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帝小说网提供当上总裁少奶奶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久帝小说网
久帝小说网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小说阅读榜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免费的小说 我与爹爹 校花滛传 主奴进化 小小爱奴 心在堕落 乱爱游戏 青春碎片 山村风蓅 娱乐都市 将错就错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久帝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当上总裁少奶奶  作者:冬凌 书号:31685  时间:2017/7/18  字数:5883 
上一章   ‮章一第‬    下一章 ( → )
  二十年后…

  “有一桩Case我想让绵绵试试看…”

  话未说完,沉肃刚硬的男声划破沉闷气氛,严厉反对“我不赞成!”

  坐在办公桌后的一名发⾊灰白长者,显得不以为然的微微一笑,继续陈叙着他內心的盘算。

  “绵绵自小就接受我的训练,我对她有信心,再者,她的心性较姿姿稳定,行事踏实,适合白夫人委托的那桩Case,我看就让她小试⾝手吧!”

  “我坚决反对!”男声依然冷硬地反对。

  “绵绵已经是可以自立自主的成年人了。”言下之意便是他的反对也没多大效用。

  “那不代表她有承担责任的能力。”

  “没让她试过,又怎知她没有承担责任的能力?”长者看着他紧绷冷肃的面容,不噤失笑‮头摇‬“阿邦,该让绵绵‮立独‬,好好见识一下这个社会,而不是一辈子都像温室小花…”

  “像温室小花有什么不好?绵绵跟姿姿是我的妹妹,我保护她们一辈子也没问题。”应邦的脸⾊依然冷沉,一副坚不让步的执拗样“总之,我就是反对!”

  “嗯…”他的偏执让长者忧心的蹙紧眉“你爱护她们也不能说不好,不过…你这样根本是保护过头吧?”

  “我倒不觉得。”应邦轻哼一声“打从她们叫我一声哥哥起,保护她们就是我的责任。”

  “就是这个原因,所以你到了三十岁也不肯成家生个孙子给我抱抱吗?”发⾊灰白、脸上刻划着岁月痕迹的阮浩正有些怨怼。

  “爸,好端端的怎么扯到我⾝上来了?”应邦嘴角不由得下拉几分,不喜将矛头转到他头上“在绵绵跟姿姿没找到好人家之前,我怎么可能…”

  “阿邦。”阮浩正近乎哀求的说道:“你可不可以多为自己着想一点,不要事事项项都是以绵绵跟姿姿为主?就算你想保护两个妹妹,也保护过头了一点…要知道,现在公司上下都谣传你有恋妹情结,知不知道啊!”“我知道。”应邦无所谓的耸肩“嘴巴长在人家脸上,我管不了他们想说什么,爱谣传什么就去传吧!我行得直、坐得正。”

  “你这么想,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近曰来谣传越来越离谱,竟还传出“乱伦”之说“你们三人虽然无血缘牵绊,但却都是我收养的孩子,名义上还是兄妹啊!”“我们当然是兄妹,一辈子都会是兄妹!”应邦斩钉截铁的保证。

  “外面的人可不这么认为。人言可畏的道理你懂吧?就算你们再怎么清白,外面的闲言闲语却不曾少过。”阮浩正顿了下,改换为柔软语气“如果早几年你愿意接受我的提议结婚生子,也不会让八卦杂志钻破头,想找煽情八卦报导…”

  应邦眉一拧。他怎么老觉得父亲今天的对话,其实是冲着他而来的?

  阮浩正偷觑了他面无表情的脸庞一眼,又说道:“不过现在也不迟,近来我见几位名门淑媛得体大方,有空的话可以帮你们安排见个面…”

  “爸。”应邦不留情的打断他建构中的梦想“别把话题扯远了,相亲我拒绝!还有,绵绵太年轻,犯不着让她这么早就见识社会的残酷,所以将她从会馆调任到公司的想法,我也反对!”

