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帝小说网提供嘘,别说我爱总裁最快更新在线阅读
久帝小说网
久帝小说网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官场小说 穿越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经典名著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小说阅读榜 网游小说 都市小说 玄幻小说 言情小说 重生小说 同人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灵异小说 竞技小说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免费的小说 我与爹爹 校花滛传 主奴进化 小小爱奴 心在堕落 乱爱游戏 青春碎片 山村风蓅 娱乐都市 将错就错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久帝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嘘,别说我爱总裁  作者:叶倪 书号:10526  时间:2017/4/3  字数:9273 
上一章   ‮章六第‬    下一章 ( → )
唐建霖才回到家里,管家张伯立刻笑着喊道:“先生、太太,少爷回来了!”

  唐富康放下报纸站起身向他“建霖,你终于回来了,我和你妈可想死你了。”

  “爸,你突然将整个公司交给我,我忙得都没空回来了!”他又听见母亲喊他的声音,连忙转向屋内“妈,我回来了。”

  “建霖,让我看看你好不好?”唐母快步走近他,握住他的手“看你好像瘦了。”

  “妈,我才两个星期没回来,身材哪会有什么改变。”他赶紧扶母亲坐下“等公司业务稳定了,我就会常回来。只是最近老书是得应酬,回到家都晚了,比较没时间。”

  唐母担心地说。“应酬?酒喝多了可不好,多带几位经理去替你挡挡酒。”

  唐富康走过来说道:“哪有人这么做生意,既要做生意就得练酒量。”

  “然后把身体练坏,就跟你一样吗?”唐母睨了丈夫一眼。

  “是是,你儿子是金枝玉叶,喝不得酒。”唐富康摇头轻笑“对了,既然这么忙,你今天回来一定有事吧?”

  “爸,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没错,是关于刘家的事。”唐建霖正起脸色“听说你答应刘家我和倩莲的婚事?”

  “这是谁说的?”唐富康皱起眉。

  “刘倩莲。”

  “哈…还真是可笑,她爸爸最近老是着我,我去哪儿就跟到哪儿,开口闭口就是你和他女儿的婚事。这种人居心叵测,我哪会蠢到因为他几句话就把我儿子一生的幸福给卖了!”

  “爸,那你是怎么说的?”唐建霖急问。

  “我只说,孩子们的事就让他们自己去决定,如果你们真是情投意合,我也不会阻拦,一切顺其自然。”唐富康语重心长道:“建霖,做老爸的我可没这么笨,你也别被他们一两句话就给拐骗了。”

  听父亲这么说,唐建霖终于松口气“爸,那我就放心了。”

  “瞧你这么急的赶回来问这事,该不会你并不喜欢刘倩莲?”唐富康看出端倪。

  “爸,我对刘倩莲的确没有感情,虽然我以前曾喜欢过她,但那不过是出于暗恋情节,重逢后才发现她不像我想像般单纯,而我也不是以前的唐建霖。她并不爱我,只喜欢在她朋友面前炫耀我的地位与财富。我也不爱她,留恋的只是过去的一种记忆,彼此在一起绝不会幸福。”他认真的看着父亲“其实…其实我早已心有所属,只是我一直不知道。”

  就在他回家的路上,他突然想通了这件事,也为此深深感到懊悔。

  他不知道一帆在他心中的地位,居然还介绍男友给她,天啦!世上有像他这么笨的男人吗?

  “谁?”唐父唐母异口同声地问。

  “这…以后我再告诉你们。”唐建霖摇摇头。

  “好,那我们就不问了,难得回来,在家里吃顿饭吧。”唐母在乎的只是儿子是否可以多留下片刻。

  “好的妈,我就留下用饭,今天一整天都在家陪你。”唐建霖转向母亲,讨母亲心。

  “好好,今天有你陪妈,妈最开心了。”

  唐富康见了忍不住摇头“你呀!以后还会跟儿媳妇抢儿子呢!”

  “放心,我不会抢,就是因为以后没我的分儿了,现在才想多拥有儿子片刻。”唐母顶回去。

  瞧父母一来一回的抬杠,唐建霖哭笑不得“爸妈,别说了,不管以后我有没有结婚,都永远是你们的儿子。”

  他的话让唐母满意的直笑着,突然她想到什么问道:“怎么最近连一帆都很少来了,你认识那么多女人,就属她与我最投缘,偏偏你拿她当哥儿们。”

  听见母亲说起一帆,唐建霖的脸色瞬间变得有点儿苦涩,但他还是换上笑容“妈,你真喜欢她?”

