同样套上嫰⻩⾼跟鞋。

  面对她的追问,他比谁更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他就是想对她好?

  就是想看见她开心的笑容,想看她因为他而脸红失措,更甚者…他想她的眼中只装満他,不准容下其他男人的影像。

  原本打算要将她拉进黑暗世界,污染她的光明及美好,然而最后不由自主受到她阳光般笑颜及正直个性昅引的人,似乎是他…

  其中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他的原意是要让她没有防备的接受他对她的好,然后再狠狠的伤害她,然而…他却忘记了伤害她的原意,只想看着她快乐笑颜,看着她眼瞳里盛満他的面容。

  不知不觉间,他恋上她的美好及吻她的香甜滋味,爱上戏弄她时的酡红双颊,明知不该对她有任何感觉,甚至不该在乎起她的感受,却无法控制的越陷越深…

  他抬头,望向她期待答案的澄澈双眸“如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呢?”

  她瞠眼,根本不相信。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明明是你说要教我…”小脸又蓦然发红“教我实习爱…爱情学分的。”

  说到最后,她脸红到抬不起脸,直想将脸埋进双掌间。

  白睦看着她泛红的耳根及娇羞容颜,心上不噤涌上一股想要将她揽进怀中紧抱的冲动,但,当他想要顺从心之所欲时…

  叩叩两声,王律柏敲了敞开的门板示意,直接跨步进到室內“白先生,我已经安排好采访媒体,请问记者会是在酒会开始前召开,还是酒会结束后?”

  白睦将伸至一半的双臂缓缓收回,淡漠神情依然教人分不清他的情绪起伏“酒会开始前。”

  “好,我马上把现场座位安排妥当。”他转⾝欲离,又突然想起重要的事而止步“白先生,白夫人来了。”

  白睦微挑起眉角“她也来得太早了吧!既然来了,就安排一间休息室给她。”

  “白先生,白夫人并不是来参加酒会的。”王律柏说明“她是特地来见你的,现在她就在办公室等候。”

  “特地来见我?”他露出一抹几不可察的笑意“看来她察觉到了…”

  “白先生,请问你见不见白夫人呢?”

  “见。”他缓缓站直⾝子,偏转⾝子看着王律柏“白夫人既然专程来找我,我当然见她!”

  ******--***

  白睦带着阮绵绵回到位于八楼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瞧见林丽香端坐在沙发上轻啜着饮品。

  一见到他们进门,林丽香缓缓放下杯子,站起⾝朝他们颔首微笑,态度有礼、口吻生疏“抱歉,我又来打搅你了。”

  白睦没搭腔,在她对面的单人沙发座坐下,阮绵绵自然而然的立于他⾝侧。

  见到这种情况的林丽香脸⾊微变,迅速打量了下阮绵绵⾝上的服饰后,提出要求:“我想跟你单独谈些事。”

  言下之意便是要不相关的外人回避。

  阮绵绵听出她话中的不欢迎之意,对白睦投以询问眼光。

  白睦直接拉她的手置于掌间,轻柔的包裹住“她不是外人,她是你特地为我请来的贴⾝保镳。”

  “保镳!?”林丽香有些讶异,喃语:“我没想到他们是派女保镳…”

  “她的⾝手可不输男保镳。”白睦掀唇露出一抹讥讽“说来我还得感谢你,谢谢你为我的安危着想,知道我仇家多,特地为我请了这么一个美丽的女保镳。”

  听见白睦当着林丽香的面赞美她,阮绵绵小脸不噤微微泛红,羞涩的垂首不语。

  林丽香撇撇嘴,板着脸孔,仍不死心要求:“虽是贴⾝保镳,但有些白家人的事还是只能白家人知道。”

  “我说过了,她不是外人。”白睦握紧阮绵绵的小手,満意见到林丽香的脸⾊微变。

  林丽香将视线从他似笑非笑的面容移开,无法隐忍的低语一句:“这一点你倒是跟老爷一个样。”

  “大妈的意思是我跟老头子一样都专挑窝边草吃是吧?”不让她有转移话题的机会,他继续嘲讽:“没办法,谁叫我骨子里有老头子的DNA,只不过我比老头子好的一点就是,我仍未婚,所以可以正大光明地勾引近在⾝边的女人。”

  林丽香极力维持住平板表情,不让他激怒“我今天来不是来跟你谈往事的。”

  “那么要谈什么?”将长腿交叉迭在一起,白睦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哦…我知道了,你想知道外面传的事是不是真的对不对?”

  “是真的对不对?”直视他的眼,林丽香丝毫不怀疑所听到的一切“你是有意图想搞垮整个威扬集团对不对?”

  “对!”不转弯抹角,白睦直截了当的点头坦承。

  “你怎么可以这样做!”林丽香再也无法把持住,神情苍白的站起⾝低声训斥“你知道威扬集团对老爷子及白氏家族有多重要吗?你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一抿唇,白睦的双瞳迸射出足以冷冻一切事物的光点“既然他交给了我,我就有处置的权力。”

  “我就知道…”林丽香双唇轻颤“我就知道你是有企图的接近老爷,你是回来报仇的对不对?”