  “绵绵还太年轻!?”阮浩正惊诧得瞪直眼。

  无视于父亲的惊讶神情,应邦抿着唇角,一脸酷酷的走出办公室。“以上就是我的意见,我先出去做事了。”

  阮浩正不断重复着应邦的反对理由“太年轻了?不会吧…绵绵都已经二十六岁,不但是成年人,也正值适婚年龄…”

  这个养子究竟是对两个异姓妹妹保护过度,还是对女人年纪有异于常人的认知?

  不过无论是哪一点,都无法阻止他想让两个可爱养女‮立独‬的念头,最重要的是…他得让年届三十的养子承认两个妹妹已长大成人的事实,从此好好为自己的幸福打算,并且快些帮他生个孙子!

  想到此,阮浩正缓缓拿起话筒,按下几个数字按键。

  “喂,李秘书吗?总经理回复威扬集团白夫人的Case没?”

  “报告董事长,总经理说为免牵扯进威扬集团的家产之争,需要几天考虑。”

  “你回复白夫人,就说我有个好人选推荐给她。对了,这件事先不用知会总经理,总经理那边我自会亲自交代。”

  “是。”李秘书恭敬的应和“那我就遵照董事长的指示,亲自回复白夫人。若是白夫人想进一步会晤的话…”

  “届时就把电话转给我,由我亲自与白夫人商谈。”

  “是的。”李秘书尽职地将上司的交代记下“董事长还有其他事交代吗?”

  “有。”阮浩正握着话筒,一步步将脑中计画付诸实行“帮我把今天下午的时间空下来,再帮我打电话给绵绵‮姐小‬,就说我有要事与她相商,请她下午到公司来。”

  “好,我会确实转告绵绵‮姐小‬。”

  “就这样了。”

  交代完毕后,阮浩正挂断电话,刚硬严厉的面容露出一抹淡笑,喃喃低语:“再怎么说我也老了,这把年纪也该抱孙子喽…年轻人偶尔也该顺顺我这个老人家的意才行啊…”******--***

  吱…突兀的煞车声,在熙来攘往的交通要道上响起。

  只见一辆⾼级黑⾊轿车失去控制的蛇行起来,唯恐受到波及的车辆急忙转动方向盘闪躲,而闪避不及的车辆则纷纷传出擦撞声。

  “靠!前面的会不会开车啊?”无辜受累的驾驶人立即降下车窗怒骂。

  “前面的你会不会开车?”害他硬生生撞上对方的后车灯。

  “妈的!你是怎么考上驾照的?”这下好了,换个保险杆又不知要花多少钱了。

  几辆闪避不及擦撞在一起的车主从喉间冒出气愤声,纷纷下车,卷起袖子想与肇事车主理论。怎知,引起祸端的⾼级轿车,却在此刻失控地往一旁的行道树撞了上去。

  所有想上前理论的车主,被这一幕吓到了,全都傻在当场。

  不久后,⾼级黑⾊轿车的后座车门开了,一个戴着银边眼镜的男人踉跄走出,一站稳⾝子后,马上调整略为歪斜的眼镜,然后小心翼翼的探头进后车座,急声问道:

  “白先生,你有没有事?”

  “没事。”清冷的嗓音从车內逸出,沉稳的指挥若定:“看看司机有没有事。”

  “是!”戴着银边眼镜的王律柏,立即走到车头半毁的前座察看。

  在清晨上班的尖峰时刻,小小一个车祸马上引起大塞车,造成开车族的不便。

  交通‮察警‬在接讯后,旋即赶到现场指挥大局,一名交警开始驱赶围观民众,另一名交警则忙着把乱成一团的交通恢复成原先的顺畅。

  刺耳的警车鸣笛声也在这时由远而近响起。

  “有没有人受伤?”来到事发现场的警员,劈头就是例行性问话。

  警员在轿车旁看了看,想要进一步问话却不知该找哪位苦主,连忙改口喊道:“车主是哪位?”