  “是呀!”唐母重重的点头。

  “那我娶她怎么样?”

  唐建霖一脸的认真,但是听在唐母耳里却以为他在开玩笑“别闹了,你是在逗我开心我会不知道吗?如果你们早看上对方,哪需要浪费那么久的时间?”

  唐母摇摇头又道:“来,陪妈到后面院子晒晒太阳。”

  “好的妈。”唐建霖在心中无奈一叹,不怪妈不相信他,因为就连他自己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如今想想,他终于明白自从一帆跟在他身边开始,他就没再看上任何女人,但是他却一点儿也不清楚原因,等弄明白了,才发现自己搞砸了一切。

  他…他非但没拿她当女人看,还口口声声说怕她嫁不出去?

  这下可好,以后见了她,他该如何表明心迹,而她又信吗?

  一早来到爱格百货布置橱窗的于一帆始终发着呆,要不然酒就是魂不守舍的做着事,若不是小鲁眼尖的发现,可能出了不少的错。

  向来工作总是非常认真专注的于一帆突然变成这样,还真是让小鲁百思不解。

  “于姐、于姐,你怎么了?”瞧,她又失神了,非但如此,眼眶还微微泛红!

  “没…有什么事吗?”她猛地惊醒。

  “你是不是有心事?”小鲁拿了瓶矿泉水给她。

  “没有,我怎么会有心事呢?”因为说谎,她不敢直视小鲁,又因为想起唐建霖即将结婚,她的眼睛不红都难。

  自从得知他即将结婚这件事开始,她就好比行尸走般,三魂七魄都已经飞离她身上,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你不说我也不能你说,不过有事的话说出来会轻松一点,那我去做事了。”小鲁回到橱窗里继续敲敲打打着。

  就在这时候费克风走了过来,一看见她便眉开眼笑“一帆,你来了?”

  “因为时间有点儿赶,所以将已经设计好的图先动工。”她简单的回答。

  “图我已看过了,非常好,难怪我爸这么满意你。”

  “也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她尽量客套,不想与他跨越雇佣这条线。

  “你怎么这么客气呢?”费克风笑望着她“对了,这个工作做完,你有什么打算?”

  “什么意思?”

  他展开笑容,直接说:“我的意思是你想不想去哪玩,我可以带你去,让你轻松轻松,忙完了该给自已放个假。”

  “不必了,等忙完我就要去美国,那里有工作等着我。”她找理由拒绝,不希望留给他任何希望。

  “美国?那正好,我过些时也要去美国一趟,也许会住上一阵子。”费克风睁大眼睛问。

  “什么?”她一震。

  “到时候我会尽量配合你的时间,就这么说定了,我还要去楼上办公室,先走了。”费克风说完就离开了。

  于一帆心如麻,看来等工作一结束她就得先走人,免得他又纠不清。只不过…她真的可以忘了唐建霖,离开台湾吗?

  很难…她知道真的很难…

  闭上眼轻喟了声,她慢慢走到外面,坐在板凳上看着同样在装潢的百货公司中庭,想起与唐建霖在美国那段天天在一起的日子,他念书、她学设计,每天回到共同租赁的屋子,她做饭给他吃,他则说着上课的趣事,那是她最快乐的时光。

  曾几何时,他就要成为别人的了,而她也只能悄悄离开,带着拥有他的记忆。

  “于姐…”小鲁找了半天才在这里找到她“甜甜在二楼有事找你,要你过去一下。”

  她赶紧抹去泪水,站了起来“好,我过去看看。”于一帆随即上楼去。

  见手一帆走来,甜甜拿着设汁图问道:“于姐,这面墙要刷什么颜色?记得当初费总裁有别的意思,不过后来却一直没做决定。”

  “是呀!经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于一帆想了想“这部分能不能先搁下,我再去确认。”

  “不行耶!这面墙若不先解决,上头的所有东谣都不能摆了。”

  甜甜强调“进度也会落后许多。”

  “好,那我去问问费克风,他应该可以作主。”她接过设计图,直接搭电梯上楼。

  走出电梯,才发现她弄错了楼层!

  “这里是十楼…他的办公室应该在十二楼,我怎么搞错了呢?”她喃喃念着。

  为了节省时间,她改走楼梯间打算爬楼梯,没想到楼梯问的安全门是开着的,她正要走进去,听见有细碎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依稀还听见“西亚登”三个字!.