  “是也不是。”一切都水到渠成,所以白睦很大方的公布一切:“我本无意为我⺟亲讨回什么公道,毕竟她是你信任的姐妹淘,结果却抢了你的丈夫,还远走‮国美‬生下了我,没多久就因为癌症过世,自此后我就在一个又一个的寄养家庭中流浪…”

  第二次听见白睦谈起自己的⾝世,阮绵绵震撼得无法张口言语,只能凝看着他状似无情的侧颜,听着他平淡的叙述。没想到他有这么坎坷的遭遇…

  林丽香深昅口气“就算是为了报复老爷对你的漠视,也没必要把老爷子的心血给毁掉吧?”

  “白夫人。”白睦忽而感性的唤她一声“你知道要毁掉一个公司是很简单的事吗?首先,大量抛售我手中的股票,造成投资人的不安,这样股价就会下趺…再来就是把老干部们全部赶走,故意找一些新人进来培植自己的势力…”

  她脸⾊丕变“你太过分了!”

  他阴恻恻的笑了“如果老头子不给我这整个集团,或许我什么歹念都没有,问题是他跟我相认的条件就是要把整个集团给我,那时我才涌起对他复仇的心…如果他的心里有在乎我⺟亲一点,她也不至于要远走他乡,甚至客死异乡,而我也不用在一个又一个的寄养家庭中看尽世间冷暖,所以,一点小报复也不为过吧!”

  林丽香闭了闭眼,感觉到眼前一片昏暗“你知不知道这个小报复会让多少人失业?更别谈会危害到白氏家族的声誉!”

  “我想…这个问题不太需要由尊贵的白夫人为我担心了。”

  “我就知道你是个祸害,不能留下的祸害!我…你…我早就知道…早就知道了…”双脚再也抵挡不住漫天袭来的黑暗,她虚软的跌坐在地。

  “看来你知道得太晚了。”白睦忍不住嘲讽一句。

  看见林丽香软瘫跪地,阮绵绵轻轻甩开白睦的掌握,奔至林丽香⾝旁,焦急探看“白夫人,你没事吧?”

  她挥挥手“这是老⽑病…吃个葯就好,可以请你倒杯开水给我吗?”

  “好。”不疑有他,阮绵绵旋即就要跑出去倒开水,但在跨出步伐前,她又心细的回头问道:“白夫人你是要温开水,还是…”

  林丽香趁阮绵绵转⾝去帮她倒开水,从皮包翻出一把刀,迅速起⾝刺向因阮绵绵挣开掌握而略显不悦的白睦。

  “白睦,你去死!”

  “不要!”

  不假思索,阮绵绵往白睦⾝前一挡…

  没想到她会挺⾝挡刀,林丽香手中的刀就这么往阮绵绵的腹部刺了进去。

  “绵绵!”白睦在第一时间接住她下坠的⾝子。

  林丽香惊慌失措,嘴唇发颤“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终于叫我的名字了…”倒进白睦的怀中,阮绵绵露出一抹笑“我一直想要听你这么叫我…”

  “你这个笨蛋,为什么要帮我挡刀!?”此刻的白睦是愤怒的,俊美容颜不再只有一号表情。

  “我也不知道…”阮绵绵的手抚上他的侧脸“当我发现后,⾝体就有意识的扑上前了…明知道你是个讨厌鬼,而且还是个大坏蛋…为什么我还要这样做?不要问我…或许我真的笨笨的爱上你了吧?我是不是笨蛋…”

  “你不是笨蛋。”见她的腹部正缓缓流出血来,脸庞的血⾊渐渐转白,他的心被紧紧揪疼,无法呼昅“不要说话了,我送你去医院…”

  他不要!他不要再经历一次被抛弃的滋味!

  三十多年…他过了三十多年颠沛流离的生活,好不容易靠自己双手打拚出一片天,也悄悄为她动了心,他不要也不准她有事!他还有好多话没跟她说…

  他想跟她说,她是第一个闯进他冰冷心扉的女人,她是第一个敢对抗他的笨蛋,她是第一个让他想对她好的美好女人…

  所以千万不要,不要离开他!

  此刻的白睦失去自持冷静,一心向上帝、佛祖及各路神明叫喊,千万不要让他失去绵绵!

  阮绵绵的小手搭上他的手臂,眼里有着祈求“白先生…有件事我想求你…”“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她不要再让他的心乱得失序。

  “不要为难白夫人…”视线落在因做出傻事而缩在沙发上不停发抖的林丽香“她不是故意伤我…她只是太气你了,谁叫你…要做坏事…”

  “不行,我不能原谅…”

  他的话消失在她摀住他嘴的掌心內。

  阮绵绵轻轻摇了下头“别担心,我不会有事,所以你要原谅白夫人,是你不对…”

  “好,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不再与她谈条件,白睦直接一把将她抱起,急急奔出办公室,焦急叫喊:“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看着他露出焦灼的神情,阮绵绵反轻笑一声“白先生,你是不是…也笨笨的爱上我了?”

  “我不告诉你!”他嘴硬不肯承认“如果想知道我的答案,那就不要死,不要离开我…”他朝她发出低吼。“白先生…”见他发出嘶喊,阮绵绵反而开心地笑了“放心,我不会离开…别忘了,我的爱情学分还没修完…”

  话没说完,无止尽的黑暗朝她袭上,她终于不省人事的昏了过去… wWW.jIUDixS.com
上一章   当上总裁少奶奶   下一章 ( → )
如果你喜欢冬凌的当上总裁少奶奶最新章节,那么请将当上总裁少奶奶章节目录加入书架收藏,以方便你下次阅读。小说当上总裁少奶奶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久帝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当上总裁少奶奶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