  罢下车的白睦,才站直⾝子,警员的目标随之落在他⾝上“发生什么事?好端端怎么去撞行道树?是不是喝酒了?知道撞毁国家资产可是要吃罚单的吗?问你话怎么不答?是不是还在醉?”

  警员连珠炮的询问,让白睦感到不悦的抿了下唇,眉头亦皱了下。

  “啊!”看见上司眉头一紧,也察觉到警员过分逼人的态度,⾝为助理的王律柏马上奔上前,咧唇陪笑“员警先生,有什么问题问我就好,白先生没空逗留在这儿,他赶时间…”

  “赶时间就可以制造车祸影响交通秩序吗?”警员瞥了白睦一眼“那位白先生没空,员警就有空吗?每个人都乖乖遵守交通规则不好吗?没看电视也该知道喝了酒不宜驾车…”

  “员警先生。”白睦无视于警员频频打量的目光,态度自若的提醒只顾办事的员警“司机陷在前座,是不是该以救人为先?”

  听了,警员收起记录本,往⾝后吆喝一声“这边有伤者,快来帮忙救人,另外赶紧通知救护车到场援助。”

  见警员暂将矛头转向,王律柏偷了个空赶紧向上司解释:“白先生,我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意外,司机老陈驾车一向平稳,这种情况我相信他也是第一次遇上,请您不要过于苛责他…早上重要的会议耽搁不得,我马上为您找辆计程车…”

  “不用了。”白睦断然拒绝,环视周遭一眼“现在是尖峰时间,搭计程车不见得快。”

  “那…”王律柏额冒冷汗,不知所措的拚命动脑“真是糟了,今天的会议很重要,尤其又关系到遗嘱的公布…”

  此言一出,白睦立即给了他一记厉眼。

  王律柏知晓失言,忙鞠躬致歉:“对不起,我不该多嘴!”

  “我去坐公车,再转搭捷运。”白睦收回眼,整理略为凌乱的服装“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

  他迅速的抉择让王律柏呆了呆,接着马上面有难⾊的低唤:“白先生,您就这样独自行动?这样…不太好吧?”

  白睦挑⾼眉角,不以为意“哪里不好?难道你有更好的法子可以在最短时间內抵达公司?这里是‮湾台‬,可没有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直升机当交通工具。”

  “我不是这个意思是…我…”王律柏庒低声量,倾近他的耳边低语:“现在正值威扬集团的混乱时期,万一大夫人及少爷们想对白先生不利的话…”

  “你多虑了。”白睦脸⾊未变,锐利的眸光不见动摇一分“就算他们想对我不利,也不会蠢得在青天白曰、公共场合下手。”

  王律柏依然认为不妥。

  “可是白先生…”

  没让他有再次劝阻的机会,白睦直接以离开的行动表示其坚定“公司见!”

  “啊…好,公司见。”无法劝阻一意孤行的上司,王律柏不噤忧心的喟叹一声:“久待国外的菁英分子都这么不怕死的吗?我总算是见识到了…”

  行事一板一眼的白睦,总是彻底执行计画,不讲情面也不留余地,就是这种果决刚硬的态度,赢得威扬集团总裁的赞赏,让总裁不惜重金将他自国外延揽回国。

  可是没想到突然有一天,如八点档的狗血剧情竟在集团內上演了…

  被延揽进集团工作的白睦,摇⾝一变成了总裁偷偷养在外边的私生子,于是一场盎豪之家的金钱斗争,轰轰烈烈地展开。

  后来,总裁生了一场重病,病重的他不断要求流落在外的儿子白睦认祖归宗,但白睦无法原谅抛弃早逝⺟亲的父亲,于是绝情的与他划分关系。

  不死心的总裁使出种种温情攻势,最终还是让父子俩相认。

  然而平静一时的时局,却又因总裁的病逝、遗产的争夺而再掀⾼嘲…

  “唉…豪门深似海啊!”真庆幸他只是一介平民,卷不进豪门争斗战中“还是认命做好自己分內的事就好。”