  她小心翼翼往上踩了几阶,终于听出其中一人是费克风。他刻意低声音说道:“你的意思是有把握在一年内击垮西亚登?”

  “对,我已收买他们的高层人士,其中有一位还是他们连想都不会想到的人,只要他出手,西亚登必垮无疑。”对方冷冷一笑。

  “谁?”

  “对方要求我暂时保密,等总经理去美国,他会找时间与你碰面详谈。”对方故作神秘。

  费克风嗤道:“还吊我胃口!好吧!这事你一定要好好做,如果办成我和我爸都不会忘了你的好处。”

  “谢谢总经理。”对方欣喜道。

  听到这些对话,于一帆已经浑身僵住、动弹不得了!如果他们这时候下楼来,她肯定逃不掉,幸好…他们开了安全门从十二楼出去,直到听见门合上的声音,她才身子一软跪了下来!

  “怎么办?该怎么办?”于一帆的脑袋空白一片,但是她知道她不能坐视不管,一定要想办法阻止这件事。

  看着颤抖的手中拿着的设计图,她才想起自己的目的,于是迅速爬上十二楼来到他的办公室前。

  站在外面,她先深口气,然后敲敲门。

  “谁?”费克风抬头问。

  “是我,于一帆。”她如鲠在喉,紧张得几乎发不出声音。

  “是一帆!”他笑说:“快进来。”

  她推门而入,对他绽出一抹笑“抱歉打扰了,有件事比较急,得直接来请示总经理。”

  “别客气,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他带她在会客椅坐下“看你都流汗了,好像真的很急。”

  “是这样的。”她将设计图拿给他看“当初约虽然签定了,但费总裁有提到这面墙他想改变一下颜色,只是后来一直没有回覆我,这使得我们接下来的工作都得停顿下来。”

  “我爸现在不在公司,你等一下,我联络看看。”

  费克风回到办公桌后,拿起话筒拨打费季雄的手机,询问他这个问题。

  数分钟后,他回到于一帆面前“我爸说就依你原来的意思,之前他也只是随口说几旬,没想到你就记在心上了。”

  于一帆摇头轻笑“雇主的意见是很重要的,我都很重视。”

  她立刻站起“那我下楼了。”

  “等等,我刚刚提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他喊住她问道。

  “什么事?”她还没从刚才的意外发现中回神,神情有点恍惚。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差,我是指一起去美国的事。”这句话让于一帆猛然清醒,如果她答应的话,就可以暗中查探那名出卖西亚登的高层人士是谁了!

  “我…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费克风一脸兴奋“看样子你是答应了?”

  “好,如果时间允许,我就和你同行。”她勉为其难的朝他绽放一抹灿烂的笑。

  看着她的笑容,费克风心花朵朵开,他轻轻握住她的手“太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我会尽可能配合你的时间,那么我们晚上去吃顿饭?”

  “好。”她点点头“我会过来找你。”

  于一帆说完便走出办公室,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脚步好沉重,重得她都快承受不住了!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胆怯,一定要坚持下去才能帮唐建霖的忙。

  吃过晚饭后,费克风带于一帆到精品店挑几件漂亮的新衣,他说虽然他喜欢她专业俐落的穿衣风格,不过他家人还是较为传统,希望他的女友娴淑优雅,因此希望她偶尔可以为他做女化的打扮。

  于一帆尽管干百个不愿意,更不希望被他冠上女友的称呼,但是为了能够顺利随他前往美国,她可以暂时依他。看着自己一身纯白色洋装,再看看脚上那双低跟同趾凉鞋,以设计师的眼光来看,费克风的眼光算是不俗,只不过穿在她身上就是怎么看都觉得不对劲。

  让他送回住处后,她便提着大包小包上了楼,怎么也没料到唐建霖就站在她的家门外,靠在窗边等着她。

  听见电梯门开启的声音,他徐徐回头,当看见她一身超级淑女的清纯装扮并没有任何惊讶的神情,显然已从窗户看见费克风送她回来的情景了!

  “建霖,你来多久了?”她展开笑靥,

  “才一会儿。”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又见她手里捉着的袋子。

  “是费克风送你回来的?”

  “对。”她轻轻的点点头。

  “你和他真的在交往?”他的眉心狠狠皱拢。

  “我…”于一帆现在什么都不能对他说,依她对唐建霖鲁直个性的了解,如果他知道这件事一定会按捺不住,立即着手深入调查,这样一来极容易打草惊蛇,倘若那个藏镜人就此隐藏起来,对西亚登的未来会是极大的威胁。

  倒不如让她这个局外人为他做这件事,较不会引人注意。

  “到底是不是?”瞧她吐吐的,是就是,干嘛不说话?