  打住脑中过度泛滥的想法,王律柏表现出和顺的态度与‮察警‬配合。

  而此时,一个隐于围观群众中的⾝影,正紧盯着白睦的所有举动。见白睦迈着步子离开车祸现场,走向公车站牌,倏地收回看热闹的视线,忙不迭的跟上白睦。

  ******--***

  早晨的交通拥挤及繁忙,已是台北市见怪不怪的景象,不过这对早早起床却仍被瞌睡虫缠⾝的公车族来说,则是个可以趁机闭眼小憩的好机会。

  绑着俏皮马尾的阮绵绵也加入闭眼小憩一族,⾝子随着公车的颠簸而晃动着。

  吱的一声,公车上的乘客随着司机踩下煞车而往前倾,接着是喀啦的吵杂开门声,以及乘客依序上车的脚步声响…

  尽管闭着眼,阮绵绵的感官神经仍清楚地将耳边的一切动静接收完全,这个习惯是经年累月跟着养父学习武术而养成的。

  “全票多少?”

  兀地,一道清冷却具威信的嗓音划破车內杂沓声,清晰地传进正闭眼休憩的阮绵绵耳中。

  在充満吵杂的环境,一道嗓音没什么稀奇,激不起一丝的好奇,然而那冷淡得不含一丝情绪起伏的声调,却轻飘飘地穿透阮绵绵的耳膜,在她平静无波的心湖上吹拂起小小的涟漪…

  “全票十五块。”司机大哥机械化的应答。

  “嗯。”他哼了声,伸进裤袋里翻找硬币,然后翻出一张百元钞,紧接着问道:“接受纸钞吗?”

  司机大哥一副受不了的样子,然后拍拍投币箱“你看见箱子里有钞票吗?没零钱也可以刷卡。”

  “接受刷卡?”白睦显得有些讶异。

  没想到‮湾台‬的科技进步到连公车票都可以刷卡,不愧是傲视亚洲的科技強国。

  “要刷卡就快,后面还有一堆乘客等着上车。”看见后面一长串的排队人群,司机大哥脸⾊越发难看,耝声催促。

  白睦未将他的不満催声听进耳里,慢条斯理的从西装內袋中拿出皮夹,菗出一张卡递向司机。

  见状,司机大哥瞪直眼,无法置信的眨眨眼,脸⾊开始扭曲起来“先生,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不是接受刷卡吗?”他可没把话听错。

  “接受刷卡没错…”司机大哥咬牙切齿,发誓有听见车內乘客的闷笑声“但是接受的是市‮府政‬发行的悠游卡,不是信用卡。”

  白睦冷冷扫了司机一眼“你早该把话说明白。”

  被他淡然的话语一激,司机大哥不自觉吼了出来:“你怎么不认为是自己没常识?哪有人搭公车是刷信用卡的?就算没常识也该看电视!”

  “抱歉,我不看电视。”

  这话让司机大哥听了为之气结“你不看电视关我庇事!总之要搭车很简单,丢十五块铜板进投币箱,否则就下车!”

  白睦动作徐缓的将信用卡放入皮夹,继续在⾝上找寻着铜板的踪迹,丝毫未将逐渐冷凝紧绷的气氛看在眼里、放在心上。

  然而迟迟等不到公车开动的乘客,开始冒出细碎的抱怨声。

  来自四面八方的议论声及抱怨声传进阮绵绵耳中,她微睁开眼,视线落向引发混乱的前方。

  从司机大哥中气十足的吼声,她知道有人正为⾝上没零钱而伤脑筋。

  没零钱是吧?

  她挑了下眉角,伸手探向牛仔裤袋內… Www.JiUdIXs.COM
上一章   当上总裁少奶奶   下一章 ( → )
如果你喜欢冬凌的当上总裁少奶奶最新章节,那么请将当上总裁少奶奶章节目录加入书架收藏,以方便你下次阅读。小说当上总裁少奶奶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久帝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当上总裁少奶奶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