  “我…”突然于一帆闻到一股味道,那是费克风习惯的古龙水香味,难道他还没走,又跟着上来了?“对,我和他是在交往。”

  “你…你不知道他是我们西亚登的敌对吗?”唐建霖激动地道。

  “那是你跟他的事,为何要把我扯进丢?”她一直留意着楼梯口,察看是否有动静。

  “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吗?”他激动得眼瞳都泛红了!

  “当然还是,不过…将来我会跟着他,应该比跟你…跟你做朋友还长久。”为了让躲在楼梯口的费克风相信她,她只好说着违心之论。

  唐建霖却不知道,不知道她的用心良苦,只是沉下脸,眼底旋出连她都不敢直视的光束。.

  “你…于一帆,你怎么不看看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根本不像你!”他不要她是为了那个费克风而改变!

  “这些都是克风买给我的衣服、鞋子…还有一些饰品。”她看看自己,故作开心地说,并颤抖的拿出钥匙打开家门“要进来坐吗?”

  “不用,我要走了。”他负气道。

  “你等了这么久,进来坐下嘛!?”于一帆很想留他下来,想多看他几眼,就怕后他不再理她了“你既然等了这么久,应该有话要对我说。”

  “我会有什么话对你说?”他轻嗤,眸光深湛似海地望着她。没错,他是有话要告白,想告诉她他心中突生的感觉,一种对她似爱情似友爱的复杂情感,不…应该说他确确实实喜欢着她,如果要问他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他并不知道,但此时此刻他完全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心中有她、恋她、爱她。

  他更想对她说抱歉,过去因为太习惯有她在身边,把她当成一像氧气、水、阳光般再自然不过的存在,所以他并没花精神与时间去注意她,好不容易他终于醒悟了,明白自己对她的情感,想表白时却为时已晚!

  “这我怎么知道?”她硬将他拉进屋里,好隔绝那股讨厌的古龙水味道,然后从冰箱拿出专为他泡制的冷泡茶“最近是不是还是常应酬,应酬过后记得要喝杯茶解解酒。”

  看着她手里的冷水壶,里面都是她为他泡制的茶,只要他工作累了或酒喝多了,她都会为他递上一壶茶水。

  看来以后就没有这样的福利了。

  “不久之后就没有人为我泡茶了。”他冷冷一笑,接过茶喝上一口。

  明明就是很普通的茶水,为何喝在他口中却异常的甘甜,但又酸涩得让他的鼻直泛酸。

  “可以让刘小姐替你泡,如果她不会,我可以教她,否则我很快就要离开了。”她眉心轻锁“这一去不知道要多久。”

  “你要去哪儿?”听她这一说,好像要去很远的地方。

  “美国。”

  “一个人?”记得江民浩曾对他提过美国有工作正等着她。

  “不,我是和费克风一起去。”她说得云淡风轻,可听在唐建霖耳中却是这么的刺耳!

  “你要和他一起去美国?多久的时间?”难不成这一去就不回来了?

  “时间不确定,所以…只能先在这里祝福你了。”她揪着心说。

  “祝福我?”

  “你不是要和刘小姐结婚了,日子订了没?”她强逸出笑容。

  “我…”本想解释他根本没要和刘倩莲结婚,但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她都要走了“还没有。”

  “那我可能没办法参加了,只能先说恭喜。”’

  等她查出那名神秘人是谁之后她便会留在美国,免得触景伤情。

  “那你呢?到了美国就准备和费克风结婚?”原以为他可以像她一样开口祝福,却没想到这两个字竟是这么沉重,甚至光想像他们结婚的画面,他的心就如同被火灼般疼痛。

  “不知道,到了美国就得看费克风的意思。”她无情无绪地说道。

  “你…你到底爱不爱他?”唐建霖目光冷冽地打量她,发现他根本无法从她脸上找到一丝快乐。

  一向做人做事都非常有原则的于一帆,为何会突然变得这么没有个性,难道她是真的爱上费克风那个男人?但她应该要开心才是,为何说话如此有气无力?

  “我…我当然爱着他。”她强颜欢笑“看我现在心底有爱,是不是连穿着打扮都变得温柔许多?”

  “是呀!温柔得连我都快不认识了。”唐建霖目光如炬地瞅着她。

  “是吗?那我现在比较有女人味儿喽?”眼底藏着泪水,于一帆定定地望着他。

  他直瞅着她的瞳仁深处,而后看向她穿着洋装凹凸有致的窈窕模样…过去这么多年他竟不曾发现她拥有这么好的身材。

  “对,非常有女人味儿。”他嗓音沉涩地说。

  “那就好,能在离开美国之前听你这么说,也已经值得了。”

  她偏着脑袋,俏皮的耸肩一笑。

  “那我走了。”他真不明白自己跑来这里做什么,难不成也希望她跟他爱她一样也爱着他吗?

  如今,她都已经有了论及婚嫁的心上人,他还想这些做什么?

  “等一下。”才旋身就听见她喊住他。

  “还有什么事?”

  她走近他,从他身后紧紧圈住他的,热贴在他颈后呼气道:“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帮我。”

  “什么事?你直说,只要我能帮的一定帮你。”这些年来都是她照顾着他,如今能有他可以为她做的事,他绝不会拒绝。

  担心费克风还躲在外面,于一帆将他带进卧房,背抵着门闭上双眼,战傈地说:“吻我。”

  “什么?”唐建霖一脸震惊。

  “我们认识这么久,你也知道我从没过男朋友,所以我希望你能教教我。”

  她大胆地对他做出要求。

  或许,以后他们可以见面的机会将少之又少,更或许再见面时,他已结了婚,成为人家的老公,所以她想留住属于他的回忆。

  “你…”听她这么说,他心口产生窒息般的痛楚“你可以让他教你。”

  “不,我只要你,难道你不愿意?”看唐建霖一脸勉强的神情,她敛下双目苦涩一笑“好吧!我能够了解,你可以回去了。”

  “你了解什么?”

  “因为你并不喜欢我,这种事又怎勉强得来?”她的笑容带着一分虚无缥缈。

  “你还真是…”

  见她落寞的转身,他冲向她一把将她拉进怀里,狠狠的攫住她的红,大手紧锁在她间,狂肆的吻着。

  被他突如其来的狂吻着,于一帆的口冷不防紧紧一束,竟然贪恋于他的吻,不想与他分开。

  她张开嘴儿,倒口气,却让唐建霖有机可乘,长舌钻进她口中,彻底品味掠夺属于她的馨香滋味儿…同时他也发现,他已沉溺在这个吻中,甚至想圈住她的,永远都不放开她。

  这分恋与需索在彼此之间慢慢发酵,罢不能的直想索求更多,男的大手拉下她洋装的拉链,待衣服滑落在她脚边,他情不自的搂紧她的纤,大手拢上她的

  就在这一刹那,于一帆蓦然清醒了!

  她立刻推开他,拉起衣服穿上一心跳不休地说:“谢谢,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知道该怎么做?”

  他眯起眸,激动地问道:“难道你是想让我教你怎么去勾引费克风?”

  “反正他喜欢我,这么做有何不可?”她昧着真心说。

  “于一帆!你…你真是…”他板起了脸色。

  “我怎么了?”她只能装傻。

  “你…你真的好可恶!”从认识她至今,他从没听说她喜欢上谁,如今亲耳听到居然会让他这么难以接受!

  她敛下双目,却没再说话了,因为她的确可恶。

  然而这一切看在唐建霖眼中异常难受,他干笑两声“既然利用完了,那我走了。”

  于一帆自知没有权利再留住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如今可以拥有他的一个吻,就是她后永远珍藏的回忆。

  待他离开关上门不久,门铃又响了!

  她心一惊,以为他又折返,连忙去开门——

  “呃,你不是早就回去了?”她惊愕地看着费克风。

  “本来是要回去,但是你忘了这个了。”他将她满设计稿的公事包拿给她。

  “天!我还真健忘,谢谢。”她笑着接过手“想进来坐吗?”

  “不用了,你早点儿睡,明天我们再见。”他留下只不过是要看看她与唐建霖究竟是什么关系,既然已从她口中证实她是爱他的,他也该满意的回家才是。

  “好,那小心开车。”她温柔一笑。

  直见他下楼后,于一帆的笑就这么僵在嘴角,全身已然虚。  wWW.jIuDixS.com 
上一章   嘘,别说我爱总裁   下一章 ( → )
如果你喜欢叶倪的嘘,别说我爱总裁最新章节,那么请将嘘,别说我爱总裁章节目录加入书架收藏,以方便你下次阅读。小说嘘,别说我爱总裁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久帝小说网.致力最快速更新嘘,别说我爱总裁的最新章节,用心做最好的小说精校网。